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1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件事的责任在我!”楚阳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梁健皱了眉头,冷声问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楚阳回答:“当时是我没有做好监督工作,所以才让人钻了空子。现在出了事,我应该出来承担责任!”
  “那你说你要怎么承担?”梁健忍着怒气问他。
  楚阳沉默了一会,回答:“我会亲自向省里汇报这个情况,如何处理,由省里领导决定。”
  梁健被气得一时间都说不上话来。想骂吧,这楚阳挺有骨气挺有担当,可这骨气和担当经不起琢磨。
  梁健拼命忍着想骂人的冲动,冷静了好一会儿,才压下心底那股邪火,对他说道:“如果所有地方领导都跟你一样的话,那省里的领导每天都要忙得水都喝不上一口了。你以为你跟省里汇报了,你的责任就完成了?你这是逃避!逃避知道吗?”说着,这火又上来了。
  楚阳沉默不语。
  梁健更加生气,伸手就将电话给挂了。
  他走到窗前,打开窗吹了好一会儿风才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后,再想想楚阳,他这样的决定,其实也并没有多不可思议。荆州那个地方,这几年如同是被人遗忘了一般,没一个领导愿意去拉一把,除了梁健。他一个人在那里挣扎了这么多年,但一直没什么成效,如今又摊上了这样的事,碰上谁,这心里都会心灰意冷。
  梁健叹了一声,又重新拿起手机将电话给楚阳打了过去。
  电话通了后,梁健对他说:“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但是你想没想过,你要是真的就撂了这个摊子,谁来管荆州市的几十万人!沙漠所那边这个月底就要过来了,眼看着就要不一样了,你这个时候撒手不干了,你觉得你日后想起来不会后悔吗?”

  楚阳沉默着。
  梁健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你再好好想想。你现在逃避,难道你还能逃避一辈子?”
  梁健说完挂了电话。被楚阳这么一弄,原本就不好的心情就更加不好了,平日里从不喜欢刁难别人的他,难得今天也一直板着张脸。翟峰每次进来说话都得小心翼翼,战战兢兢。
  一直到下班时间,翟峰忽然进来告诉梁健,明德过来了。梁健从文件里抬起头,看到明德走进来。
  梁健问他:“有事?”
  明德看了眼翟峰,道:“上次您交代的事情,有些进展。”
  梁健愣了一愣才想起是什么事。便对翟峰说:“接下去没什么事了,你先下班吧。”
  翟峰点头出去了。
  梁健让明德坐对面,说:“茶就不给泡了,你要喝的话自己动手。”
  明德笑着说:“喝了一天茶了,不喝了。”然后将一个文件袋递到梁健面前。梁健接过打开抽出里面的几张A4纸粗略地看了一遍。

  A4纸上,大都是一些银行流水单等东西。梁健也看不太明白,明德做了个简要总结:“这是经侦队查了好几天查出来的,要是这上面反映的数据都属实的话,那么金友明这一下子,估计要把牢底都坐穿了。”
  他说话的时候,梁健正好看到了纸上用红笔圈出来的几笔流水账,每一笔都是七位数以上,总共有十来笔,也就是说有几千万的金额。
  梁健心里震惊,一个副区长能有这么多的黑色收入?梁健问明德:“谁会给他送这么多钱?”
  明德回答:“这我刚开始的时候也想不明白,想会不会是弄错了。后来查了查小店区这几年的一些项目,发现这几年小店区建了好几个楼盘,这几个楼盘的投资方都多多少少跟金友明的老丈人家里有些关系,而且,土地的价格也是比市场价格低很多的价格拍卖出去的。”
  梁健听完,让明德先等等。他拿起电话,给禾常青打了过去:“还在办公室吗?”
  “怎么了?”禾常青在电话那头问。
  梁健道:“明德在这里,你过来一趟吧。”
  “好的。”
  禾常青挂了电话后没多久,很快就过来了。梁健将明德给他看的文件,递给禾常青看了一遍。
  禾常青看完后,也是和梁健差不多的疑惑。明德又解释了一遍。听完后,禾常青问明德:“这些都有证据吗?”
  明德回答:“这些证据,我不好搜集。”

  禾常青明白他的意思,没说话,转头看向梁健,问:“您什么看法?”
  梁健回答:“你知道我最近最缺什么!”
  “这个金友明很聪明,他名下没什么资产,连他老婆名下除了两套房产之外,都没什么资产!”明德应该也是听懂了梁健的话,开口说道。
  梁健看向禾常青:“你有办法吗?”
  禾常青想了下,道:“要是单独我这边行动的话,有点困难,可能要检察院配合一下。”
  “检察院有金友明的人,不适合。”明德接过话。
  梁健微微皱眉,道:“让明德配合你行不行?经侦队应该也有这个权力吧?”
  “但是,经侦队最终还是要将东西提交到检察院的。检察院这是必走的一步。”禾常青回答。
  梁健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后,他道:“实在不行,那就一刀切!”
  禾常青和明德同时目光一样地看了一眼梁健,禾常青试探着说:“上次余有为的事情,到现在还有些尾巴没清好,这个时候要是动静大了,怕是上面会有意见!”
  政治总是以稳定为前提。若是一个领导在位上的时候,不顾着发展,反而整天把目光盯着抓贪腐的话,迟早还是会让人群起而攻之。现在这个政治环境,没人能真正干净得跟一张白纸一样,所以,谁都怕那种抓着一点就较真不停的人。
  禾常青的话不是没可能。梁健若是再揪出一大串,将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省里必然会对他有意见。梁健相信,徐京华也必然不喜欢他这样做。

  梁健认真地考虑了一会,道:“这样,查还是要查,不过只要检察院那边不插手,我们也就按兵不动。他要是想插手,那也别客气。上面要是有意见,我来顶着。”
  禾常青点头表示知道了,明德没动作。
  过了一会,明德先离开了。禾常青打量了一下梁健,问:“最近心情不好?”
  梁健怔了一下,反问:“这么明显?”
  禾常青笑了下,道:“要不晚上一起去喝个酒?”

  梁健想到霓裳他们都不在,就答应了下来。
  梁健在办公室忙到九点多的时候,禾常青打电话给他,说他在楼下等。梁健下去,坐上车,跟着禾常青的车一起出了市政府大院。
  酒是正宗的米酒,禾常青总是能寻到一些比较特别的地方。这次的酒家是一个农家乐,农家乐的老板似乎跟禾常青挺熟,原本老板一家子已经睡下了,禾常青一个电话,又爬了起来。
  老板给他们炒了三个小菜,又去楼上看电视了,就剩下梁健和禾常青,还有小五三人在客厅坐着。

  米酒喝着带些甜味,后劲却很足。小五要开车,没喝。梁健和禾常青两人喝了一小壶,梁健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脑袋昏昏的,已经有了些醉意。
  两人就聊着一些天南海北的事情,禾常青说他以前小时候家里经常有这种米酒,又一次喝多了,骑着个车出去玩,结果栽在了水沟里,幸好水沟是干的,当时天气也不冷,在水沟里睡了一夜,天亮才被找了一夜的家里人从沟里叫起来。
  日期:2016-09-26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