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1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一想后,梁健更加警惕。
  住持似乎看出了梁健心中的警惕,笑了笑,便站起来说要去上早课,先出去了。
  他一走,梁健便问明月:“你特意将我引来此处,不会真的只是来看日出吧?”
  明月反问他:“要不然呢?”
  要不然呢?梁健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明月站起来说:“我去听早课,你去不去?”
  梁健一人坐在此处也不合适,就跟了过去。
  早课是在前面的大殿里上的。原本空旷的大殿,坐满了人。大约有二十多个沙弥,和七八个中年僧人,最前面做的是那位住持。
  梁健和明月进去,他眼皮都没抬,闭目盘坐着,一声不响。等梁健他们刚坐好,他开始诵经,然后下面的人也跟着念。
  明月也合十跟着念经。梁健不会,但一人东张西望有些无礼,便合了十,闭上眼。不曾想,这淡淡的檀香之中,经声灌耳之下,心竟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梁健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他很享受这种放空的感觉。忽然,旁边有人推了他一下,睁开眼,早课还在继续,明月看着他,轻声说:“日出快开始了,我们出去吧。”
  梁健跟着明月出去,果然天边已经开始泛红。
  明月领着他字平台边找到了一块大石头,两个人爬了上去,坐着静静地等待日出。
  天边的红色,由浅到深,到最后,跟快要烧起来一样,然后太阳终于出现了。
  两人静静地看着,谁都不说话,直到太阳完全的蹦出地平线。明月才伸了个懒腰,道:“我以前每天早上都要在这个大石头上坐着看日出,最近好多年没看过了。这里的日出还是和以前一样。”

  梁健有些好奇明月的身世,但这是人家的私事,梁健也不好打听。两人聊了几句,就进去和住持他们告辞,离开了那里。
  明月将梁健送到快到太和宾馆的地方,梁健让明月停车。他下车的时候,明月递过来一样东西,拿报纸随意包着。
  梁健问:“这是什么?”
  明月说:“住持让我给你的。”
  梁健不想收,明月却道:“住持说了,这原本就是你的东西。”
  梁健忍不住心中好奇,接了过来。明月一脚油门,车子就走了。他拿着东西,回到酒店,正好遇上几天不见的杨弯,看到一身休闲装的梁健,有些惊讶,问:“书记这么早?”
  梁健点点头:“睡不着,出去走了走。”
  说完准备走,杨弯忽问:“怎么这两天我没看到霓裳和阿姨他们?他们回去了吗?”
  梁健停住脚步,点头回答:“是的,他们回北京了。”说完,梁健想到之前杨弯对霓裳的照顾,便又道:“前段时间,多谢你帮忙照顾。”
  杨弯看了一眼梁健,眼神里有些说不出的意味:“梁书记这么说就见外了。那您先去休息一下吧,我让厨房给您准备早餐。”
  梁健点头。他往电梯走,她在后面看。
  梁健站到电梯里,转过身,她还站在那里,看着他。
  回到房间,他看着明月给他的那个包着报纸,巴掌大小。梁健犹豫了一下,拆了开来,里面是个木盒子,打开木盒子,里面用丝绒包着一个铜板大小的圆玉,上面没有洞,但是有字。
  梁健仔细看了看,因为有磨损,看不太清。梁健研究了一会,没研究出什么名堂,便将其先收了起来,打算等以后有空的时候,亲自去一趟那个庙里问一问那个主持。

  吃过早饭,翟峰来宾馆陪他一起上班。坐在车上的时候,翟峰支吾着告诉梁健:“梁书记,这两天我听到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以后我不希望再听到这样的话,该说你就直接说,要是你弄不清楚该不该说,那就先别说,等弄清楚了再说。”
  梁健心情并不是十分美妙,所以话有点冲。
  翟峰被凶了一下,神色上有些紧张,抿着嘴犹豫了一会,将话说了出来。原来这几天有人在传,说楚阳为了拿回扣,纵容工程队偷工减料,导致工程出事,造成人员伤亡。还说梁健知道此事后,打算包庇楚阳。

  梁健一听到此事,立即就想到了成海。
  这件事不排除是十首县或者是荆州那边有人通知了这里,但最大可能还是成海。只是,成海这么做的意思是什么?
  梁健没说话。
  翟峰见梁健不说话,他原本准备的一些话只好也咽回了肚子里。
  到了办公室没多久,刚坐下,广豫元就来了。他一进门就说:“梁书记,荆州市那边出事了。”
  梁健看向他,道:“这么慌张干什么?先坐。”
  广豫元知道自己失态,忙闭了嘴,在梁健对面坐了下来。梁健也不说话,继续看他的材料。广豫元等的失去了耐心,轻声提醒:“梁书记,楚阳这件事,现在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
  梁健放下笔,道:“整天说风就是雨的。这件事怎么回事,你了解过了吗?”
  广豫元犹豫了一下,道:“还没有。”其实,广豫元也有广豫元的考虑,他觉得梁健肯定已经清楚这件事,而梁健并没有告知他,如果他擅自去联系楚阳,显得有些越界。
  但此刻梁健这么一问,但反而显得他工作没做好。广豫元心里委屈,但脸上也不敢表露出来。最近梁健行事风格总是有些多变,他也不敢和以前一样,收敛了许多。
  梁健问:“外面传什么,你说来听听。”
  其实,他已经在翟峰那里听到过了。但还是问了一遍。广豫元和翟峰说的相差不大。
  梁健听完,抿着嘴沉默了一会,问:“省里应该还不知道吧?”
  广豫元犹豫了一下回答:“不好说。不过暂时没消息。”
  梁健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等广豫元一走,梁健先给沈连清打了电话,问了问事情的进展。沈连清说,找不到工程队的老板,楚阳和他商量过后,打算他自己来承担那笔赔偿费用。
  梁健沉了声音道:“现在不是赔偿费的问题,钱能解决的事情都是小事。为什么工程队的那个朱老板到现在还找不到?难道合作之前,就没有先了解清楚的吗?”
  梁健越说越火大,声音难免就响了点。沈连清沉默下来。梁健冷静过后,又意识到这件事,跟沈连清并没有什么关系,朝他发火,名不正言不顺的。便整理了一下情绪,道:“算了,这件事也不是你的责任,就这样吧,你盯紧一点。”
  挂了电话,梁健犹豫了一下,还是给楚阳打了一个电话。他原本不想给楚阳打电话的。

  第一个电话没人接,第二个响了很久,才接起来。梁健问他:“事情怎么样了?”
  楚阳回答:“还在处理。您放心,我一定处理好。”梁健忍着心底涌起的怒气,问:“你打算怎么处理?那个工程队的朱老板找到了吗?”
  电话那头有几秒的沉默,然后听得他回答:“他人已经跑了!”
  梁健差点就骂出口,但他还是忍住了。事情已经这样了,梁健再骂也是于事无补。梁健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底的烦躁,道:“这两天市里已经不少风言风语了,我不管你怎么处理,我只有一个要求!这件事,必须要压下去!”
  日期:2016-09-26 07: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