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2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摩西怒吼的时候,我也忍不住喊了起来。
  我感受到了聚血蛊的痛苦,它与我同为一体,我与它是感同身受的,那种膨胀的力量不断累积,就好像即将喷发的火山,又或者是拉肚子却不得不憋着的那种痛苦。
  我整个脸都憋得通红,而天空之上,较量却还在继续。
  摩西整个人都蜷缩在了一块,而那八对光翼将他整个人给紧紧包裹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光球。
  那光球之中蕴含的力量,让人心悸。
  而不管他如何抗争,聚血蛊小红却展现出了更加顽强的忍耐性,整个身子都已经被拉扯成了原先的数十倍,那十八根触须却如同包粽子一般,将那白色的光球给紧紧勒住,让它没有办法挣破。
  随着光球越来越大,我感觉到虚空之中传递而来的力量开始减少。
  这种变化很细微,但我却感觉得到了。

  而聚血蛊小红那儿传递来的痛苦,也几乎抵达了极限。
  双方到了这一刻,仿佛成了意志的较量,而这样的变化,说得仿佛很漫长,但却仅仅只是过了十几秒钟。
  看着都到了临界值的双方,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左手的无名指和小指弯屈,令拇指压在该二指的指节上,食指中指并拢伸直,朝着天空一指。
  止戈剑倏然飞来起来。

  尽管很少使用过,但它从诞生之日起,就一直都是一把飞剑。
  飕……
  飞剑飙射,将刺入光团的那一瞬间,突然间有一个幻影浮空而现,轻描淡写地一伸手,便将止戈剑给夹在了食指与中指之间。
  我以为是出了什么变故,怒吼一声,将意志灌注,想要让那止戈剑推进。
  然而下一秒,那身影一闪,却是出现在了我的跟前来。

  “够了!”
  拦住止戈剑的人,却正是先知。
  他将止戈剑夹住,然后往我这边递来,平静地说道:“这一场,算你赢了。”
  啊?
  我愣了一下,将止戈剑接了过来,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头顶上传来了一声“轰”的巨响,整个空间都在颤抖,一大团光芒充斥四周,恐怖的气息冲天而落,就要朝着我们这边砸了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先知快速念了一句话。
  “你必坚固,无所惧怕。你必忘记你的苦楚,就是想起也如流过去的水一样。你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虽有黑暗,仍像早晨……”

  他说的并非中文,也不像是英文,然而我却一下子就听明白了。
  仿佛这意思就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而这个时候,一股平和的力量从先知的身上浮现而出,将空间中躁动不安的力量一下子就给压制住,随后我抬头,瞧见聚血蛊小红恢复了原来模样,如同一个刚出蒸笼的肉包子,十八根触须无风而动,而小眼镜则四处找寻,却是失去了摩西的声音。
  而下一秒,光着膀子的摩西出现在了我左前方的五米处,身后摸了一下嘴唇边的鲜血,一脸严肃地说道:“我还没有输。”

  他出现的一瞬间,我便知道,他刚才是遁入了虚空之中。
  很显然,他与我一般,拥有着类似大虚空术的手段,只不过刚才聚血蛊小红将他封锁,让他无法逃离。
  但他最终还是逃离了,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没有输。
  摩西战意浓烈,而先知却抬起了手来,说不用再比了,你的事情,我答应了你,就会照办,你别担心因为这一次的比斗而失去机会。

  听到这话儿,原本双目都有血丝浮现的摩西一瞬间就变得正常。
  他往后退了一步,手一挥,居然又换了一身袍子。
  他褪去所有的锋芒,躬身说道:“好。”
  说完这话,他居然转身离去,过了几秒钟,他消失在了这个房间里。

  很显然,他也并不想与我拼斗。
  摩西离开之后,先知朝着我摆了摆手,说我知道你有很多的话要说,但更知道你想要见的人,并不是我。
  他的手一挥,在前方的不远处,突然浮现出了一扇门来。
  先知指着那儿,说你要找的人,在那里,至于能不能说服他离开,这个就与我无关了。
  他说完,居然也转身离开。
  我先是愣了一下,这才想起往那扇门走去,几步就过了门口,瞧见我一直找寻的屈胖三,却是盘腿,坐在了一块石头上。

  他双目紧闭,仿佛在入定一般。
  走进门内,我直直盯着屈胖三,随后方才注意到脚下来。
  与之前遍地洁白的那个洞穴相比,这儿有着迥然不同的模样,整个空间黑乎乎的,然而当我走了几步,突然间脚底下出现了亿万星河,无数星辰浮现,星云旋转,千般璀璨,万道宏光,从我的身下一直蔓延,到了看不见的尽头去。
  在那一刹那之间,我感觉整个人的灵魂都仿佛飞腾了起来。
  这样的场景,在我的生命之中,还经历过一次。
  那是在东海蓬莱岛。
  我与虫虫一吻定情的陷空洞,在那个只有海公主或者海公主候选人方才能够抵达的地方,我再一次见到虫虫的时候,就是此番的景象。
  之所以是海公主才能够前往,是因为在那个地方的修行,能够领悟到这个世界的底层规则,从而让自己的境界拔得更高。

  而现在,我再一次瞧见了。
  星河蔓延,一直落到了屈胖三身处的地方去,我整个人都有些震惊住了,缓步走到了他的跟前来。
  没有等我开口,屈胖三突然睁开了眼睛来。
  他看着我,仿佛看陌生人一般。
  这情形让我有些难过,小心翼翼地走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呸!
  没有等我反应过来,他啐了我一口,说有日子没见了,怎么还这一副傻波伊的德性?
  呃?
  他开口骂人,我的心终于安静了下来,说我艹,你吓死我了,还以为你被洗脑了呢。
  屈胖三笑了,说这个世界上,能够给我洗脑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我说那你这些天在干嘛呢?
  我想问一下屈胖三被先知掳走之后的经历,然而他却看着我,然后说道:“陆言,你是多久知道我的前世,是虎皮猫大人的?”
  啊?
  屈胖三问得我猝不及防,愣了好一会儿,我方才小心翼翼地说道:“你都想起来了?”
  他摇头,说不,只是想起了一部分,再加上这几天安静的思索,回想起了之前的很多细节,将这些联系起来,总算是找回了一些逝去的记忆——譬如,朵朵其实在上一世,就是我的媳妇儿……
  啊?
  我说不会吧?

  屈胖三说你应该早就知道了,我是从那颗丢失了的蛋里面孵化出来的,对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