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30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军毅‘哈哈’的大笑,说:“你们谁赢谁的,还不是一样啊,我看这样算了,今天难得我也没事情,我就请你们一顿得了。”
  夏文博说:“这不好吧?”那个‘吧’字拖的老长的,显然没有把话说死。
  二虎子说:“那不好意识啊,让你破费。”这基本上已经是答应了。
  韩小军说:“哎呀,那我们好好的喝一场。”直接就让对方没有了退路。
  夏文博瞅一眼这两个货,心里说,日啊,自己怎么就摊上这样两个无耻的朋友了。
  就这样,四个人在茶楼的一个包间里喝了起来,要说这茶楼啊,白天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生意的,只有到了晚上,会有人过来喝喝茶,或者是打打牌,而且夏文博早就发觉了,这个茶楼生意很是清淡,最多也就是保本经营了不起,想挣钱肯定是很难。
  茶楼的师傅还算不错,弄了几个时鲜的小菜,拌了一些熟肉,看起来很精致的。
  喝到了中途,袁青玉来了电话,夏文博有点迷瞪的接过电话之后,又端起了酒杯,对杜军毅说:“杜老板,感谢你啊,对了,能问问你过去做什么的吗?”
  杜军毅脸色一下就黯然了下去,刚才的笑容也消失了,摇摇头说:“我的过去的历史是很灰暗的,你最好不要多问。”

  说完话,杜军毅的眼中也多了一份落寞。
  夏文博一看这个样子,就不好再问什么了,他还没有傻到那种程度,看来每个人啊,都有一份伤心事,夏文博这样认为,然后端起了酒杯,对杜军毅说:“算了,我们喝酒。”
  杜军毅点点头,端起了酒杯,一口喝掉了手里的酒,说:“以后啊小夏,你要是在清流县遇到了什么麻烦,记得一定要告诉我,我们是朋友了,我会帮助你的。”
  夏文博也是连连的点头,不过心里想,自己也没有什么事情值得杜军毅这样的高手帮忙,上次的事情只是一个偶然,哪有那么容易经常遇到。

  大家又闲扯起了其他的事情,说着,说着,二虎子就说到副县长王自安这次竞争常务副县长的事情,他说:“现在都他娘的什么世道,这样的人也不断的提升。”
  韩小军瞥了他一眼说:“你是不是不服气啊,那没有办法,这次看来铁定了是他上。”
  这不说还好,他们一说夏文博心里就是一阵揪的慌啊,袁青玉以为夏文博一点都不关心她,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夏文博这几天也对事态做了一个明确的分析了,看的越清楚,夏文博心里的负担也就越重,他不想认输,但局势却差强人意,让他这两天都不敢去面对袁青玉。
  可是他一直都没有停止思考这件事情,因为他本身就具有坚韧的意志和偏执的信念。
  今天他约上这两个人出来喝酒,本身也就是带着一个想法而来的,他需要一个合适的机会,才能展示自己的口才。

  再喝一会,在夏文博和二虎子的共同努力下,韩小军总算让他们放翻了,一个人靠在沙发上打着鼾声睡着了,外面一个茶楼的服务员也叫走了杜军毅,说福建的一个茶商到清流县来了,杜军毅让夏文博他们安心的喝,自己就离开了。
  这个时候,夏文博也停住了喝酒,他看着二虎子,说:“今天就喝到这里吧?”
  “怎么了,哥们你顶不住了。”
  夏文博摇摇头,说:“我心里烦啊,所以不想喝了。”
  “咦,你烦什么啊,看你最近红火的很,抽烟的档次都上了几个台阶了,比起哥哥我,你真够幸运的了。”

  “你有什么不幸运了,天天在广电局好玩的很。”
  “不挣钱啊,哥们也老大不小的了,一没钱,二没权,现在找媳妇都难。要是能调到好一点的单位,什么公丨安丨啊,工商,税务啊,还有银行,供电啊,妈的,一月奖金比工资都多。”
  夏文博嘿嘿的一笑,说:“其实到那些单位也不是不可能的。”
  二虎子一下就睁大了眼睛,看着夏文博说:“怎么,哥们你有路子啊,我就说,像你在政府天天混的,肯定能认识几个局长什么的。”
  “那都不重要,关键啊,很多事情都要自己去争取。”夏文博不动声色的说。
  二虎子觉得夏文博这话中有话,就移动了一下椅子,坐在了夏文博的身边,说:“给兄弟我指条捷径怎么样?”
  夏文博也脸色凝重起来了,缓缓的说:“成,不要说捷径,帮你都可以,但你也知道……”
  说到这里,夏文博闭上了嘴,他要看看二虎子的悟性,有很多事情,是只能意会,不可名言的。
  二虎子一点都不笨,他接了一句:“我肯定不会指望干吃尽拿的那种好事,说说,我应该怎么做,不过先说好,钱太多我是拿不出的。”
  夏文博‘且’了一声,说:“我指望你拿钱?亏你想得出来,是这样的一个事情,上次你不是说副县长王自安和你们那里播音室的一个女人关系不错嘛?”
  “是啊,岂止是关系不错,直接就狗男女,怎么了?”
  “最近他们有来往吗?”
  二虎子连连点头说:“差不多一周都有那么一两次的。”

  “奥,这样啊,那你能不能……”夏文博很详细的给二虎子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和细节。
  夏文博的话一下就让二虎子酒醒了,他愣愣的看着夏文博,还一会才说:“万一事情弄砸了?这......”
  夏文博看着他,静静的说:“风险和收益永远都是成正比的,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也必须付出一些代价和风险,天上不会掉馅饼。”
  二虎子慢慢的眯起了本来也不大的双眼,说:“成,就这样定了。”
  夏文博的脸上也散去了刚才的凝重,拿起了酒杯,和二虎子碰了一下,一口喝干了自己的酒。
  第二天,夏文博来到了袁青玉的办公室,袁青玉的脸色不太好,应该是昨晚上没有休息好,情绪也是有点黯然,她看着夏文博,勉强的笑了笑,说:“坐吧,昨天喝醉了。”
  夏文博一面在袁青玉的对面坐了下来,一面说:“恩,喝了一点,但没有全醉。”
  袁青玉叹口气,说:“真羡慕你们,什么都可以放得下,我就不行,这或许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差别吧?”
  夏文博是能够体会到袁青玉此刻的心情的,每一个宦海中人,在面临这样的紧要关头,他们都会患得患失,都会情绪波动,作为袁青玉,她也不能例外,夏文博还想,假如有那么一天,当自己在面临这样的选择的时候,自己能不能保持淡定和淡然呢?

  夏文博无法得出自己的答案,他不知道,根本不知道事到临头自己会不会那样。
  “有些事情我们放不下也得放下。”
  “是啊,但放下去真难。”袁青玉用手在她那张精致而完美的脸上搓了几下,嘘一口气,说:“现在我们是不是要考虑一下善后的事情了。”
  夏文博抬起头来,有点疑惑的看着袁青玉说:“袁县长你说的善后的事情是什么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