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52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如果不这么做,那么就会失去这次难得的机会!
  赵旭紧张得嘴唇都在发抖,死死咬着牙根。
  李牧一看这样不行,考虑了一下,突然伸脚就踹在了赵旭的屁股上。赵旭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站起来!
  赵旭的动作太突兀了。
  顿时,冯司令员停下了讲话看着他,所有人的目光都慢慢反应过来看着赵旭。赵旭涨红了脸,来不及去怪李牧,只能硬着头皮开始说话。
  不去看院长杀人的目光,赵旭竭力冷静下来,有力地说道:“报告首长!我有一些想法不吐不快!恳请首长给我一次发言的机会!”
  有胆色。
  冯司令员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讲话被打断而生气,相反看向赵旭的目光中透着一些欣赏。
  “我刚才讲过,放开了说,畅所欲言。”冯司令员微笑着说,“小同志,你请说。”
  赵旭稳了稳心绪,这个时候反而冷静下来,飞快地回忆了一下发言稿,他开始说道,“我个人认为,推行基层部队编制改革,首先要做的是提高思想认识,充分了解编制改革的必要性。我想谈的是意识方面的问题。”
  上来赵旭就把自己的观点抛了出来,表明了观点,然后再阐述自己的论据。
  站着的赵旭恰好挡在了李牧面前,这让李牧松了口气,他还真是有些担心岳父大人看见了自己然后点了自己的名字。

  坐在李牧边上的两名学员忽然注意到一个很小的细节,李牧在说话,声音非常的低,而且他说话的时机非常的微妙,都是在赵旭稍作停顿的时候说的。他们敢肯定,讲台那边的首长肯定听不见李牧说话的声音,但是赵旭肯定能听得很清楚。
  一愣之下,他们都恍然大悟——李牧是在帮赵旭。
  但显然不会有人会在这个说话跳出来说破,而且李牧也不是很过分,只是在感觉到赵旭有些忘记的时候才会出言稍微提醒一下。
  赵旭一通说下来,越说首长脸上的笑容越盛,两位院长看赵旭的目光是越来越的欣慰。
  军区政治部秘书部上校部长两次过去向冯司令员低声汇报都被冯司令员摆手打发走,说明赵旭的发言引起了冯司令员极大的兴趣。
  座谈会被生生的往后推迟了一个多小时,冯司令员当场提了好几个问题,现场的气氛非常的热烈,经过初期的拘束,慢慢的大家也就放开了,做到了畅所欲言。
  整个过程李牧都小心地把自己隐藏起来,他是资深特战人员,很懂得在什么环境下采取什么样的办法让自己不引起注意。其他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讨论的话题上面,只有对李牧抱有感激之情的赵旭注意到李牧特意的低调。
  座谈会在大家的意犹未尽中结束,后面半个小时,冯司令员很少说话,他非常认真的亲自把学员们提到的一些观点想法记下来。来自基层指挥军官的声音,对于军区首长来说是非常重要和难得的。
  在学员们恋恋不舍中,冯司令员离开了陆院。
  目送冯司令员走出多功能阶梯教室,李牧暗暗松了一口气。

  院长送冯司令员离开,副院长留下来做了详细的总结性讲话,进一步提炼了军区首长的重要讲话,同时布置了学习军区首长讲话的任务。
  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赵旭一直憋着,一直到用完了晚餐回到寝室,赵旭迫不及待地把李牧拉过来,两人坐下抽烟喝茶。
  “老弟,下午多亏有你的帮助,不然……”赵旭诚恳地说着,抱了抱拳。
  李牧笑着摆了摆手,“赵兄,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这下是真露脸了。总之我欠老弟你一个人情。”赵旭说道,随即眉头皱起来,问出了心里的疑问,“老弟,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机会你不争取呢?我讲的主题基本上是你提出来的,你为什么不自己来讲?你来讲肯定比我讲的更加透彻。我是真想不明白啊!”

  李牧很欣赏这位耿直的少校营长,他说了句实话,“赵兄,在军区首长面前表现自己,对很多人来说是一种资历。实不相瞒,这种资历放在我身上,是可有可无的。”
  尽管这个话听起来很吊,但赵旭能够看得出来,李牧并不是在吹牛。现在他是感觉到这个小中尉越来越神秘了。一般人是显然不会有这么鲜明深刻的理解。
  实事求是地说,李牧身上有特等功好几个一等功二等功,还获得了荣誉称号,单就资历和成就来说,对于他这么一个兵龄不到三年的特殊干部来说,实在是过分了。
  区区一件“当面向军区首长汇报”,实在是可有可无。
  与其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因此李牧才这么费心费力地帮助赵旭,他对赵旭的印象很好,认为赵旭这样的干部,对军队来说是很需要的。
  无形之中,李牧站在了更高的高度来思考,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毫无疑问,李牧在慢慢成长。
  “老弟,我能看得出来,上面让你参加编改实验班,一定有充分的考虑。我可以把话放在这里,你并非池中物。”赵旭沉声说,“以后若是发达了,可不要忘了同窗之谊。”
  李牧呵呵地笑了笑,谦虚地说道,“这话应该由我来说,我只是个小中尉,赵兄你学业一结束,中校是妥妥的。”
  “你就不要谦虚了,单单是对编制改革的理解,我敢说编改实验班里没有谁比你理解得更透彻。”赵旭给李牧递了一根烟,亲自给他点上,说道,“往后,还要请老弟多多指点。”
  “没说的,赵兄,都是为党国工作,不必客气。”
  也许赵旭说的是客气话,但他没有想到,不久的以后,他就真的成了李牧的下级。
  军校的生活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丰富多彩,更多时候是另一种定义的新兵连。确切地说,对于李牧这些在职干部脱产学习的人来说,像新兵连。而对从地方上考上来的学员来说,则是真正意义上的新兵连。
  军事院校也是部队,地方考上来的学员就是新兵。任何人,只要穿上军装,第一件事肯定是队列训练。
  因此,每一次李牧经过大操场看见各个方队汗如雨落地训练的时候,都会有一种沧桑的感觉,暗藏唏嘘。

  编改实验班的课程越来越让李牧入迷,从不断到来授课的资深教授和从其他学员请过来的专家座谈,足以体现出上面对编改实验班的重视。
  实际上,自从李牧这些学员知道,军区首长来视察,只有和编改实验班的学员搞座谈这一点已经充分说明了上层对这个班的重视。
  高强度的理论学习以及不亚于侦察集训队的战术训练,让编改实验班的基层干部们过得很扎实。好在都是年轻人,并且基本上没有脱离日常训练,因此大家都不觉得有多累。
  比如说赵旭,尽管说副营长,但是在部队的时候他是天天跟着部队开展训练的,甚至在某些科目他还是营里的第一名。比如五公里越野,整个营跑得比他快的不超过一个巴掌。
  对于李牧来说,陆院的军事训练是小孩子过家家般的简单,单单是强度上面。因此,是一个非常难得的轻松的时期。只是,文化理论方面,因为他和其他人相比,缺少了四年的高等教育经历,因此此时学习起来很吃力。
  日期:2016-09-25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