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52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的想法,实际上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李牧还不够成熟。酒香也怕巷子深,在有机会争取露脸的时候没有动作,也许也说明了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怨气。
  爱与怨通常相伴相随。
  陆军学院严阵以待,虽然陆院是总部直属的院校,编制上面是不归军区管的,但是陆院和军区总部机关驻地在同一个城市,并且级别足足比军区低了两个等级,因此陆院上下都非常的重视。
  下午三点,陆地巡洋舰警备车开道车带着一辆考斯特来到陆院,没有更多的车辆,凸显出了来视察的军区首长的作风。
  院长带着学院一干领导本来计划在大门口迎接,随即接到通知让在机关楼等候。
  考斯特直接开到了机关楼前面,少将院长带着学院领导班子快步迎上前,欢迎军区大老板莅临视察。
  李牧很诧异,他没有想到来的军区首长居然是自己的岳父!
  之前学院一直没有明说来视察的军区首长具体是哪一位,大家都不知道来的是军区大老板!

  很多学员都非常的吃惊,因为他们知道,冯司令员的另外一个身份是最高统帅部委员!
  换言之,是在军队领导人行列的。
  熟悉情况的学员甚至知道,冯司令员是从副司令员这个岗位胜任司令员的,并且没有调往其他军区。按照惯例,这种情况不会存在很长时间。也就是说,冯司令员要么平调到其他军区担任司令员,要么进京担任求重要领导职务。
  后者的可能性最大。
  只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冯司令员留在东南军区任职,是特殊情况下的特殊安排,下文会涉及到。

  多功能阶梯教室里,编改实验班全体学员端端正正地坐在那里,目不斜视,余光却是统一落在讲台上居中的上将身上。冯司令员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五十七岁。
  冯司令员的年龄方面有优势,就算按照正常的来说四年后上一个台阶,他起码还能工作十年时间。
  陪同的人不多,除了院长和分管在职干部培训的副院长以及学生处温朝阳处长,就是军区政治部秘书部部长以及首长的警卫参谋。
  了解冯司令员的人都知道,首长的作风非常简朴,下部队通常只带必要的随行人员,从不搞前呼后拥的排场。
  副院长主持座谈会,院长坐在冯司令员身边低声介绍着情况。

  简单的程序走完之后,副院长说道,“下面请首长作指示!”
  轰隆的像炮竹一般的热烈掌声骤然响起。
  冯司令员压了压手,笑呵呵的调整了一下麦克风,讲道,“我刚才和朱院长说,到了陆院,我想起了三十年前,和在座的很多同志一样,当年我也在陆院学习。当时还叫军事学院。”
  大家肯定了解陆院的历史,陆院就是当年的军事学院分出来的一个分支。现如今很多军事院校、科技类高校,往上追溯历史,都和两所学校分不开。前者是南京军事学院,首任院长是刘伯承元帅,后者是军事工程学院,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哈军工。
  军队指挥作战人才,国防科研人才,基本上都出自那两所院校。

  冯司令员颇为感慨地说,“看到同志们,我很欣慰啊。我当营长的时候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你们当中二十七八岁的营长大有人在。年轻是资本,也是优势。部队需要更多的年轻干部。”
  大家对首长的观感非常的好,首长亲切,更像是和蔼的邻家老伯,如果不是胸前密密麻麻的级别资历章和肩膀上赫赫在目的三颗金星。
  简单的几句开场白之后,冯司令员转入正题,他还是面带微微笑容,说道,“编制改革是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我想听一听你们年轻人的看法,大家各抒己见畅所欲言,放开了说。”
  “就不点名了,自由发言。”

  这让学员们心中暗喜,这意味着,只要时间足够,那么就一定有发言的机会。
  顿时,几乎都举起了手。
  朱院长微不可见地点头,非常的满意。发言质量如何且不说,起码态度上面足够积极。
  冯司令员随手点了一名学员。

  李牧坐在最后,他是有意识的往后坐。虽然此时大家都挂的学员肩章,但李牧记得,第一名发言的那名学员是1军的一名营长,非常的年轻,才二十八岁。
  少校营长非常的激动,他猛地站起来,首先敬礼,然后怀着激动的心情,双手捧着发言稿开始发言。
  李牧暗自想着,他感觉到,岳父大人想要听的不是中规中矩的发言。摆开了架势,上将和营连干部座谈,想要听的肯定是具体的立足于基层部队建设的发言。眼下是编制改革,那么基层部队建设就要紧扣编制改革这个主题。
  果然,少校营长发言之后,冯司令员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随口说了两句评语,普普通通。朱院长和副院长心里是暗暗有些失望。
  其他人都注意到了两位院长微微皱起的眉头,脑子里飞快地思索着自己的发言主题,一些人甚至临时决定改变发言的主题。
  坐在李牧前面的赵旭暗暗的竖起一个大拇指,李牧看在眼里,微微笑了笑。按照这种情况下去,赵旭的发言肯定会让首长耳目一新。
  第二名发言的是一名中尉副连长,和李牧的级别相同,但是人家是有扎扎实实的连队管理工作经验,而李牧在这一方面是相对空白的,毕竟他只是当过大半年的代理班长,和连干工作的接触面相比是相对狭窄的。
  这名中尉副连长的发言比前面的少校营长要好得多,有年轻人的锐气,观点很鲜明,着眼于步兵连的编制改革,深入浅出地分析了情况,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实实在在,具体的论述而不是空洞的套话,这才是首长在座谈会上想听到的发言。
  两位院长都暗暗在注意冯司令员的表情变化,看到他微微颌首,顿时心里那颗石头放了下来,借着就不约而同地用目光扫视学员们,希望大家能明白,按照这个思路去发言。
  又有两名学员被点中发言。
  赵旭心里暗暗着急,首长肯定不会有太多时间。看到那名上校秘书部部长走过去附耳在首长耳旁说了两句什么,赵旭更着急了。这是首长要走的征兆。
  心里面没有期待的李牧成了场中最轻松的人,他看出了赵旭屁股坐不住的征兆,也是暗暗地笑了笑,如果没有机会发言,发言主题再好也是白搭。李牧也是比较同情赵旭的运气。
  第五名学员终于发言完毕。
  冯司令员没有和前几次那样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评语,而是摆开了总结的架势开始讲话。
  赵旭那颗心顿时就沉入了谷底,这是很明显的要结束的征兆了。
  眼看着机会就在眼前流失,赵旭急得浑身都在微微颤抖,不由的恨上了前面发言的几人——也不知道给后面的人留点时间!

  “举手要求发言。”
  李牧也替赵旭着急,想了想,嘴唇不动,声音却是清楚地传到了赵旭耳朵里。
  听到李牧的话,赵旭心里大半的犹豫消失了。他早就想这么干了,可是贸然举手,是不礼貌的行为。
  日期:2016-09-25 0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