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3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家林说了话:“就是。项目刚开始启动时,财政局答复十二月份给拨付首批经费,曹局长就先从局里办公经费给拆借了五万块钱。设计院的专家们效率挺快,亲自到现场、查资料,很快就开展了论证城市发展性质、估算人口规模等工作。上月下旬的时候,整个规划设计就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同时也需要我们支付二十万的费用。当时费用没下来,我就找设计项目负责人沟通,对方同意再延期十天支付。从这个月开始,对方两次催要,我都一直在请对方体谅。上周的时候,对方给出了最后时间限定,必须在十二月十日支付这笔费用,否则只能暂时中止设计工作。可是……”

  在周家林的整个讲述中,到财政要钱经过,和常玉州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周家林只见到了国库支付中心主任,局长和副局长早都躲开了,打电话也不通。
  楚天齐看向曹金海:“曹局长,这两笔经费都没到帐,看来就得局里先帮着想点办法了。”
  “市长,局里也没钱呀,我正要汇报这事呢,这个月局里办公经费被扣了一半。”曹金海一张苦瓜脸。
  “哦,为什么?”楚天齐反问。
  曹金海道:“财政局答复是,筹措补偿款。他们说,按照原定计划,资金还有缺口,只好再从其它单位经费‘借’一部分。我了解了一下,除了城建局外,土地局也被扣了一半,其它局好像都没扣。”

  楚天齐疑惑:“这有点不公平吧?”
  “是呀,太不公平了。为此,王成霞和财务科长刚刚又去了一趟财政局,就这事提出疑义。对方面对质疑,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他们说,之所以全市财政经费这么紧张,主要是筹措拆迁补偿款,是在给城建处理烂摊事,是各单位在帮城建的忙,所以城建局理应‘借’出点经费。钱被他们扣了不算,他们还说风凉话,说这只是‘借’,又不是不还,还奚落城建局觉悟低,没有大局意识。”曹金海很是无奈,“当时王成霞气的想跟他们吵,可又担心惹不起对方,只好憋了一肚子火,回去跟我发牢骚。”

  三人不再说话,都看着楚天齐,都在等对方的进一步指示。
  楚天齐也没有马上表态,而是想着这些事情。
  其实从常玉州今天来找,讲说经费的事时,楚天齐就感觉这事绝不是没钱的问题。就是经费再紧,几十万块钱,对于成康市财政局来说,都是小菜一碟。尤其市里还曾经专门召开会议,宣布了房改试点争取、城市规划设计、处理飞天和四海烂尾项目事宜。在会上,王永新、彭少根更是特意要求,要财政局大力支持。财政局长还在会后特意找了自己,表态绝对支持。因此,没有财政局长放话,没有王永新或彭少根点头,财政局绝对不会打这笔钱的主意。

  可事实却是,不但争取房改试点经费没到位,城市规划设计专项经费也没到位,而且还扣了城建局一半的办公经费。听曹金海所言,土地局的经费也被扣了一半。那这事就太明显了,表面看似卡了城建、土地的经费,但实际绝对不是钱的事,而是专门针对我楚某人。
  好啊,那就来吧,我还就看看,能把我怎么样?想到这里,楚天齐道:“曹局长,我知道局里现在经费紧张,但房改试点的事必须保证。现在这笔经费没到位,那你就帮着先挤出一些,千万不能让这事中途停摆,那样是要误事的。”
  曹金海忙道:“市长,局里的钱也真的……”
  楚天齐打断对方:“别找理由,这事就这么定了。还有,城建规划的事,可以排在第二位,但最好也要先付设计院一些钱,由周局做做对方工作,这事最好也别停。”说到这里,楚天齐把头转向周、常二人,“你俩先回去,经费的事就找曹局长,最迟本周五到位。如果到不了,就找我告状。”

  周、常二人顿时喜形于色,高兴的答了声“是”,又看看满脸苦样的曹金海,然后走出了屋子。
  楚天齐一指烟盒:“老曹抽支烟。”
  曹金海取出两支烟,给楚天齐一支,自己拿了一支,先给对方点着,然后又给自己也点着火。他吸了两口,说道:“市长,这次我倒是可以从其它经费里给他们拆借一下,可要是后几笔专项经费都不拨的话,就没法这么做了。而且拆借的经费也是必须要归上去的,否则时间长了,这事也不好弄。”
  “老曹你放心,绝对不会让你因为这事惹麻烦的。不瞒你说,这次的事肯定跟前天那事有关,肯定有人告状了。市领导误以为,在这三件事中,我只热心那两件事,对烂尾项目不积极,甚至认为我根本不准备处理那件事,认为我在拿那事做幌子,实际在推动房改和城市规划设计。他们又觉得没法直接提出疑问,就以经费卡脖提醒我,让我不要顾此失彼,想让我当面再去做承诺。”楚天齐忽然一笑,“这种情况下,我能上门做保证吗?显然不能,那不正应了他们的猜测吗?”

  曹金海点点头:“真是这么回事。”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装傻,我们也就装做不明白,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尤其那两件事也不能停。”楚天齐语气和缓,“这就需要你多做一些工作了。”
  “市长,房改试点的事,的确不能停,要是停了的话,机会可能就丢了。”曹金海迟疑的说,“城建规划设计包括后面的实施,都不可能一蹴而就,是否现在可以暂缓一下?”
  楚天齐笑了:“你要是实在筹不到这笔钱,要是想暂停此事,我不拦你。”
  听出对方话里有话,曹金海忙道:“请市长明示。”
  楚天齐问:“这次市里为什么会同意做城市规划设计?”
  曹金海迟疑着说:“可能,可能是做交换吧,目的是让您处理那两个烂摊子工程。”
  “不错,不是‘可能’,而是确实如此。如果没有那两个烂尾工程,别说是启动城市规划设计,就连争取房改试点也启动不了。因为这两件事既要花钱,又可能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市里会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能启动,这是很好的机遇。”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曹局长,你在仕途上也奋斗二十来年了,有没有什么大的政绩?”
  “有,也有一些,不过都不太大。”曹金海回答的不很自信。然后他又道,“您是说这是难得的政绩?”
  楚天齐微微一笑:“你说呢?每个从政的人都希望做出政绩,有人更是不惜为了政绩而政绩,做出一些华而不实的政绩工程。你觉得这件事算不算政绩?”
  曹金海忽的面露喜色:“促成新的城市规划设计,这是实打实的政绩,是利国利民的政绩。这都是市长您力促的结果,都是您的英明决策,一旦成功,我也跟着沾了大光。”
  “你也知道,我是从外地交流来的干部,早晚是要走的。我在做这件事的时候,真的没有从政绩的角度去考虑,我觉得就应该这么做。”楚天齐缓缓的说,“但是这件事对于一个老成康人来说,意义就不一样了,既使在定野市范围,也不是好多人能遇到的事。城市规划一般都得十几、二十几年搞一次,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事。”
  日期:2017-08-18 06: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