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50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地图画好之后。这人对着空气当中百里熙的声音说道:“席应真先生与我全族都有活命之恩,出来的时候我向应真先生保证过一定会把百里先生您请过去。您早去一分应真先生便早一分脱险,如其将时间都浪费在这里。倒不如当机立断让您看看我的心志!”
  说话的时候,这人将自己的佩剑拔了出来。还没等百里熙阻拦,这人已经将剑峰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随后。就在法器之上自刎身亡。死前留下来的最后一句话:“活人您不信,死人您也不信吗……”最后一个字出唇的时候,这人已经气绝身亡。
  见到这人身亡之后。百里熙心中大骇之下便走出了法器。查看了这人手中的两幅地图之后,心里暗暗叹气:可惜了,连个名字都没有留下来……
  当下百里熙不在怀疑这人的身份。草草的掩埋这位无名氏,随后在自己炼制的法器当中挑选了几样威力大的(包括这只漆黑的铁猴子沙弥)带在身边。之后连夜出发,饶是他用了缩地的术法,也是在第二天早上赶到了地图的所在地。
  地图的所在地是在邯郸城中的一处大宅子里面,不过这座宅子上面并没有匾额,也看不出来房子的主人是谁。就是因为看不到谁的房子。那个自尽的人才画了这么一张图。由于百里熙已经得到的消息也是没头没脑,进了邯郸城他也没敢马上动手发难。当下他装作过路的客商,找了当地人打听才知道那座大宅子是邯郸城方圆千里的首富,也是本地最大武官,振威将军何远的家。
  本来这么大的宅子明显就是逾制,不过因为何远的祖上在景帝时期担任武职,又在屏灭七国之乱立有大功,被景帝封赏了一个山明侯的爵位。后来也是靠着这个山明侯的架子才撑起来这么大的一份家业。
  不过何远并不在那座大宅子里面居住,差不多一年之前,那座大宅里里面突然传出来闹鬼。听说那鬼还挺凶,何宅里面天天都死人。没有几天,何远那一大家人便受不了都搬了出来。
  不过这么大的一座房子空着也是可惜,加上这是何家发迹之后的祖屋。何将军也舍不得放弃,当下便天南海北的请修士过来驱鬼。这半年以来,来的修士真是不少。不过却没有人成功过,修为高的还能从里面逃出来,修为低的都是第二天给人从里面抬出来的。

  这一年的光景,来驱鬼的修士少说也有六七十个了。不过越驱宅子里面的鬼越凶,半个月之前夜里半个邯郸城都能听到宅子里面的饿鬼嘶吼,住在周围的邻居都准备搬家了。不过几天之前何将军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请来了一位高人,这人进去的当天晚上。何家的饿鬼便没了动静。
  本来以为这只饿鬼就算是除了,不过接下来的几天何家的人非但没有进府准备打扫入住。反而派人将老宅的大门锁住,这几天虽然饿鬼的嘶吼声听不到了。但是每到夜半时分,何府里面都传出来轰鸣的雷声。距离何宅最近的几户人家都有人听到里面有人在咒骂的声音,不过声音隐隐约约,又听不清具体骂得是什么。
  当下百里熙去打听最后一位进府的修士模样,不过那位修士是夜半宵禁的时候进了何府。就是周围的邻居也没有人看到,具体是不是席应真还不敢肯定。
  百里熙也是救师心切,仗着自己准备的充分。他带着的法器就算不能将席应真救走,起码自己逃出来是不成问题的。当下就在当天晚上,百里熙趁着夜色进了何府当中。
  进来之后的百里熙开始只是遇到了几个鬼魂野鬼。这样的小鬼看着他这样的大修士都是要绕着走的。当下百里熙也没有大力这几只小鬼,径自的向着宅子中心的位置走了过去。眼看着他就到感到内堂的时候,突然受到从里面涌出来数不清饿鬼潮水般的攻击。
  好在百里熙带着专门驱鬼的法器,在这件法器的协助之下,这位炼器第一人打散了这些饿鬼,终于进入到了内堂。不过在这里他并没有遇到席应真,但是却在里面发现在老术士随身携带的饰物。

  这件饰物是百里熙当年亲手送给席应真的,这么多年以来老术士都一直佩戴在身上。看见了这件饰物之后,就说明席应真就在身边。当下百里熙终于在内堂里面发现了自己那位师尊的身影。
  发现了席应真之后,百里熙头脑一热便冲了进去。不过就在他冲进去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陷入到了一个威力巨大的阵法当中。如果不是自己携带了防御术法的法器,这个时候已经魂飞魄散了。
  无奈当中。百里熙只能让还守在内堂外面的铁猴子沙弥去搬请救兵。不过能救他和席应真的人,当世之中也只有那么几个人。大方师广仁和席应真不合,如果说找出来十个最希望席应真倒霉的人。不管怎么算,这位大方师都在里面,而且位置还比较靠前。
  还有几位不出世的老怪物,不过这几个人和席应真也没有什么好感。和广仁一样,当初席应真差不多都揍过这些老怪物。指望这几个人能搭救席应真也是痴人说梦。
  当下唯一一个还有点希望的就是归不归了,虽然当初这个老家伙身上的术法已经空了。不过这么多年了,谁知道归不归是不是已经解开了对自己术法的封印。而且当初百里熙将沙弥送给他们几个人的时候,已经留了几个心眼。
  炼器第一人在铁猴子的身上留下了几个人的气息,本来是防着几个人来找麻烦的时候,自己能有个预防的。想不到现在竟然靠着这点气息,铁猴子千里迢迢的赶过来找到了他们几个人。
  归不归的死硬不去是百里熙预料之中的事情,本来他的最后希望是和席应真亲入父子一般的小任叁,能帮着在归不归的身边说几句好话。不过本来以为会比老家伙还要死硬吴勉却异常的合作,他竟然比老家伙先一步的答应了过去搭救席应真。
  百里熙借着铁猴子的嘴说完之后,吴勉和归不归相互之间对了一下眼神。随后老家伙呲牙笑了一下,对着铁猴子背后的那位炼器第一人说道:“敢情不止席应真那个爸爸。你还把自己搭里面了。说吧,你是被什么阵法困住的?还是那句话,老人家我能搭救就搭救。真打救不了的话就给你请人去,能让那个爸爸欠广仁一个人情的话,八成大方师也是会做的。他和问天楼的事情还没完,正满世界的找打手呢。”

  “什么阵法……”铁猴子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当时我被鬼迷了眼,开始还以为是控制别人魂魄的七寸灯阵。不过就在我要破解的时候阵法突然变了。变成针对肉身的破引万钧阵。不瞒你们几位说,我在里面待着超过六个时辰了。一共变了十一种阵法。我也尝试着破了几个,不过它就像是个填不满的沙坑一样。不管破解了几个阵法。马上就会有新的填充进来。如果不是我之前炼制了几件破解阵法的法器,现在我已经轮回了。”

  日期:2016-09-24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