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619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伙子,来,你把我这只手臂给放平,然后向后用力推。”李国忠示意小伙子拉一把自己的右手。
  小伙子依言把他的手臂抬起来,然后按照李国忠的吩咐把他的手臂给按角度架好,李国忠身体用力向前一倾,咔嚓一声,他的这条手臂便被接了。
  这是李国忠一种独特的自救方法,在重的骨折,也会自行接好,只要一只手臂能活动了,接下来的事情好办了,他把自己的另外一只手接,然后在小伙子目瞪口呆的表情,把自己的双腿也接。
  忙完了之后,李国忠满头大汗,他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小伙子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代号22.”小伙子沉默了片刻道:“他们不许在这里叫名字。”
  小伙子嘴里的他们,自然指的是监狱里面其他人了,看得出来,22号在这里是被欺负的对象。
  “老人家,走,我扶你去休息吧。”小伙子扶起了李国忠,把他扶到了他的床位。
  李国忠坐了下来,他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臂道:“小伙子,你是怎么进来的呢?”

  他四下看看,现在这个点,是放风的时间,大部分的犯人都出去了,里面没什么人,不然的话这小伙子也不敢扶他起来。
  “杀人。”小伙子低头道。
  “杀的谁?”老人问。
  “我老婆,全家。”小伙子抬起头幽幽的说。
  “理由?”李国忠道:“我虽然对你了解的不多,但是我清楚,你不是那种无缘无故会杀人的人。”

  “骗婚。”小伙子笑了:“我农村的,现在的男女例失调,我爹妈,耗尽了一生的积蓄,又借下高利贷,给我娶了个老婆。”
  “可是结婚没几天,她要和我离婚,而且还要分我一半家产,诉后法院判她赢,我家唯一的一处宅子,还有她一半。”
  “然后我爸妈找她去讲道理,被媒人和她家人堵着打了一顿,住进了医院。”小伙子靠在床,他淡淡的说:“然后我拿一把刀,拎一桶汽油,把她全家杀了,之后一把火烧了。”
  “杀了之后呢,有没有后悔?”李国忠问道。

  “没有后悔。”小伙子摇摇头道:“感觉……很爽,他们是坏人,他们骗我们的钱,然后还扬言杀我全家,所以我一点也不后悔。”
  “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只魔鬼,当一个人走投无路的时候,这只魔鬼会露出他狰狞的面目。”小伙子喃喃的说。
  “那你以后会被判死刑吗?”李国忠道。
  “会。”小伙子点点头道:“我在等审判。”
  “我可以保你不死。”李国忠道。
  “你,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小伙子吃惊的问。

  “不过,你要装疯卖傻一番。”李国忠笑了:“我可以用针,刺伤你的抠神经,让你变成一个疯子,也是精神病。”
  “你知道的,有些时候,因为法律某些方面的空缺,精神病杀人,不违法。”李国忠道。
  “这,行得通吗?”小伙子问。
  “行得通。”李国忠道:“不过,你要疯三年,但疯三年,换来你能为你父母尽孝,值。”李国忠道。
  “值。”小伙子点头。
  “好,你过来。”李国忠招招手,然后他在腰间一摸,数根金针已经出现在他手。
  小伙子感觉自己一定是遇高人了,因为这种监狱里面的审查是很严的,任何金属物品都不能带进来,哪怕是一根针也不行。
  但是这老头居然能拿出针,而且瞒过安检,这足以证明这老头不是普通人。

  半小时后,撕心裂肺的喊声从小伙子嘴里传了出来,他疯疯颠颠的在地打滚,嘴里喊着听不清楚的话。
  狱警很快进来,把小伙子给带走了,然后关了监狱的门,外同放风的人也回来了。
  “哟,老头,你居然好了。”疯子看着李国忠,他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他明明把这老头的四肢给打断了啊,可是现在这老头又好好的,他是怎么做到的,这放风的这一会儿,他满血复活了?
  “疯子,你特妈的骗我是吧,这老头现在好好的,刚才你没有下死手是吧。”眼镜不干了,他还惦记着自己的十根烟呢。

  “你特妈的不要胡说,老子最讲究的是人品。”疯子怒了。
  “还老子的烟,你麻痹的敢骗我,我让你死全家。”眼镜冲了过来,两人扭打在一起。
  这些人在一边欢呼了起来,监狱里面一时间乱哄哄的,警铃大作,狱警冲了进来,把两个人都打一顿,监狱里这才安静了下来。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林煜照时起来,锻炼过后,简单的吃了点早餐,可是一杯牛奶还没有喝完楚诗晴便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一见到林煜,她便劈头盖脸的吼道:“姓林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林煜愣了愣,他诧异的看了一眼楚诗晴道:“我不理解你是什么意思?楚大警官,大早的,火气不能这么大啊,这样对身体不好,严重的话会引起月经不调的,悠着点。”
  “你给我的录音笔里面的录音呢?”楚诗晴甩出来了昨天那支录音笔,她怒气冲冲的说。

  “哦,你说这个啊。”林煜恍然大悟,他笑了笑道:“我昨天手抖,忘了把开关打开了,不好意思啊,你要是想知道李国忠对我说什么,我可以复述给你的,没事,我的记忆力一向是很好的。”
  “那你告诉我,李国忠昨天到底对你讲了什么,你敢漏一个字,我让你好看。”楚诗晴怒道。
  “他告诉我,他错了,这个世界本来没有长生不死药。”林煜道:“他觉得他对不起自己的孙子,也是他害死了他自己的孙子……”
  “这些?”楚诗晴问。
  “这些,他只告诉了我这些。”林煜双手一摊道:“难不成你还想要知道其他的什么?”
  “你给我闭嘴,你们两个单独呆的时间那么久,我不相信他只告诉了你这些。”楚诗晴盯着林煜,她明显的一脸不相信,她不相信一个报着必死之心的人,和林煜单独相处,告诉他的是这些无关痛痒的东西。
  “事实,他告诉我的只有这些。”林煜无奈的摇摇头道:“你们不相信的话,可以去问他,反正他现在还在你手里。”
  “李国忠死了。”楚诗晴叹了一口气道:“如果现在还能问他,我肯定不会来找你。”

  “什么?他死了?”林煜吃了一惊,他盯着楚诗晴道:“什么时候死的?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死了,而且和他同处一室的那些重刑犯,除了一个突然发疯的之外,其他的全部都没了呼吸。”楚诗晴咬牙切齿的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林煜平静的说:“把一个老头,和一群重刑犯关在一起,这本来有问题吧,难不成你觉得他的死,是我造成的?”
  “所以我才想知道,昨天他到底告诉了你什么。”楚诗晴盯着林煜道:“李国忠是一位不错的医,他懂得用医术去救人,也懂得用医术百杀人,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呢弄清楚那六名重刑犯到底是什么原因身亡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