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50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以为老人家我不想让那个傻儿子。背上撵走这个老混蛋的黑锅吗?”归不归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确定了百无求不会再出来之后,还是压低了声音说道:“当初这傻儿子第一次出现在草庐外面骂街的时候。是谁揍它揍的最狠?就是这只头铁猴子沙弥。有几次老人家我都看不下去了,铁猴子下手没有轻重。记不记得有一次把它的脑袋都打出来一个窟窿,脑浆子都打出来了。不过这个傻儿子也是皮实,都打成那个样子了。七八天之后继续回来骂街,从那次之后,只要铁猴子一出来它掉头就跑。这个二愣子是被打萎做下来病了。唉,早知道日后还和他有这么一段缘分,当初老人家我拦一下了。”

  这个时候沙弥也没有听他们继续闲扯的心。看着归不归说完之后,它马上跟着说道:“老家伙,只要你们肯来。我就跟着你们走。你们不管想要什么样的法器,我都能给你们打造出来。好好想想,当初楚王想要我进宫给他打造一把剑器的时候。你就在身边,他出的价钱你是知道的……”
  归不归听了嘿嘿一笑,正想要说话的时候,冷不防身边的吴勉突然开口说道:“百里熙,你什么都不肯细说。要我们怎么帮你?”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也不理会正在冲他挤眉弄眼的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再说话的时候声音低沉了几分:“还是说出事的不是你,而是那位大术士席应真?要不然的话,怎么算你出事第一个要找的人都应该是席应真……”
  这几句话说完之后,虽然铁猴子的脸上看不出来表情。不过它沉默了片刻已经说明了问题,归不归也不感到意外,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也跟着说道:“老混蛋,老人家我认识你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依着你的性子什么时候这么大方过?你炼出来的法器恨不得都当成自己的祖宗供起来,除了为席应真那个爸爸之外,老人家我也想不到还有什么值得你这样做了。”
  “说吧,帮还是不帮。”沉默了片刻之后,铁猴子再说话时候的强调突然便得有了棱角。吴勉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而归不归看到了白发男人得反应之后,嘿嘿一笑,说道:“方士宗门在哪里知道吗?席应真爸爸真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俩真是爱莫能助了。去找广仁、广义他们,他们人多势大的应该能帮得到你。”

  铁猴子冷笑了一声之后,开口说道:“看来是我把你们想左了,这样也好,我去求广仁,如果还不行大不了陪着应真先生一起轮回……”说话的时候。铁猴子沙弥一转身就要从这里跳下去。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吴勉突然用他那招牌一样的语调说道:“我说了不帮你吗?席应真当年收你为徒的时候,没有告诉你听话要听明白吗?”
  这句话说完,归不归的脸上便出现了一丝纠结的表情。他连连向吴勉使眼色,不过这个白发男人就好像压根没有看到一样,看着好像看到希望的沙弥说道:“真是去救席应真,那也是挺好玩的。我倒要看看让他欠一个人情是什么样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突然顿了一下。当下他翻着眼皮看了看沙弥,随后继续说道:“好了,我答应你走一趟,现在可以说说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吴勉说完之后,铁猴子并没有马上说话,而是将目光转移到了归不归的身上。毕竟这个老家伙才是他真正要请的人物,就见归不归苦笑了一声,对着铁猴子说道:“老混蛋有话就说,吴勉去哪我老人家就去哪。算是上辈子我老人家欠了席应真那个爸爸,这辈子要还。咱们先说好,事情要是太严重,我们几个人可收拾不了。那个时候你还要去请广仁的。”
  看到总算有了结果,沙弥这才长出了口气,将请他们的事由说了出来。

  和归不归之前料想的一样,当初在辽东分开之后,那位当世炼器第一人并没有走远,只是围着狼山转了一圈之后便又回到了这里。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百里熙便从一条密道之中回到了那个巨大的法器当中。
  之后虽然方士一门派人过来调查过,不过看到了上面法器入口被封住。这些人又没有在附近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当下这些方士转了一圈之后便离开了这里,之后这些年,百里熙便一直都躲在这里,这倒不是说他没有地方可去。实在是当初和席应真约定好了之后有事在这里见面,怕以前的这位师尊找不到自己,百里熙这才一直守在这里,没有离开的。
  不过这么多年,席应真也没有再去狼山找过他。就在半个月之前,一个满身是血的人跑到了狼山。这人进山的同时,百里熙便用法器看到了这个满是鲜血的人。
  这人手里拿着一张地图,脚步踉跄的直奔百里熙的法器而来。当下,到了法器近前之后。这人对着空气大声吼道:“百里先生,我奉大术士席应真之命前来找你。应真先生现在被奸人所困,派我过来请先生去前去搭救。百里先生,大术士最多还能再坚持月余,如果你在的话请快点出来,出来的晚了,恐怕应真先生难逃轮回之苦……”
  开始,百里熙对这个人的话不以为然。他在这里隐世这么久,之前也有人探明了他的底细之后,冒充了席应真的弟子前来索要法器的。这样的事情见得多了,百里熙也不会轻易的冲动出去。

  当下,百里熙就这么一直躲在下面,用法器查看这人的一举一动。一直看着这人没有得到回应,无奈坐在地上的时候,百里熙这才用传音法器询问这人。有什么信物之类的东西来证明自己却是席应真所派。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这人一跳,不过他还是很快恢复了镇定。对着空气中的声音说道:“应真先生派我过来的时候,他正身陷危及当中。只是画了一张图。让我顺着这张图上面所画的路线上来找百里先生您帮忙。”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人又将席应真出事的时候,身穿的服饰和相貌说了一遍。不过光靠这点说不能证明他就是席应真派过来请人的,而且那位大术士是何等样人?天下论起术法来,除了那位还在海上钓鱼一直未归的徐福,就要数这位大术士席应真了。他会中了圈套只能坚持月余。说出去的话恐怕天下的修士都没有一个人会信,如果不是看这人满身鲜血,听到自己以前那位师尊这样的下场,百里熙恐怕都不会继续和他废话。

  看到了百里熙不相信自己,这人又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举动。当下他不在和炼器第一人废话,撕下来一块衣角,随后就用自己的鲜血在上面画了一副地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