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1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袁青玉有点疑惑的看了吕秋山一眼,嘴里却说:“谢谢你啊,秋山,但我还是决定拼一把,这个宗梅西一直对我咄咄逼人的挤压,在这样下去,我恐怕都没有办法在清流县立足了。”
  吕秋山波澜不惊的瞅了一眼袁青玉:“不过我到觉得,你好像更看重的是他那个常务副县长的位置,青玉,我说一句不该说的话,其实有时候,不要太迷恋权力那个东西。”
  “你是说我不应该在上一步?”
  “也不是说不应该,但每一个人的情况不同,要量力而行才对。”早吕秋山的感觉里,这个事情就算成功了,袁青玉也未必拿得下常务副县长的那个位置,何况他也不希望袁青玉走的太快,这对自己来说,并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袁青玉脸上的温柔和笑意慢慢的收敛了几分,对吕秋山的这个话,袁青玉是不能认同的,今天为清流县三中合并的事情,她已经反复的给吕秋山讲了好长时间了,但吕秋山总是有点想要推辞的意思,还说什么不要太迷恋权力的话,这说教也有点太假了,你现在不是也在昼思夜想的想谋算市长的位置吗?怎么我就不能去争取权利。
  还说什么量力而行,那显然就是瞧不起自己的能力了,难道自己干不好一个常务副县长的工作吗?推口,绝对的推口。
  想到这里,袁青玉心中也是一酸,自己当初就是为了想和他,才走上了离婚的道路,虽然那个前夫也不值得自己去留恋,但不管怎么说,自己也算是为你吕秋山有过付出,自己也不想要什么名分,不想要什么长相厮守,但两人的关系也三两年了,这点小忙你都不想帮?
  而且最近这半年来,吕秋山对自己也客气了许多,也冷淡许多,难道说他已经移情别恋,不在爱自己了?

  袁青玉的脸上就浮现出了一种伤感来。
  吕秋山抬头看了袁青玉一眼,邹了邹眉头,沉吟着说:“你不要老是这样多愁善感的好不好,我并没有说不帮你,只是我要好好的斟酌一下,判断一下风险到底有多大,这不完全是为我,也是为你着想。”
  袁青玉别过头,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一点,说:“我就是多愁善感,你知道我一个人在清流县过的多苦,没有朋友,没有知己,想找个人说说心里话都没有。离西汉市又这么远的,想见你一面都不容易。”
  吕秋山叹口气,拍了拍袁青玉的后背说:“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伤感的话,在坚持一两年,等我扶正了,想办法调你回市里工作。”
  袁青玉一听这话,心里才稍稍的宽慰了一点:“说话算话?”
  “额,当然,不过先说清楚一点,在此之前,没有太重要的事情,最好不要来为难我,我现在不能有些许的麻烦,知道吗?”

  袁青玉的心又沉了下去,显然的,这是吕秋山在暗示自己,尽量的少来找他了,袁青玉眼中一下子有了泪水,她强忍着,不让自己放声哭啼出来,她告诉自己,这不算什么,当初自己和吕秋山第一次有了那种关系的时候,自己就告诫过自己,这不过是露水的姻缘,迟早会有分手的时候,只是没有想到,它来的是如此之快。
  在自己最需要他给予援手的时候,在自己刚刚准备向对手发起攻击的时候,身后的靠山却开始松动了,但能有什么办法,从一开始,自己就一直在被动着,在面对这个手里掌控着强大权力的男人的时候,自己显得那样脆弱和渺小。
  “好了,好了,我们先吃饭吧,吃完饭我还有两个会议要开,你要是没事就先回清流县,至于你说的这个事情,我会想办法处理的。”
  吕秋山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太无情了,这个女人给自己带来过好多次荡人心魂的缠绵,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自己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绝不能闹出一点点绯闻,个人的那点小感情小情调必须给大局让路,自己喜欢袁青玉,但自己更喜欢权力。
  小车在返回清流县的路上,空调呜呜的在车厢内响着,袁青玉坐在后排,黯然神伤,孤寂落寞。
  虽然最后吕秋山勉强的答应了帮自己这个忙,但袁青玉从他那神情中似乎看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在不断的拉远,过去那荡气回肠的爱,在那一刻也变得淡漠和模糊起来。
  袁青玉和吕秋山的相识是在三年多前的一个联欢晚会上,那时候袁青玉还在发改委上班,当第一次和这个一直让自己心仪的男人跳舞的时候,当他用手轻轻的扶着自己的腰身开始移动的时候,袁青玉真的有点陶醉了。
  也就是从那天之后,自己便被他深深的吸引住了,在以后,便一发而不可收拾……
  回想到这些,袁青玉真的觉得自己好像不应该作为一个官员,自己更应该是个诗人,或者,是自己太过幼稚了,这些年来,一直都在幻想着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那么,以后自己是不是应该停住这个想法,好好的做一个官场中人呢?
  是的,应该这样了。
  这个时候袁青玉又想到了夏文博,比起吕秋山来说,夏文博却要真诚许多,他不过是得到了自己一次,就为自己死心塌地的出谋划策了,当然,这和自己冷静的处理和他的关系也是有一些原因的,对他,自己绝不能像自己过去对待吕秋山那样痴迷到盲目的地步,相反,自己更应该让夏文博来迷恋自己,这样,自己才能好好的利用夏文博,让他为自己拼杀出一条仕途之路。

  自己的命运再也不能寄托在别人的身上,要靠自己。
  这样想着,袁青玉就冷冷的抬起了头,看着窗外流动的景物,脸上的神情也坚毅起来,她就像是脱胎换骨后的凤凰磐涅般,在大痛之后得到了升华。
  夏文博今天从李玲哪里出来之后,就叫了几个朋友,到外面喝酒去了,一直玩到了晚上,这才回到县政府的宿舍。
  早上起来,夏文博还是有点晕晕的,他伸个懒腰,眨眨眼,一看快到上班的时间了,他起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洗漱一番,就夹上自己那个小黑包,准备到办公室去。
  今天一早,办公室的闲杂人等就被抽去参加人大一个老头的追悼会了,这老头过去做过一个什么局的局长,很早之前的事情,这些年一直没人理他,没想到一死反倒成了清流县的名人,街道上到处都有他的讣告和照片,很是风光了一把。

  作为办公室最为闲杂的夏文博,自然是少不了要去凑个人数了,这人一多,追悼会便弄得分外热闹了,不过在夏文博的眼里,这哪里是追悼会啊,分明就是一场作秀,而且绝不亚于现在的超男超女选秀活动。
  音响声音开得贼大,吵得山响。过路的人都在说,曰啊,丫的,一个死人给整得比结婚还热闹,吵死人了!
  但因为那是公务员之死,是为国捐躯,周围的邻居尽管也不满,却不好说什么。
  袁青玉代表政府,向死者致辞哀悼,大家也就沉默了几分钟,开始瞻仰完遗体,这个时候夏文博却遇到了一点麻烦,他昨晚上吃烤肉吃的有点多了,忍不住的响彻大地的来了一个清脆大屁,这一下,参会的众人顿时鸦雀无声、面面相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