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1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想在珲水县弄套房子,这不也没时间,所以我想你抽空过来帮我看看,我不想总住在宾馆里。”
  “哎,就这么点事啊,行,妈明天就过去给你买套房子。”
  “那……谢谢妈了……”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和亲妈还这么说话!”
  放下电话的张清扬没有闲着,继续研究珲水县以及珲水经济合作开发区的的相关资料。新官上任三把火,他知道这三把火自己必需烧得旺才能竖立起威望,才能在珲水政坛响起自己的声音。
  “喂,你看什么看,当我不存在啊!”身边的贺楚涵不满地打了张清扬一下头,气势汹汹地说。
  “嘿嘿,美女真养眼,不看白不看……”有谁能想到这个一脸流氓像的帅气小伙子竟然是县委副书记。
  “哼,和你在一起真丢人,不许看了!”贺楚涵强硬地用双手去捂张清扬的眼睛。
  张清扬捏着她的小手,拉入怀里说:“你如果也穿得那么露,那我就不用看别人了……”说话的时候,双眼还在她那隆起的两朵小馒头上打转,一脸的淫猥。
  “你讨厌!”虽说表面很生气,可是在贺楚涵的心中却是微微得意,也许在女人的心目中都希望喜欢的男人在自己的面前能放任一些吧,因为这是一种真实的表现,更是一种亲近。正所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一些略微正经的男人只有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才会表现得流氓一些……
  贺楚涵今天穿着红色的小风衣,黑色的牛仔裤,虽然保守却是天生丽质,美丽的脸孔仍然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张清扬捏着她的小手没有松开,而是往自己的怀里又拉近一些,望着她那流星般的眼眸,动情地说:“楚涵,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能来陪我,真好……”
  “哼,就怕你不领情啊,人家……就是怕你孤单才求我爸爸的。”贺楚涵这次没有狡辩,说话的时候,身体不由得靠在了张清扬的身上。
  张清扬微笑着搂着她的纤腰,两人漫步在街头,望着漫天繁星,情不自禁地轻声低吟:“繁星闪烁着/深蓝的太空/何曾听得见他们对语/沉默中/微光里/他们深深的互相颂赞了……”
  “哟,你也喜欢这首诗?真是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才子的品位。”贺楚涵抬头仰望星光下他的脸,诗情画意。
  “呵呵,”被她这般夸奖,张清扬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说:“楚涵,无论怎么样,就让我们一起打通珲水这片新天地吧!我要成为珲水那颗最亮的星星!”

  “嗯,就像延春的案子,还有刘为民的案子一样,我们……协手,战无不胜!”贺楚涵单纯得像个小丫头,望着男人的一脸英气,那副气壮山河的样子,她好幸福。能委身于这样男人,她觉得此生无憾了……
  “天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见到天有些阴,星星躲进了云层,张清扬赶紧说道。
  “好,那就去我那瞧瞧吧,认认路省得以后找不到我住的地方。”贺楚涵痴痴地说,拉着他的一条手臂,两人靠在一起走在路灯下拖出了一条长长身影。
  “以后……你是说以后我可以去你那里?”张清扬又和她玩起了文字游戏。

  “如果你愿意,随时……”今夜的贺楚涵异常乖巧,没有像过去一样和他斗嘴。
  张清扬明显一愣,随后心潮起伏,搂着她腰的手又加了分力气。贺楚涵所住的公寓就在市委附近,虽然很小,不过却是五脏俱全,应有尽有,粉色调的装饰,给人一种可爱、温欣的感觉,一看便知是女子的香闺。
  因为是独居室,走了一晚上的张清扬,一屁股就坐在了他的香床之上,伸了个懒腰说:“好累啊……”
  “喂,你爸爸有没有教育过你不许随便上女人的床吗?”贺楚涵翻着白眼指着张清扬说。
  虽然她的话中有问题,可是张清扬明显没有心思嘲笑这个,他更在乎的是“爸爸”两个字眼,所以长叹一声说:“你还真说对了,我……小的时候没有爸爸教育……”
  贺楚涵猛然间惊醒这是张清扬的忌讳,暗骂自己怎么把这事给忘了,赶紧走上前,半跪在床前拉着他的手说:“清扬,对……对不起,是我错了,我……我真该死,我……”

  “没什么,不怪你,我已经想开了,已经可以面对这个事实了……”张清扬释然地笑笑,双手捧起了她冰凉的小脸,望着她红红的樱唇,不由得心动,慾望撩拨得心里痒痒的,他再也控制不住对她的爱意,喃喃地说:“楚涵,我……想亲你一下行吗?”
  “怦……怦……”贺楚涵听到这话的时候,心脏急速的跳动,思想完全乱了,怔怔地望着张清扬,不知道应该去想什么,可是双眼遇到他那充满了热情的目光,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低低的动了下脑袋。
  “楚涵,让我来教你什么才是接吻……”张清扬的头凑了上去……
  坐在办公室里的张清扬揉了揉眼睛,稍微有些困意。昨天没有回珲水宾馆,住在了贺楚涵那里,两人相拥而眠什么也没有做。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接吻的贺楚涵,搂着张清扬没有让他离开。张清扬知道贺家家教甚严,所以听话地搂着她倒在床上闲聊,两人聊了很多,不知何时才睡着。虽然两人的心意并没有讲出来,可是彼此却也清楚。
  这时候有人敲门,他轻声说了声进来,市委办主任郎世杰笑眯眯地推开了门。
  “张书记早!”

  “呵呵,郎主任请坐!”张清扬抬手摆了个请的意思。
  郎世杰没有坐下,而是径直走过来拿出一张小卡片说:“张书记,这是市委市政府两套班子成员及各部门领导的电话通训录。”
  “很好,送来得很及时啊,谢谢郎主任。”伸手不打笑脸人,张清扬笑着接过来。
  “那个,张书记……听说你昨晚没有回珲水宾馆?”郎世杰试探地问道。
  “嗯?”张清扬立刻皱了皱眉,温和的脸冷若冰霜,微微动怒地说:“怎么,郎主任对我的私生活很感兴趣吗?那我以后做事前是不是要提前和您汇报一下啊?”
  “啊……不敢,不敢,”迎着张清扬的目光,郎世杰吓得低下头,真搞不懂这小子的目光怎么凶起来这么吓人,“我……我随便问问,随便问问而已……那个,我也是听说。”

  “呵呵,昨天晚上去和老同学见面,就睡在那里了,谢谢郎主任关心。”见到刚才的威慑起到了作用,张清扬又收回了目光。
  郎世杰本想还问问秘书的事情,可是心里有点打怵,默默地退了出去。张清扬那以生俱来的威慑力,令人望而却步。见他出去了,张清扬烦躁地吸了一根烟,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按道理来说新书记上任,下面各局的头头脑脑都要过来表示一下、汇报工作的,可是这些家伙一个也没来,很明显没把自己当回事。联想到昨天在招商局的遭遇,他的心里更加愤怒。想了想,信步来到了马奔书记的办公室。

  “小张书记,你有事?”马奔与他握了下手。
  “马书记,我有事想和您商量一下。”张清扬的话语中透露出了十足的尊敬之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