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080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贾仁贵的印象中,刘大江并不是那种能上得了台面的主,尤其是在外交这一块,一直给自己留下一个畏畏缩缩的印象,却没想到,这次为了竞争上红河县长的位置,刘大江超能量的发挥了他某方面的潜能,不仅让查副部长对他的做事风格赞不绝口,从查副部长那话里,贾仁贵听得出来,显然这位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是把刘大江当成一个人才来看了。
  贾仁贵心里不由暗笑,这可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把刘大江介绍给查副部长,自己倒是真成了刘大江进步的阶梯了,自己的牵线搭桥作用过后,刘大江现在倒是跟查副部长之间打的火热。
  看样子,这次的县长竞争成功后,再有什么提拔的机会,刘大江很有可能就可以绕过自己这道坎,直接跟查副部长联系了。
  对于此次事件中出现的意料之外的情况,贾仁贵倒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对他来说,只要秦书凯的县长位置能被刘大江取代,自己的第一步目的就算是达到了。
  作为一个县里的县长,竟然被自己曾经重用的下属背地里谋取了自己的位置,这样的奇耻大辱,可是够秦书凯那厮喝一壶的,到时候自己再想办法落井下石,趁着秦书凯受辱后的心情郁闷期间,上上下下的周旋一下,怎么着也不能让这混蛋再有咸鱼翻身的机会。
  一个曾经有权有势的男人,突然变的一无所有的时候,那种内心痛苦的滋味应该是无语言表的,而贾仁贵就是要秦书凯好好的尝尝这种滋味。
  贾仁贵早已在心里盘算了多少回,到底要怎么对付秦书凯,在他的心里,要是找人一刀结果了他,不仅有可能害了自己,也太便宜了这孙子,每每瞧着大儿子手上的那根断指,贾仁贵心里对秦书凯的仇恨就会多加上一些。

  这么长的时间过来了,那种憋在心里的仇恨已经磨成了厚厚的茧,刀枪不破,在这种厚重感的压迫下,贾仁贵知道自己想要看到的是什么样的结果,他不止一次的在心里暗暗发誓,既然这孙子跟我杠上了,那就摆开架势来吧,我倒是要看看,你小子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贾仁贵的得意好心情并没有延续多长时间,坐在办公室里冥思苦想的时候,接到了老婆打来的电话。
  老婆的声音带着几分急切,开口就说,老公啊,出大事了。
  贾仁贵听到老婆的话,起初并不以为然,对于老婆来说,即便是家里坏了个灯泡,她也会急吼吼的打电话过来说,家里出事了,对于老婆的这种语言表达方式,贾仁贵这么些年磨炼过来,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
  贾仁贵不耐烦的口气问道,又怎么了?没见现在是上班时间吗?有什么事情回去再说不行吗?
  老婆着急的口气说,你怎么就这么不着急啊?我可告诉你,这次真是出大事了,刚才我弟媳妇打电话过来说,我弟弟被红河县纪委的人给带走了!
  贾仁贵惊的一下子从座椅上站了起来,问道,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老婆加大了嗓门吼道,我这不是在问你吗?我弟弟可是一直跟在你的手下做事,那红河县的什么建筑公司也是听了你的话在那里经营的,怎么好端端的,红河县的纪委会把人给抓了呢?
  你可得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背地里让我弟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我可告诉你,我只有这么一个弟弟,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见老婆一副跟自己发飙的口气,贾仁贵不由连连摇头,这女人真是啰嗦,遇到事情后,首先想到的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怪这怪那的,真是一点头脑都没有。
  老婆见贾仁贵不出声,几乎要吼起来的声音说,贾仁贵,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你看看你才走出红河县多长时间啊,那边的局面就控制不住了,你不是有几个一手提拔起来的下属还在红河县里当领导吗?赶紧的打个电话,让他们想办法先把人放出来再说吧。
  贾仁贵叹了口气说,你当我现在还是红河县的县长呢?人走茶凉的简单道理也不懂?
  老婆说,老贾,那可怎么办是好呢?弟媳妇说,简直平被带走的时候,公司其他有几个领导也被带走了,眼下一点消息都没有,该不会是真要出什么大事吧?
  贾仁贵冲着老婆没好气的说,好了,好了,你说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要是想要我赶紧打电话了解一下情况的话,你就赶紧把电话给我挂了,别在这里浪费我时间。
  老婆听了这话,知道贾仁贵说的有理,于是赶紧撂下了电话。
  贾仁贵这头重重的放下电话后,心里七上八下起来。
  简直平竟然在这个时候出事?难道仅仅是偶然的巧合吗?
  不是!肯定不是巧合。

  贾仁贵自己在自己的心里已经给出了答案,这件事让他不得不联想到很多,自己跟秦书凯结下梁子以来,秦书凯每每出招都出乎自己的意料,有时候,自己不得不承认,到底自己的年纪大了,心狠手辣的程度的确是不如这些生猛的年轻人,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往往比年轻人要慢一拍,很有可能,这次的事情也是如此。
  既然红河县纪委的人对简直平动手,秦书凯作为县长肯定是知情的,谁都知道红河县的纪委书记贾珍园是秦书凯的亲信,很有可能,贾珍园就是执行了秦书凯的指示才会对简直平下手。
  可是,秦书凯为什么要对简直平下手呢?
  小小的简直平犯下的那点事,在秦书凯的眼里,应该是构不成很大的威胁的,除非,他另有目的。这样一想,贾仁贵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秦书凯这是明摆着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他是想要拔出萝卜带出泥吗?
  不行,一定不能让事态继续恶化下去,简直平的那点本事,贾仁贵是清楚的,稍稍受到有些审讯的压力,能说不能说的必定全都秃噜出来,等到了那时候,正好给了秦书凯可乘之机,借着对付简直平的机会,把利剑对准自己,而自己身前自从屠德隆出事后,早已无遮无拦。
  以前屠德隆在开发区当一把手的时候,所有的事情,还能先由屠德隆出面抵挡一阵子,自从屠德隆出事后,简直平公司的有些事情,是自己亲自经手的,要是让秦书凯在这方面闻出什么味道来,自己立马就会变的被动了。

  贾仁贵冷静的思考一下后,决定从市委领导处下手,只要有市委领导干涉此事,相信秦书凯也不敢过分为难简直平,自己在背后多下点功夫,过一阵子把简直平捞出来也是有些希望的。
  想到这里,贾仁贵立即拨通了市委某经常联系的领导电话号码。跟领导通话的时候,贾仁贵的说话口气是谦恭的,先是客套的聊了几句场面话后,贾仁贵才把话题转到了正题上。
  日期:2017-08-18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