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1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奔的神色逐渐变得郑重起来,说:“小张书记……你一语中的啊,你了解得很透彻,其实又何止煤,当地金、铜、铁、天然气等资源也都十分丰富,虽然也有一些小矿开采,可都没有形成规模,没有形成一套行业应有的规范条例,乱得很哪。另外就是外地客商对珲水……的评价不高,这……就要怪当年的大开发伤了那些投资者的心,阴差阳错啊……情况十分的复杂。”
  听马奔提到当年的大开发潮,张清扬到是略有耳闻,只不过现在的一些文件上都有意的掩盖了当时的事实,他还不是十分的了解,便笑道:“马书记,对于十几年前的那次开发潮,我了解得不是很透,我只知道开发了两年却没有开发起来,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通过张清扬问的这几个问题,马奔再看向他的神色便多了几分赞许,看来他还真是做足了功课,所以马奔也认真的回答道:“当年啊……我现在回想起来都感觉像做梦一样,当年的一号领导南巡,搞了几个经济特区后,效果不错,所以当年珲水县便也向國務院申请对外改革开放,当地的一些领导错误的估计了形势,没有正确研究实际情况,所以申请的材料比较浮夸,上层领导见珲水地理位置优越,就批准了珲水县为对外开放城市,并且有一个规化,就是发展起来后,以珲水为中心向四处扩张,建立东北第一个经济特区,喊出了建设第二个深圳的口号。随着國務院的批准,大批人流涌进,开发商、投资者,人山人海,连旅店都满了,一些人就在当地的老百姓家里投宿,买地拆迁,搞得声势浩大。可由于珲水县硬件设施不全,并没有做好大开发的准备,人才缺少,规化不周,一切搞得乱七八糟形同泡沫。两年以后,國務院紧急叫停,使得开发了一半的珲水陷入了绝境,大批大批的烂尾楼,空置的酒店、宾馆,商场,银行停止了对开发商的贷款,人潮退走,开发商、投资者也只好含泪而走,开发商再也不相信珲水政府了,哎……”

  老书记说到这里,禁不住眼角有些濕润,抬手擦了擦眼睛。
  张清扬连连点头,中恳地说:“没有人才,没有正确的规化,这是当年失败的原因。失败了之后没有总结经验教训,还一味地去扩大宣传,有一说十,所以以至现在……真正来投资的人少之又少!”
  “对,对,就是这么个理,现在的珲水是一个恶心循环,不瞒你说,珲水的领导干部换得是最快的,来一届干两年就升了,都在搞面子工程,可苦的是老百姓!我老了……有心也是无力了……”
  张清扬淡淡地笑道:“马书记,虽然现在的珲水县发展缓慢,可是通过这些领导们的努力,珲水县的环境、地面基础建设都不错,我想第一次开发失败,我们完全可以进行第二次开发嘛!面子工程要搞,可搞完了面子工程我们就要搞实际工程了,一代代的人要往前看嘛!”

  马奔突然抬起头来,着急地问道:“小张书记,怎么……你有好的想法?”
  张清扬摆了摆手:“马书记,想法还不够成熟,你让我再研究研究,等我对珲水县有了十足的了解,再去下面调研后,才能给您拿出一套完整的思路来,不过我希望为了珲水的明天,能够得到您的支持!说实话吧,我初来乍到,有些事不好指手画脚啊!”
  听完了这些话,马奔对眼前年轻的副书记刮目相看了。没见面之前就把他当成了红色子弟,靠着家庭的背景升起来的,可是见了面以后,通过闲谈,不由得被他的学识以及个人魅力所感染,看得出人家是真有两下子,说得头头是道!马奔激动地拉住他的手,说:“小张书记,你如果能让珲水县发展起来,我……我一定支持你!”
  两人又闲聊几句,张清扬就退了出来,马奔亲自把张清扬送出了门外,可谓是给足了面子。一般情况只有下级送上级的时候才会如此,而上级送下级领导能抬下屁股就已经很够意思了。张清扬一边想着如何把珲水的经济搞上来,一边信步来到县长郎世仁的办公室,心想既然你不来看我,那我就来会会你。
  敲了敲门,客气地问道:“郎县长在吗?”
  郎世仁的秘书抬头,当见到是这位年轻的副书记时,马上紧张地站起来,说:“张书记,您找郎县长有事?”同时心里一阵狐疑,
  “是……张书记来啦,快请进!”里边的郎世仁听说他亲自来见自己,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竟然莫明其妙地有些怕他。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昨天他没有去迎接,现在还后悔呢。通过昨天孙常青能亲自下来送一个县委副书记,他就明白这小子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张清扬缓缓走进来,扫了一眼装修得非常豪华的大办公室,与郎世仁握手道:“郎县长,听说您喜欢深藏不露,那我只好过来个串串门勾通一下感情喽!”
  郎世仁一阵尴尬,他听出了张清扬话中的讥讽之意,可情急之下又不知道如何反驳,就像被人硬生生吞了马粪一般不舒服。免强笑道:“小张书记,惭愧啊,本想去接你来着,奈何这身体不争气!快请座!”
  张清扬也没客气,大大方方地坐在真皮沙发上,假装关心地问道:“郎县长,身体还好吧?”
  “还好,还好,呵呵……小张书记,来这里还习惯吧?”
  听到他也叫自己“小张书记”,张清扬心里一阵怒意,心想马奔这么叫还有情可原,人家年纪大倚老卖老也算说得过去,可你也这么叫摆明了没瞧得起我,不动声色地笑道:“小张书记还很年轻,什么恶劣的条件都不怕,再说了,珲水的条件很不错嘛,哈哈……”
  朗世仁的额头出了一层细小的汗珠,不由得抬手擦了擦,越发尴尬地陪着他笑,“那个……张书记,对珲水县未来的发展,你有什么看法?”感觉对面坐着的年轻人不太好对付,他不由得放低了姿态,不过同时不忘给他出了个难题。

  “呵呵,这个嘛……郎县长是珲水县的老领导了,坐阵这里多年,我想郎县长一定有更好的办法吧?那么我一定完全配合你的工作!”张清扬微笑着把难题顶了回去。
  “呃……那个,张书记说得是啊,为了珲水的发展,我们市委市政府两套班子一定要团结在一起,呵呵……”郎世仁惊奇地发现,自己什么时候说话变得有点结巴了。
  “那先这样……”张清扬站起身,和他握了下手说:“以后的工作我们慢慢谈,我现在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熟悉情况。”
  “对,对,张书记您慢走……”郎世仁说完感觉一阵诧异,语气上好像自己成了他的下级,这种变化是在不经意间形成的,张清扬身上所带来的强大气场令他全身不自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