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52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估计如果不是冯玉叶处于准备生产的状态,李牧早就饿虎扑食上去了。
  看着冯玉叶红扑扑的脸蛋儿,李牧口水横流,忍不住凑过去又亲了一口。冯玉叶斜眼看着李牧,再一次擦掉脸上的口水,“李牧你恶心不恶心啊!”
  “呵呵,没办法,情不自禁。”李牧嘿嘿笑道。
  冯玉叶心有怨气,是丝毫没有搭理李牧的意思,就更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看了。
  奈何李牧满嘴甜蜜蜜脸皮又厚。
  “媳妇,你是不知道,我一接到通知,脸都来不及洗就飞奔过来了。你瞧瞧,我这憔悴的面容。”李牧说着,还摸了摸自己的寸头,“嗨,原以为到了学校会轻松多,结果才发现比在部队都要累。多少年没看过书了,冷不丁的看书学习,天啊。当时不太愿意上大学原因之一就是读书累啊。”
  冯玉叶冷眼看过去,却是还真的发现李牧比之前憔悴了许多,精神头也没以前那么好了。在部队虽然辛苦点,但是身体机能是可以一直保持在旺盛的状态,主要是不用消耗很多脑细胞。学习这种事情,需要消耗大量的脑细胞,损失的是精神。
  看见李牧这般模样,冯玉叶不由得就心软了,只是自己十月怀胎,丈夫陪在身边的时间加起来甚至都没有一周的时间,这让作为妻子的她心里很伤心,尽管其实很明白李牧工作的性质。
  “你好好想想,从我怀孕到现在,你回过几次家,难得回来一趟,哪一回待超过三天?”冯玉叶的怨气喷发了出来。
  李牧陪着笑脸,手从被子下面伸进去轻轻地抚摸着冯玉叶的大肚皮,一边说,“媳妇你也是干部,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有任务天大的事情都要放下,我也是身不由己的,我多想陪着你,可惜现实情况不允许啊。要不你跟你爸说说,让他干脆开了我得了。”

  “我爸不是你爸是吗?”冯玉叶瞪眼质问。
  “是是是,也是我爸。”李牧改正过来,“一时口快说错了。”
  “切!”冯玉叶白了他一眼,说,“你就一小中尉还轮不到爸爸出手。我问你,你是不是真的这样想的。我也想清楚了,这个兵当不当都无所谓,少你一个部队照样转。干脆你就申请转业得了,找个其他工作或者做生意什么的,能养活我和孩子就行。”
  李牧瞪大了眼睛看着冯玉叶,他那么说自然只是随口一说,因为他知道冯玉叶是支持自己在军队里发展的,而且岳父大人也是肯定不会同意自己脱军装的。

  可是看着冯玉叶认真严肃的表情,李牧忽然的意识到了什么。
  冯玉叶此时的想法已经和以前的不一样了,原因就是她当母亲了!
  女人一旦有了孩子,重心就会全部放在孩子身上。以前冯玉叶支持李牧在部队里做出一番事业来,那是因为还没有孩子。现在,孩子眼看着就要出来了,冯玉叶想的是孩子要有父亲,而不是一年回不了几次家甚至有生命危险的特战军官!
  简单地说,以前冯玉叶是站在军人的角度考虑事情,现在她则首先是一名母亲!
  眼珠子转了转,李牧很聪明的不在这个话题上搭话,忽然问道,“媳妇,是双胞胎?”
  李牧明显的感觉冯玉叶的肚子比较大。

  此话一出,冯玉叶脸上不由的起来一阵幸福的红晕,虽然没搭话,但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10月1日凌晨三时,整整二十四个小时,李牧没有合眼。
  此时,李牧在产房前面的走廊犹如暴躁的野兽一般,鼻孔喷着厚重的声音,没有目的浑身不安地来来回回地走着,脑袋微微低垂着,双手紧紧握着拳头拳眼的地方有些发白,可见用了很大的力气。
  几乎以每三秒一个频率目光扫过亮着灯的手术室三个字。
  他想要跟进去给自己的妻子鼓励,但是被冯玉叶断然拒绝,而梅院长换上消毒服陪着进去。
  只有李牧孤零零地在走廊里浑身不安地走动,像暴躁而无奈的野兽。
  过去二十四个小时,李牧根本没有心思睡觉,一直陪着坚持要顺产的冯玉叶。冥冥中有注定,冯玉叶进医院待产一周以来,好几次都有要生的感觉,但都是虚惊一场。这一次,孩子的父亲在边上陪着,果然孩子就来真的了!
  关键是这是一个非常有纪念意义的日子——今天是国庆节,并且是建国六十周年!
  高兴,担心,迷茫,惶恐,李牧搞不清当前自己的情绪倾向在哪,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肢体,在下意识的理智克制下,用往返的暴走来宣泄。
  “我去你大爷的我去你大爷的我去你大爷的……”李牧嘴唇微微动着,不断地咒骂着,却不知道在咒骂着什么。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是女式小皮鞋敲击地板的声音,李牧毫无反应,尽管走廊空空荡荡的。
  海岚清急步走过来,额头上有细细的汗珠。
  “李牧。”海岚清拽住李牧。
  “干什么?”李牧斜眼看了她一眼,挣脱开她的手,又开始转圈,十足的要爆发的野兽。
  海岚清无奈摇头,再一次走过去,使劲地摇晃了一下李牧的手臂,“你冷静点行不行?别转了!站着!”
  李牧停下来,这才看清楚了海岚清。
  “海岚清?你怎么在这?”李牧这才回过神来。
  海岚清拽着李牧在长椅上坐下,说,“我怎么不能在这。玉叶是我的闺蜜,她生小孩我当然要到。”
  “闺蜜?”李牧吃惊地看着海岚清,目瞪狗呆!
  得意地笑着,海岚清说道,“我和玉叶一个大院长大的。”

  一句话就充分说明了情况。
  顿时,李牧一下子冷静下来,想起了护航期间海岚清的表现,差点冷汗就下来了,还好当时自己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做什么过分的举动,不然的话……
  “行了,看把你吓得。”海岚清眯着眼睛看着李牧,“你满二十二周岁了吗?”
  “哦。”今天的李牧算是经历了人生中最大最多的惊吓,“二十三岁生日都过了,问这个干什么。”
  “比我们家玉叶小五岁,还好你比同龄人稳重些。”海岚清自言自语一句,随即盯着李牧,“你听好了,我这辈子就玉叶这么一个闺蜜,如果你对她不好,我有一千多种办法整死你。”
  后面那句话实在是熟悉得很,李牧不由的微微苦笑,回过神来,“我有一千多种办法整死你”这句话是基层带兵干部骨干的口头禅,倒是不知道海岚清是从哪学来的。
  “二十三岁当爸爸,你小子倒是有福气。”海岚清斜着眼睛看着李牧。
  微微皱了皱眉头,李牧发现海岚清和一个熟悉的面孔很相像,尤其是现在这种神态,但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是谁。
  控制不住地幸福地笑了笑,李牧挠了挠脑袋,嘿嘿笑道,“福气来了挡都挡不住。”
  海岚清看得出来,李牧没有什么心思和自己聊天,心思都在产房里面。海岚清拍了拍李牧的肩膀,宽慰地说道,“别紧张,玉叶的身体素质比普通女人的要好得多,不会有事的,踏踏实实等着做爸爸吧,还是双胞胎的爸爸。”
  日期:2016-09-26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