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4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后李金锁长叹一声,信誓旦旦地说:“在此我不得不提到李实的案子,这……我向珲水县委县政府、珲水县的所有老百姓自我批评,我惭愧啊,没能教育好那个不争气的侄子,给珲水县造成了如此大的恶劣影响!同时我要感谢张书记在监督此案过程中秉公执法,还给了梅五一个公平。这件事的主要责任在我,虽然李实已经死了,但是我们一定要查出与其相关的犯罪团伙,向老百姓做出一个交待,无论最终牵扯到谁,哪怕查到我的头上,也要一查到底!”

  虽然会议室里在李书记讲完话后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可是除了张清扬在外的每一个人都心里好奇:张书记什么时候和李书记又扯上关系了?这个案子他明明是得罪了李书记的,这怎么几天一过,李书记反而要大力感谢他,并且做出了自我批评,这一切的变化太令人无法接受了。
  第112章 歉意
  张清扬猜出了大家的想法,可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变化,李金锁今天的表现正是张清扬给他想的办法的第一步。赶在省报发表李实案件真相之前,让他做出自我批评,并且大力支持珲水搞严打,这在上级领导的心中无疑提高了一些印象分。也许大家都知道他这是在做秀,可是官场上有时候靠的就是这些做秀才能反败为胜,要的就是一个态度问题,打的就是时间差!
  张清扬已经想到了当艾言的文章一发表,肯定还会引起省公丨安丨厅的重视,鉴于此案已经在整个双林省引起了轰动,那么省公丨安丨厅马上就会拿出一套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处理办法,以平息老百姓心中的不平。既然李金锁已经大义命亲以身作责了,只要他再向省厅活动一下,和相关领导亲近一下关系,那么这个责任自然就会落在了珲水县公丨安丨机关领导的头上,所以一切也就不言而喻了。张清扬在暗中利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人力资源,已经设好一个套,就等着有关联的人一点点往里面钻。

  接下来李书记又倾听了张清扬对珲水县严打活动的详细汇报,李书记赞赏有佳。接下来珲水县的马书记,郎县长也发表了讲话。郎县长在讲话中捏着鼻子不得已地夸奖张清扬一翻,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这个会议按理应该要朱旭日发言的,可是整个过程他一言不发,头却是越来越低…会议开完已经是中午,珲水县领导早就准备好了,在礼堂内摆好了酒席。宴会上李书记没有喝太多的酒,拉着张清扬的手表示心中的歉意,并且希望他带着自己能去拜访一下梅五,他要当面向他陪罪。这自然都是两人事先计划中的一部分,张清扬假意推辞一翻也就同意了。

  宴会匆匆结束,张清扬坐在了李书记的奥迪车内,两人轻车减从,除了珲水县公丨安丨机关的领导朱旭日跟着外,后边只跟着一辆延春电视台的新闻采访车。
  梅五正在猪肉摊上卖肉,当李书记细皮嫩肉保养得非常好的肥手握住梅五那满是猪油的粗手表达着心中的愧疚之意时,梅五感动的热泪盈眶,连说是他误会了领导,给领导的工作添麻烦了。一旁的记者录下了这感人的场景,张清扬躲在一旁,望着眼前深情的一幕,暗叹李书记表演得可真好,在亲情与他个人的前途之间,他自然选择了前途。
  李书记向梅五表达了慰问之后,就随张清扬来到了珲水宾馆早已准备好的房间里休息。酒店经理赵铃退下以后,李书记紧紧握着张清扬的手激动地说:“张书记,这次真感谢你提前打声招呼,不然后果……不勘想象!”
  “李书记,您别客气,叫我清扬就行了。”张清扬拉着他坐下,表现得很谦逊的样子。
  “清扬啊,今后……我们相处的时间长着哪!”李书记意味深长地说,暗示张清扬今后也要保持这种合作的关系。
  ?张清扬微笑着表示同意,笑道:“我想明天的省报就会发表那篇文章,所以还请李书记今天就让市电视台把消息发上去……”
  “已经安排好了,你放心吧,这次啊……我们是有备无患!”李书记四十多岁,可在张清扬面前可不敢倚老卖老,他这回亲自体会到了这小子的手段,知道他是人中龙凤,今后必成大器。再说现在延春市的领导层,差不多都知道张清扬背景比较深,只不过了解得还不透而已。
  “那就好……”张清扬品了口茶,突然想起刚才赵铃来泡茶的时候,那飘乎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清扬,那下一步……如何?”
  “先看看上面的意思吧,这件事情的影响不是我们能估量的,我们做好了准备,下一步也只能等!”
  李书记突然笑道:“我回去以后,再走访一下延春地区的所有县市,宣传一下珲水的严打情况,以及张书记的丰功伟绩!”
  “哈哈,谢谢李书记……”张清扬知道李金锁要用如此方式感谢自己,心想与此人交往是对的,他的确是一个聪明人。这个时候张清扬突然想到了赵强,所以接着说:“李书记,市公丨安丨局刑警队的赵强是我同事,希望您……”
  此话一出,李金锁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点头道:“他就是我提拔起来的,那小子很能干,你不用担心他!”张清扬想用李书记的手帮助赵强,自然是为自己今后做打算。
  河南别墅里,郎世仁正在品偿着进口的葡萄酒,一边的郝楠楠不解地问道:“世仁,你说李金锁今天演得是哪一出?”
  “我他妈的怎么知道,平时和他走得又不近!”郎世仁没好气地说,今天因为会议的事情本来就心情不佳,刚才在与郝楠楠干那事的时候两分钟不行了,又被郝楠楠说他越来越不中用了,所以倍感尊严受到挑剔的他一肚子怒火。
  郝楠楠淡淡地微笑,伸手拉了拉衣襟盖住了胸口,说:“你说姓张的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这才下来几天啊,稳住了珲水的局面不说,还和延春的李书记勾搭上了!”
  “你是不是看上他了?”郎世仁冷冷地问道。
  “切,看上了又能怎么样,人家要长相有长相,有学历有学历,要背景有背景,能喜欢上我这么一个老婆子?”郝楠楠自嘲地说,自从张清扬来了以后还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她。
  “哼,我说你啊一点也不老,还那么紧!”?联想到郝楠楠下身的紧凑,郎世仁突然笑了,这个小女子还真有点要了他老命的意思,每次见到她穿着职业套裙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的,他就有些亢奋,郎世仁现在已经离不开她了。
  “德行吧,能喂饱你就行啦,我可别无所求!”?郝楠楠嬌嫩地说,侧身躺倒在了沙发上。

  “我问你,上次在常委会上,你为什么主动夸他?”一提起这事,郎世仁还有些醋意。
  “嗐,我要是不夸他,他万一以后拿我动刀怎么办,事以至此,反对不了,那还不如表面上大力支持他。反正他现在所提出来的意见并不影响到我们!”
  “可我就怕以后向我们这边伸手!”
  郝楠楠突然想到了会议上朱旭日低垂的脑袋,问道:“你说上级是不是对老朱有想法了?”
  “那明摆着的,我现在终于想通了,李金锁的这翻做态就是为了摆清与李实案子的关系,那么上边总要找个人处分,你说处分谁正好?”郎世仁长叹一声,微微有些可惜。朱旭日是他一手排拔起来的干部,是他手上的得力干将,如果朱旭日下去了,那么公丨安丨机关不听他的指挥不说,常委会上他也少了位支持者。

  郝楠楠理解了他的意思,问道:“万一他……真下去了,你说提谁在那个位子比较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