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082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董部长和徐大忠对了个眼色,徐大忠点头回答说,老领导,听说了,好像是公司的几个领导都被抓到县纪委去了。
  贾仁贵点点头说,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跟你们商量一下这件事的解决办法,我现在已经调动工作,在红河县说话做事份量和立场都没有你们更方便,这件事,我可就指望你们帮忙解决了。

  董部长瞧着贾仁贵三两句话已经把任务压下来,赶紧面露苦色的解释说,老领导,您离开红河县的时间不算长,可这红河县里到底发生了多少事情,您真是想都想不到。咱们先不说老屠死的不明不白,就说开发区的那一摊子事情,最近一直是接连不断的在传出坏消息。
  我跟徐县长都是老领导一手提携起来的,按理说,不管老领导提出什么要求,我们哥俩都不好意思拒绝,可是这次我们真是没那么大的能耐解决嘉城公司的案子事宜,现在的红河县跟老领导在红河县的时候,已经大不一样了,我们兄弟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成了一些主要领导排挤的边缘体,在很多事情上都没有插嘴说话的机会了。
  贾仁贵见董部长啰啰嗦嗦的说了半天,无非是不愿意接手此事,心里不由有些不满,想到自己毕竟是求人办事,他好不容易稳住了情绪,尽量用一种平和的声调说,董部长,其实,这件事办成来倒也简单,我又不是让你们立即把简直平给我捞出来,只要你们能利用纪委的一些老关系,、给简直平报个平安信,然后再帮我了解一下,简直平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被纪委扣下的,就足够了。
  董部长见贾仁贵的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禁有种心虚的感觉,赶紧把眼光转到徐大忠身上,徐大忠原本认真的听着董部长和贾仁贵各自说着,猛然见董部长把眼光瞟向自己,赶紧咳嗽了一声对贾仁贵做了一番解释。
  徐大忠说,贾书记,这件事情我们真是没法插手,董部长说的都是实话,现在的红河县跟您在的那会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我跟董部长看起来是有头有脸的领导,其实早就被一些主要领导排除在领导班子的核心圈之外了。

  单说简直平的案子,直到简直平被抓进纪委后,我们才从别人的嘴里得到消息,现在的纪委书记贾珍园是秦书凯带过来的,她根本就没把我和董部长这样的角色放在眼里。
  在这红河县里,这女人只对秦书凯一个人忠心耿耿,言听计从,别人在她面前说什么都没不起作用,就是张东健说话也是无效的,最近二中副校长的案子,我听说张东健也无法摆平,还要看着秦书凯的脸色。
  董部长接着徐大忠的话茬说,贾书记,原本,在纪委我们是有一些自己人的,可是自从贾珍园当了红河县的纪委书记后,接连几次采取了清洗内部的手段,导致原本在我们手里安插进去的人一个个都被调离出了纪委的队伍,上次的清理过程中,连纪委的副书记都被牵连进去了,现在的红河县纪委真是一个自己人都没有了。
  贾仁贵瞧着两个在自己面前苦着一张脸解释的下属,心里不由阵阵心寒,徐大忠的个性他是很了解的,此人说话做事一向以董部长老滑头马首是瞻,董部长说什么,他都认为是有道理的。
  可是董部长今天对自己所说的一切却明显是在敷衍,他既然还在红河县里混,就绝对不可能不在纪委内部安插棋子,现在居然当着自己的面空口说白话,他难道还真以为自己离开了红河县后,对这里的情况就没有丝毫了解。
  有些事情,如果下属不是心甘情愿的话,是没法运作的,更何况,在自己眼前的两个下属还都是曾经的老下属,从上下级关系来说,自己只能算是他们的老领导,他们现在理睬自己,那是给自己面子,要是不理会自己的话,自己又能怎么样呢?
  贾仁贵心里清楚,简直平的案子市里有两位常委在坐镇,谁他妈的都不想无缘无故的牵扯进这桩眼下还不知深浅的案子里,徐大忠和董部长很有可能也是同样的心理,他们都不想惹麻烦上身。

  话已经说到这种地步,贾仁贵也没什么好说的,冷着一张脸说,你们的难处我都明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你们人在红河县,要是从各种渠道得到什么相关消息,及时支会我一声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还是由我自己来想办法吧。
  董部长和徐大忠听了这话,心里不免如释重负,赶紧点头答应下来。
  董部长和徐大忠走后,贾仁贵忍不住抬起一只手,重重的拍在宾馆房间的小圆桌茶几上,这两个兔崽子,当着自己的面竟然也摆起架子,玩起心眼来了,自己当初怎么就看错了这两个混蛋。
  一想到,自己还指望着这两人操作一中的建设工程,让自己能从这个工程上捞些好处,贾仁贵只能尽力压制住自己心头的怒火,嘴里低声骂了一句,狗日的,一群中看不重用的东西。
  贾仁贵压根就不相信董部长和徐大忠说的每一句话,红河县纪委清洗内部的事情,他也是有所耳闻的,可是再怎么清洗,贾珍园总不能把原先纪委的一班人马全都给换的一个不剩,只要有漏网之鱼,那就明摆着是在自己当县长的时候提拔起来的人,董部长只要有心帮忙,怎么可能找不到还是的途径?
  贾仁贵有些无奈的亲自拿起手机拨通了红河县纪委某人的电话。听到贾仁贵的声音,某人的声音一下子低沉下来,冲着电话说了声,贾书记,请稍等后,立即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贾仁贵心里明白,必定是对方现在说话不方便,所以才会让自己稍作等待。又过了几分钟,总算是听见对方大大方方的声音对贾仁贵问好说,老领导,好久不见了,您今天怎么想起亲自打电话过来呢?
  贾仁贵从对方的话里听出几分温暖来,这是个知道感恩的下属,从他对自己说话的语气,他就能够感受到,此人绝对不会像董部长和徐大忠那样对自己交代的事情推三阻四,阳奉阴违。
  贾仁贵笑笑说,你不是外人,我跟你之间也就有话直说,我今天打电话给你,是想要问一声,你们纪委是不是正在办嘉城公司简直平的案子?
  对方回答说,是的,简直平昨晚上被抓进来之后,一直在采用车轮战术对他进行严审,看样子上面的领导对这个案子还是比较重视的。
  贾仁贵总算是探听到了有关简直平现状的一点消息,只是这消息听在耳里,更加让他有种心急如焚的感觉,纪委审案的车轮战术他心里是有数的,就是对犯罪嫌疑人采取不让睡觉,不让喝水,不让吃饭的二十四小时轮番有人审问的方式,争取在极短的时间内,从体力和思想上瓦解犯罪嫌疑人的道道防线。
  日期:2017-08-19 09: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