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一语双关地说:“宋县长,这次如果我们搞好了,那么以后的一切都会成功的,我想你今后会更加的发挥到应有的作用!”
  宋吉兴如果听不出张清扬话中有提拔的暗示那就白在官场上混这么多年了,感激地握着他的手不知道说什么。这时候张清扬的坐机响了,宋吉兴马上识趣地告辞。张清扬拿起电话,听到了马奔厚重而低沉的声音。

  “张书记,出大事了,你马上来我办公室一下!”
  第99章 直接原因
  马奔书记的办公室内烟雾弥漫,郎县长与他坐在沙发上不停地吸烟,面色沉重。张清扬一见这二位的神色,就知道事情不妙。
  马奔见他进来了,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张清扬毫不客气地直接坐在了上面,也没有多问,而是紧紧盯着马书记看。
  马书记长叹一声后才说:“有件麻烦事,城北派出所的李所长被杀了!”
  张清扬先是一惊,刚想问点什么又闭上了嘴,他知道自己需要想一想。按理说死人这种事是公丨安丨口子的职权范围,也算是正常不过了。一般情况普通的命案是不置于让县委的头头们如此焦急的,这里头肯定有隐情。想到这些后,他也没有多问,继续抬头望向马书记。
  一旁的郎县长一直没说话而是偷偷观察着张清扬,待见到张清扬并没有什么大的反应时,再想到自己听到这个消息时所表现出的惊魂未定,心里有些惭愧。在官场上混了这么久到头来还不如一位小娃娃坐得稳,他真觉得丢人。

  马奔赞许地盯着张清扬,然后才解释道:“李所长是延春政法委书记、公丨安丨局局长李金锁的侄子!”
  原来如此!张清扬做了一个了然在胸的表情,低头不语。他抽出一根烟点燃,然后才问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命案的发生……和李所长有直接原因吧?”
  郎县长为弥补自己在张清扬面前的形象,抢先补充道:“张书记说得对,李所长在城北派出所工作好几年了,与城北菜市场菜农的关系一直不好,昨天他……听说去菜市场巡逻时与卖肉的梅五发生了争执,矛盾最终激化,双方的人就动了手,情急之下梅五挥舞手中的刀正巧砍在了李所长脖子处的大动脉,他当场死亡!梅五跑得不知去向。”
  派出所的所长与菜农关系不好,还去菜市场巡逻?张清扬细细品味着郎县长的话,知道他一定是隐瞒了什么,可这个时候也不好多问,聪明地没说话。
  马奔又抽出一根烟,缓缓说道:“犯人跑了再抓就是了,这到不是问题的难点,关键是今天早上城北菜市场的菜农全体出动去县政府请愿,拦下了郎县长的车子,大家都说梅五是误伤,是因为在……在李所长的拳打脚踢下才顺手拎起了刀。可是延春李书记那边……刚才还给我打电话,那意思就是……一定要一命抵一命,还他侄子一个公道!”
  张清扬冷冷一笑,目光如炬地在马书记与郎县长的脸上一扫,说:“公道是法律说了算还是人说了算?”
  马书记在张清扬目光的注视下低头不语,一旁的郎县长到是快人快语:“有时候是法律说了算,可有的时候是人说了算!”
  “二位领导是什么意思?”
  “请张书记过来,就是想我们三个先商量一下,统一下口径,免得上边怪罪下来……”郎县长所说的上边的人,自然是指延春市政法委书记兼公丨安丨局长的李金锁。

  “马书记,您的意思呢?”张清扬算是听出来了,郎县长是打太级的态度,他不想处理这个事情,交给大家来定,最后用不着他担什么责任。
  马奔道:“要我看还是先抓人吧,抓人之后再认真的审一审,争取做到……公平吧……”说得很无力地样子,他心里也清楚,一旦把人抓着了,那个梅五就别想活着出去!
  郎县长突然笑道:“这个事情我们县委的两套班子需要重视,可是我最近太忙,没有时间哪,所以我想让张书记往下跟一跟怎么样?”
  张清扬暗骂一句,心想这才是郎县长的目地,他在这种关头想要退缩,把这烫手的山芋交到自己的手上,也是为了报上次常委会上的一箭之仇。自己办好了皆大欢喜,可是如果办不好不用说珲水县的老百姓饶不了自己,就是延春的政法委书记李金锁也不会放过自己!

  马奔侧目不满地瞪了郎县长一眼,露出了心里的鄙夷之色,心说这种事明明是你职权范围中的,是政府那边该管的事,你全部推给一个新上任的副书记,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呢嘛!所以说道:“张书记,你最近好像也很忙吧?一边布置招商引资的工作,一边还要负责苹果梨销售的工作小组,能忙得开么?”
  张清扬对马奔诚肯地笑笑,他还真没想到这个时候马奔会为自己说话,给自己一个台阶,如果自己这个时候说忙不开,这件事也就轮不到自己头上了。可是事后郎县长肯定会大肆宣扬此事,不说下边,就是上边的人对自己也会有一些看法的,大家都会说自己不勘大用。可如果把这件事办好了,不但老百姓拥戴,珲水的干部对自己也会更加的钦佩。总的来说利大于弊,再说张清扬天生就有一种不服输的性格,所以说道:“既然郎县长都这么说了,那么我也就意不容辞了,有二位领导在背后支持我,我相信会早一天让犯罪事实公布于众的!”

  马奔微微地叹息一声,心里想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望着张清扬笔直的腰板羡慕不已。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官,官越做越大,胆子却是越来越小。
  郎县长也没料到张清扬能一口答应下来,本来就等着他推辞呢,然后借此机会宣传一下张清扬的负面影响,想消灭他上次在常委上的光茫,所以此刻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讪讪地站起身握着张清扬的手说:“张书记,那么这个案子就由您带队成立专案组,让旭日同志做副组长,争取早日将罪犯绳之以法!”他嘴上的旭日就是珲水县政法委书记、公丨安丨局长朱旭日,也是他的人,上次在常委会上公开反对了张清扬。

  张清扬笑道:“不是罪犯,是犯罪嫌疑人……”
  “是,是……我马上回去安排旭日,让他一会儿找你汇报工作。”握着张清扬的手,郎县长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这个年轻的政治对手可不敢轻视!
  郎县长先退了出去,张清扬留下没走,而是精明地向马奔问道:“马书记,刚才……郎县长所讲的犯案经过不全吧?”
  “天做孽不可恕,自做孽不可活啊,这都是报应!”马奔痛心疾首有些失态地说。
  张清扬微微一愣,他没想到一向老成持重韬光养晦的马书记也会有失态的时候,赶紧问道:“您的意思是说……这件事情怪……怪李所长自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