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3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很失望地往后退去,说不,我没有你这么一个哥——我哥是陆默,他已经死了很久,而你,却是黑狗,一个与我不相干的人而已……
  两人大声争吵着,而这个时候,倒吊男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出现在了场中来。
  他的腰间,有一个绳子,竖直朝上,一定蔓延到了半空之中去。
  这门手段,有点儿像是传说中的神仙索,也就是最为神秘的印度通天绳,不过这根绳子差不多竖直朝上十米左右,就到了顶。

  不过我却能够感觉得到,这根绳子,将整个空间都给封闭住。
  他早在不知不觉之中,就将我的退路给封锁了。
  倒吊男出现之后,一副和事佬的样子,摆着手说道:“哎呀,这是干嘛呢?两兄弟好不容易见面,不是该好好叙叙旧么?怎么就突然吵起来了呢?”
  我哥的表情显得十分冰冷,瞧见我的目光,仿佛如同一个陌生人。
  他一步一步地向前,语气冰冷地说道:“前行的道路上,只有同志,而没有兄弟,他若是不愿意做我志同道合的同志,那么就是我的敌人。”
  倒吊男过来劝我,说陆言,你哥也是为了你好,你体谅一下他……

  唰!
  我没有任何言语,直接将止戈剑给拔了出来。
  长剑前指,我冷冷说道:“拔剑吧。”
  我哥的眉头突然扬了起来,似笑非笑地说道:“你想要杀了我?”

  我摇头,说不,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陆言,更不是你的跟屁虫,我就是我,想要说服我,用你的剑来说话吧。
  “好!”
  听到我决绝的声音,我哥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间大声吼了一声。
  在那一刻,曾经与我有过血缘关系的哥哥消失了,他的笑容变得挂霜一般的冰冷,随后他的手往后一招,拔出了一把剑来。
  这是一把西洋剑,不过并非摩西用的那种刺剑,而是用于战场拼杀的重手剑。

  这把剑看起来年代有些久远了,充满了沧桑之感,不过剑柄上的红色宝石,却将其勾勒得充满了王者之气。
  他举起了手中的剑,迷醉地看着那宝石,悠悠说道:“听说过圆桌骑士的传说么?这把誓约胜利之剑,便是当年亚瑟王用的佩剑,而我加入三十三国王团之后,这把王者之剑,就传到了我的手上来——陆言,最后一次问你,你愿意么?”
  我冷笑,说愿意如何,不愿意又如何?
  我哥平静地说道:“你若愿意,我可以恳求三十三国王团,将这剑转赠于你,与你分享权力和荣华,而如果你不愿意,我将用它,斩下你的头颅。”
  他说得斩钉截铁,脸色波澜不惊。
  我笑了,说是么?
  我哥冷冷地看着我,说你不信?
  我摇头,说不,我信,不过我不愿意违背自己的内心,所以我的回答是——NO!
  “去死吧!”
  我哥没有耐心再与我言语,他甚至连说服我的耐心都没有,便持着剑朝着我冲了过来,不远处的倒吊男眯眼打量着我们这一对阋于墙的兄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铛!
  止戈剑与誓约胜利之剑在拼斗的一瞬间,我顿时就感觉到传说级的法器,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那剑身之上,竟然有一种堂皇恢弘的气息,就如同山峦倒塌,大河波涛一般的去势,我即便是早有准备,也给这力量弄得有些猝不及防,步步后退。
  我哥完全没有任何手软,长剑挥舞,每一击都仿佛要将我斩杀。
  两人在拼斗,一开始我还想让,到了后来,我也怒了。
  这世上没有被挨打还不还手的人,除非是懦夫。
  我不是。
  终于,我开始反击了,清池宫十三剑招的手段陡然而发,再加上聚血蛊小红的加持,使得我哥也不得不重视起来,稳扎稳打。
  然而这样的对拼对于他来说,仿佛有一些羞辱。
  他往后退了几步,突然间怒声一吼,将誓约胜利之剑朝着天空举起。
  一道光芒刺破乌云,落到了剑尖之上去。
  随后他仿佛蓄积了很恐怖的力量,朝着我的方向猛然一劈而来。
  剑气如雷。
  轰……

  那剑气落下来的一瞬间,不远处的倒吊男大叫不要,却拦不住这爆发的力量,我所待的地方,出现了一道蔓延百米的裂痕,那裂痕有两米多宽,深不见底。
  好恐怖的力量!
  然而在我哥蓄积力量的那一瞬间,倒吊男布置的隔离气场却被刺破,而我,也消失在了虚空之中去。
  几分钟之后,我出现在了十几里之外的海边,望着远处埃斯佩兰萨站的黑影。
  矗立许久,我方才缓缓吐出了一口气。
  哥。
  如果一定要说这世界上有谁最了解我哥的话,恐怕就是我了。

  毕竟我小时候可是一直跟在他的屁股后面玩耍,两兄弟的感情深厚,并不是外人所能够理解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在他失踪之后,毅然放弃学业,跑去南方省的江城找他。
  我相信人是会变的,但我也知道,不管如何,我哥对我的感情是不会变的。
  所以早在他出言激我,与我争吵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我不是傻子。
  很明显,这位倒吊男虽然与我哥看上去十分亲密,但两个人绝对不是一条道上的人,水面之下的争锋相对,其实是一直都存在的。
  尽管我不太明白倒吊男为什么一定要拉我入伙,但这里面,绝对与我哥有关。
  或许,两人在三十三国王团里并不对付。
  甚至我哥与这人,都是竞争对手。
  总之在我哥故意与我争吵的时候,我便了然于心,与他配合着,甚至还表演了一场兄弟阋墙、自相残杀的人伦悲剧。
  我哥可以借着这一场戏表明自己坚定的立场,并且还将我给摘出了这里面去。
  很明显,他并不希望我加入三十三国王团。
  事实上,如果我哥不弄这一场,我肯定也是不同意的,而出于脸面的缘故,倒吊男自然不会对我做什么,但一定会在背后谋算,甚至想方设法地除掉我,并且还会往我哥的身上泼脏水,让他失去三十三国王团的信任。
  但我们这一闹,事情就变得简单许多。
  我从这里面品味到了我哥的态度,自然也知晓他的内心深处,对三十三国王团是不认同的,既然如此,那么他为什么又要加入其中呢?

  是因为什么不得已的理由,还是……
  卧底?
  一想到这个可能,我不由得心头一跳,想起我哥之前哄骗我母亲的那一段话,心中越发疑惑。
  只不过,不管我心头有多少的疑问,一时半会儿,我都没有办法找到答案。
  因为我哥心里苦,但他不说。

  如同所有心中藏着大秘密的人一般,他选择了将这件事情隐瞒着,生怕跟我说了,会把我扯进这件事情来,害了我,所以我哥到底是个什么身份,恐怕要到很久的以后,我方才能够知晓了。
  而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担心起另外一件事情来。
  那就是我远在夏威夷的父母。
  日期:2017-01-16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