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22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男人,不能经常喂的太饱,因为他们都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贱货。
  第二天一早,袁青玉就到了欧阳明副书记的办公室,这次他们谈的很好,也谈的很深入,等袁青玉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只是给夏文博发来了一个点消息,上面就是两个字:“已妥。”
  夏文博看着手机,心里也是有点激动起来,现在的形势对袁青玉越来越好了,只要冲进常务副县长的提名之中,后面的希望也就更值得期待了,要知道,欧阳明副书记在常委会上还是很能说的上话的,有他鼎力相助,成功的概率也就大了许多。
  夏文博本来想给袁青玉回个短信,恭贺一下的,但后来想了想,却没有给袁青玉再回短信,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只能说是有了更大的希望,可是鹿死谁手现在还言之过早,那样的位置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势在必得的,战况一定也会相当的激烈,所以从现在来说,清流县上层权力机构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夏文博都会关注起来,他不能走错一步。
  下午袁青玉要出去检查工作,又让秘书李玲打来了电话,夏文博心里好笑,这女人啊,到什么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自己都快成了她绍兴师爷了,她还不放心自己,非要让全清流县的人都知道自己是他袁青玉的嫡系啊。

  夏文博摇着头上了袁青玉的小车,李玲还是坐在前面,不过小丫头一会一会的装着说话,往后面瞄夏文博,似乎在防范夏文博发生上次车上的事情一样,而且她一瞄就是瞄到那个地方,好像夏文博那玩意是电动的,开关一开就能动起来。
  夏文博懒得理她,坐在车上听着音乐,身边的袁青玉在有外人在的时候,也表现得比较冷淡,不大和夏文博说话了,几个人闷着头,很快就到了地方。
  今天检查的是计划生育办,就在城内,这也是袁青玉分管的工作,不过刚一下车,夏文博自己倒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就看到计划生育办门口挂着两条标语,一个写着:一胎生,二胎扎,三胎四胎刮!刮!刮!
  另一条写着:一胎环,二胎打,三胎四胎杀!杀!杀!
  袁青玉见他呵呵的笑,瞪了夏文博一眼,说:“严肃点,这可是国家政策,有什么好笑的。”
  夏文博赶忙闭上嘴,看了一眼李玲,指一指她的肚子,做了一个‘刮刮刮’的动作,逗得李玲也抿着嘴笑。
  几人人走了进去,里面的领导还没出来,就见一个门口围了好几个人,袁青玉他们路过的时候,听里面一个人说:“领导啊,我们村计划生育的难度一直很大,两年前村子旁边修了条铁路,每天早上五点火车准时经过,汽笛一响,全村人就都醒了。这个钟点,你说起来吧,太早;你说接着睡吧,时间又太短了,大家只好都做那个事情娱乐一下了,是吧?”
  里面传来了笑声,一个好像是计划生育办公室的人就说:“张村长,这个话也不是这样说的,我们计划生育办公室不是发放避孕的用品吗,你们要鼓励大家使用啊。”
  这村长就说:“拉倒吧,不要说那些玩意了,就拿我来说吧,上次弄了一箱子安全套回去,我确确实实戴了,可是,带了三天,我给尿憋坏了,只好把前面那部分剪掉啦。“
  这一下房子里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夏文博偷看了一眼袁青玉,见她也憋得脸通红的,想笑又不好笑的,急急忙忙的上楼了。

  上楼之后计划生育办公室的几个领导那也是热情的很,泡茶,发烟,忙活了了好一会的。
  然后就是无聊的开会,汇报工作了,这一扯就是一个下午的时间。
  而在袁青玉他们开会的同时,县委大院里也同样的开着一个清流县最高级别的会议,那就是县委常委会议,在座的只有8个人,本来常委会还有常务副县长宗梅西的,现在他倒了,就剩下八个人了,但就这8个人,却能决定着55万清流县人们的衣食住行问题,所以能坐进这里的人,当然都是清流县官场的佼佼者。
  会议室的气氛很沉闷,坐在中间的县委书记段宣城抽着烟,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茶杯,他的脸孔在不断喷出的浓浓烟雾中有点模糊不清,但还是能感觉得到,这是一个官威很盛的人,方方正正的脸庞,宽阔的额头,再加上厚厚的嘴唇,很容易让人想到电视里面的哪些正面人物,但所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人过于圆滑,很难看透,而且他还敏捷思维,足智多谋,虽然在坐的这些人和他已经相处了好几年时间了,但他的性格依然让他们难以猜测。

  而在他身边坐着的一个是欧阳明副书记,他仰着脑袋,以四十五度的仰角看着前方头顶上虚无的空间,想着自己的心思。
  在段宣城的另一边,坐着清流县政府的黄县长,他和欧阳明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胖大的身躯和养的肥肥的肚子,更像是一个弥勒佛,他的脸上也从来都是挂着笑容,因为脸上的肉很多,所以眼睛总像是睁不开一样,眯成了一条小缝,一旦笑起来,几乎看不到他的眼仁了。
  但胖大的身躯一点都不会影响到黄县长的思维,他有着敏捷和细致的观察力,也有着理智和清晰的推断里,黄县长执政风格老辣而刁钻,稳健中带着犀利,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
  就在这沉闷的气氛中,他依然挂着笑意。
  其他的几个常委也都眼观鼻,鼻观心,犹如老僧入定,面上一丁点的表情都没有,今天的会议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很重要,谁都不敢轻易的发言,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和观望,看形势的发展,等待自己派系老大的表态,在很多时候,他们也只能成为这样的一个跟随者。
  好一会都没有人说话了,黄县长用手扇了扇自己眼前的烟雾,说:“哎,你们这几个烟枪啊,就我一个人受害。”
  段宣城书记闻言,摁熄了自己手里的烟蒂,对坐在窗前的一个常委说:“开点窗户吧。”
  那个人打开了一扇窗户,外面的热空气一下涌进了会议室,只有在这个时候欧阳明副书记才低头看了一眼大家。
  段宣城也扫视了大家一眼,说:“各位,今天我想啊,大家有点分歧也是正常的,毕竟常务副县长的推荐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市委的意思是让我们推荐两个,现在多了一个出来,我们都在考虑一下吧,暂不投票决定。老黄,你看这样处理怎么样?”

  黄县长又笑了说:“可以,可以啊,书记你是班长,你怎么决定我们肯定是坚决支持的,再说因为缺少了一个宗梅西,现在的常委成了偶数了,轻易不要投票是对的。”
  段宣城鼻中‘哼’了一声,你老黄话说的好听的很,实际上寸步不让的,过去的宗梅西就是让你带坏了,现在你还想拉上一个你们的人做常务副县长,哼哼,你有点乐观了。
  段宣城又看看欧阳明,说:“欧阳书记,你觉得怎么样?”
  欧阳明淡淡的点点头说:“是啊,现在出现了一点小分歧,但这个也问题不大,我相信啊,在段书记的领导下,我们还是能解决这个问题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