《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1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被禾常青这么一说,梁健也想起了一些以前的记忆。那时候还没跟陆媛结婚的那会,他也喜欢喝酒,虽然喝得次数不多,但每次都要微醺了回去。有一两次喝得实在多了,让陆媛来接,当时住的地方楼下有一个变压器,梁健每次都要指着那个变压器后面说,我就要睡那!梁健还记得,结婚后陆媛总拿这件事取笑他。
  想着想着,这思绪就有些控制不住了,平时不会想起的那些人,似乎也借着酒意要来梁健的脑子里溜达一圈。王雪娉,杨红珏,菁菁……那些身影一个个在他的脑海中鲜活的走过,他们都没留下,可有一个身影留下了。
  她就站在那里,静静地瞧着他,眼睛里装的是睿智的平静,和丝丝缕缕让他心忽然跳动得比什么都快的温情。
  有多久……有多久……他们没联络了?
  梁健心底忽然有一种冲动升起,挡都挡不住。他顾不得禾常青惊讶,或者心里多想,说了句有点事,就跑出去,拿出电话,找出那个他已经许久不曾想到要去拨通的电话号码。
  嘟——嘟——的长音,像是一只手,一下一下地揪着梁健的心,往长了拉,死命地拉!电话响了七八声,直到那个冷漠的声音告诉梁健,电话无人接听。
  刚才心里的那股火热的冲动,像是被一下子浇了一盆冰水,一瞬间,透心凉。
  梁健有些颓废地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下来,抬头看向夜空,很黑,别说月亮了,连颗星都找不到。

  这乡下的风不小,吹过来,还有点冷。没多久,刚才手头的酒意,就已经下去不少。梁健低头看向手里的手机,“哼”地笑了一声。
  正准备起身回房子里,忽然手里的手机就震了起来。漆黑的夜里,梁健被吓了一跳,低头看着屏幕上那个熟悉的名字,忽然没有了勇气接起。
  响了许久,梁健才有些手忙脚乱地接通了电话。他不说话,对面也沉默着。良久,他才轻轻地问:“最近还好吗?”声音很小,小心翼翼地像是怕一不小心大声了就吓跑对面的美人。
  对面的声音有些莫名地嘶哑,听得梁健心里莫名的难受:“还好。”她顿了顿,又问:“你呢?”
  这简单的两个字,却忽然让梁健有种鼻尖泛酸的感觉。他想告诉她,他不好。项瑾要离开他了,工作也像是陷入泥沼,尽管挣扎,却不知曙光在何处。
  他不好。
  可是,说不出口。
  他勉强平静着回答:“也还好。”
  话音落下,便是沉默。两人都不知道说些什么。梁健是千言万语在心头,却不知如何开口。
  良久,她忽然问:“你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心事吧?”
  她还是那么懂他。可嘴上却回答:“没有,只不过是忽然想到了你。”
  胡小英沉默了一会,说:“我前几天去了北京,看了看张强,他提到了你。”
  “是吗?他还好吗?”梁健强装着冷静淡定。
  胡小英笑了一下,道:“他还不错。他说你没良心,也不知道去看看他。”

  梁健的心忽然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又难受又疼。他不知道,这句没良心到底是张强说得,还是她说的。
  “你现在还在省里?”梁健担心自己失态,岔开了话题。
  胡小英嗯了一声,似乎有些低落。
  梁健只能假装没有感觉到,继续问:“现在省里怎么样?”
  “还是这样呗。”胡小英回答,声音里多了些梁健不想明白的味道。他再也说不下去,两人再次陷入沉默。

  七八秒钟后,胡小英忽然笑了一声,声音里的苍凉让梁健的心忽然像是针扎一样疼。这一刻,之前的那种冲动再次涌现,他想告诉她,他很想她,起码此刻很想她。可是话还未出口,就听得胡小英带着失望的声音说道:“晚了,早点休息。就这样吧。”
  她连一句话的机会都没给梁健,嘟地一身就挂了电话。梁健怔怔地拿着电话站了许久,都缓不过劲。
  一会儿后,禾常青走出来,他应该是听着外面没声音了才出来的。手里拿着两个杯子,递了一个给梁健,说:“没月亮,风不错,来,干一杯!”
  梁健拿过杯子,笑了笑,道:“风不错!”
  说完,仰头一饮而尽。入喉,却是苦涩的。
  苦得好!
  回去的路上,梁健拿着手机,看着胡小英的电话,想打过去,却再也没勇气。手机拿起放下,重复了无数次,最终也只能在复杂中,昏昏睡去。

  早上醒来,时间不早了,匆忙间也没看手机。到了办公室,批完文件,才看到手机上有条短信,今天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发来的,是胡小英的。
  她说,下午见。
  梁健的心,忽然就砰砰砰地跳了起来,那种跳动,都让梁健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梁健的手都抖了起来,手机都拿不稳了,差点就从他手里掉下来。
  他连忙给胡小英打电话,可是电话打过去是关机的。梁健心里一边猜测,一边却又不上不下的忐忑不安。
  这一上午,他连工作都没心情了。好不容易熬到中午,梁健跟翟峰交代了一声,就带着小五出去了。

  他让小五带他到城郊的某个地方,就下车换了个出租车,然后就开车往飞机场赶。路上的时候,他给胡小英发短信:“我现在去机场。”
  下午两点二十的时候,胡小英的人比她的短信更早出现在梁健面前。
  她穿着一件浅米色的针织衫,下面一条烟灰色的铅笔裤,一只胳膊上搭着一条外套,一只手拉着一只小行李箱,慢慢地走出来。
  曾经的长发,如今变成了短发,并不整齐地散乱在她的头上,却透着几分慵懒的美丽。她一步步地走出来,身姿飒爽,目光静静地瞧着前面,满是坚定。
  梁健从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她,静静地看着她一步步往外走,都看傻了。直到她走到外面,他才回过神,忙迎了过去。
  他一动,她一回头,一眼就落到了他身上。
  微微一笑,嘴角上扬的那一刻,梁健感觉自己身体里的某些东西,在这一刻彻底的复活了。他曾经以为,他真的已经将她忘了,可是这一刻,他却又意识到,原来不是忘了,他只是将她藏在了身体的某一处地方,好好地藏了起来。
  两人见面,彼此凝望着,此刻,任何言语都是多余的。
  他娴熟而又自然地从她手里接过行李箱,然后拉起她往外走。机场的人很多,没人注意到他们两。
  两人就好像是最普通的夫妻,刚刚旅行归来,走到外面,拦上一辆车,然后去某个地方。
  这一路,谁都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坐着,肩膀贴着肩膀。隔着衬衣和针织衫传过来的对方的温度,那种淡淡的温暖,已经足够。
  酒店是胡小英来之前就订好的。到了酒店,胡小英在酒店门口就将梁健拦了下来,第一次开口:“你先去工作,等下班再来找我。我在这里等你。”
  梁健却不舍得,太久没见,他有太多的话想跟她说,有太多的思念,想在此刻毫不保留的告诉她。
  日期:2016-09-27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