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3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自己非要没事找事,非要变相提出撂挑子。这倒好,不但没推掉这事,反被楚天齐当成了指桑骂槐中的“桑”,还被对方下了通牒,要自己从城建局长与推掉此事中二选一。这不是没事找事,引火烧身吗?
  曹金海也不禁奇怪,楚天齐今天哪来那么大的火,为什么要对自己和常胜发火。楚天齐现在被众常委逼到了一个险地,按说他应该多依靠下面这些人,大家齐心协力去处理这件事才对。可他为什么这么做,这不也相当于引火烧身吗?
  曹金海又想到了常胜,这个常胜确实差劲,根本就不像政府的法律顾问,倒像是鹏燕公司的代表。他常胜既然挣着政府的钱,就应该为政府出力才对,就应该和政府领导和平相处才对。可常胜不但立场有问题,今天怎么还对楚天齐讥讽不断呢?他这不也是引火烧身吗,难道他不知道楚天齐难对付?

  现在看来,三人似乎都在引火烧身,那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引火烧身?曹金海疑惑了。
  屋子里只剩下了自己,楚天齐身子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想着刚才的事情。
  今天楚天齐本不准备发火,可常胜这一段时间的表现确实差劲。
  刚进入小组时,常胜那是劲头十足,讲了好多对甲方有利的操作手法,甚至立马就能实施。当时楚天齐很高兴,但没有操之过急,而是让常胜一步步的来,先发函件。
  可自从第一次接到对方回函那天起,常胜的态度就出现了变化,消极好多。当时楚天齐只以为常胜是在体现律师的客观与理智,就没有计较,而且还对曹金海口出微词予以了提醒。第二次收到回函时,常胜还是站在对方立场上,这似乎有些理智过头了。今天这是第三次收回函,常胜不但仍站在对立面说话,还讥讽自己的安排。
  常胜的做法实在太过分,不得不令楚天齐生疑。做为法律顾问,市政府就是你常胜的雇主,我楚天齐现在就代表雇主,你理应对雇主更尊敬,理应顺着雇主才对。可你却要反其道而行之,那就怪不得我了。本来我对你迁就,是为了表示对专业人士尊重,是请你多在这件事中*出力。但迁就不是没有底线,你常胜既然想挑战,那咱们就试试。

  忽然,楚天齐的满脸怒气随之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嘴角的一抹笑容。他心中暗道:常胜啊常胜,如果你要是知道我现在正需要你这么一个不知好歹的人,不知你会做何感想?
  市长办公室。
  王永新正在批阅文件,手机适时响了。看了眼来显示,他按下了接听键。
  不容王永新说话,对方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老王,飞天、四海项目处理的怎么样了?”
  王永新回答:“已经给鹏燕公司发了三次函,鹏燕也回了三次,但鹏燕态度很强硬,并没有派人来商谈,看样子也不准备派人来。目前就是这样,我们暂时还没有更有效的策略,正在想办法。”
  对方打断王永新:“光发函有什么用?连对方人影都没见到。我可听说,三次函件往来,政府总是提出一些可笑的理由,被人家驳的毫无还手之力。我还听说,你的副手却脾气大的很,光知道跟自己人发火,见谁训谁,都没人敢着他的面儿了。他那无名邪火都是哪里来的?奈何不了鹏燕,被鹏燕折了面子,也不能拿自己人出气吧?”
  “楚市长也有他的难处,本来那事就挺不好办的,否则也不会把这事套他头上。”王永新解释着。
  “这事是有些难办,可什么事好办?而且同时进行三件事,就这件事毫无进展,还闹笑话,怎么另两件事就进展顺利?好多事情之所以办不好,有些时候是因为能力问题,不过这还好说,只要多下些辛苦,往往还能以勤补拙。可要是态度出了问题,比如根本就无心去做,那这事是绝对成功不了。”对方停了一下,又说,“历史上可是有‘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样的故事。别到头来,那两件事都大功告成了,这事却还连鹏燕的面都没见到。”

  “不会吧。”王永新道,“我觉得他不是那样的人。”
  “老王,这么大的人了,看问题要更理性一些才对,不能只凭感觉。”对方声音戛然而止。
  王永新摇摇头,把手机放到桌面,然后身子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沉思起来。
  上午快下班的时候,李子藤来了。他进门就说:“市长,城建局曹局长又来了,说是要向您汇报思想。”
  “你告诉他,我没时间。”楚天齐随口道。
  李子藤“哦”了一声,转身走去。
  “等等。”楚天齐叫住对方,“让他过来吧。”
  “好的。”李子藤答应一声,走出了屋子。
  很快,曹金海推门走了进来。他掩好屋门,不停的冲着楚天齐讪笑,走向办公桌。
  笑了半天,见对方没有任何反应,连自己看都不看,曹金海干脆坐到对面椅子上。从桌上烟盒取出一支香烟,递向对方:“市长,抽支烟,消消火。”
  任由对方举了几十秒,楚天齐坐直身体,接过香烟,叼在嘴上。
  曹金海马上打着火机,递了过去,给对方点着了香烟。然后自己也点着一支,自语着:“我也抽一支,老烟民烟瘾也犯了。”
  楚天齐吸着香烟,仍不说话,脸上表情冷冷的。
  对方已经接过香烟,曹金海心中一丝窃喜,觉得对方该开口了,只要开口就好,训上几句也无所谓,自己就是专门来挨训的。可现在对方只抽烟,还是一言不发,他不禁心中忐忑不已,在想着二次上门究竟对不对。

  曹金海二次上门,是回到单位很长时间后,经过思考,又做出的决定。他之所以这么做,有他的考虑。
  刚离开楚天齐办公室的时候,曹金海只觉得楚天齐今天有些不可理喻,自己成了替罪羊。连续三次发函,都被对方公司坚决驳回,而且还被政府法律顾问讥讽,难免心中不快,有些火气,可你楚天齐也不应该冲我发呀。
  曹金海当时想,在常委会上,书记、市长以及其它常委把你楚天齐套住,把处理两个烂尾工程的破事扣到你身上,让你与鹏燕公司交涉,让你去和鹏燕公司的靠山硬碰硬。这实际是市委领导在忽悠你,在让你这个小年轻去炸碉堡,让你孤身涉险,你的处境非常危急。在这种情况下,我曹金海还能追随你,与你一同战斗,你应该多倚重我才对,可你竟然吹毛求疵,拿我敲打常胜,这也太的分不清好赖人了。所以,曹金海也是带着一肚子火气,回的土地局。

  回到局里后,曹金海的火气渐渐消了,人也冷静下来,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考虑的不对。先不论楚天齐今天发火对不对,但自己却不能得罪楚天齐,虽然恭敬楚天齐未必就能得什么好处,但如果惹恼了楚天齐,指定没好处,自己可是领教过的。一旦真到那时的话,怕是自己的领导都未必能帮自己,而且近段时间领导本身离自己就疏远了一些。
  日期:2017-08-17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