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7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二话不说,根本都不敢推辞一下,拿出一张报纸,卷起了香烟,在胳肢窝里一夹,低着头说:“那我走了,袁县长。”

  袁青玉有点好笑得看着夏文博这个模样,摇摇头说:“嗨,夏文博啊,看你一副萎缩的样子。你不能好好的拿在手上?”
  夏文博头都不回的说:“额,袁县长,你不知道,我妈说过,好东西一定要藏好。”
  身后就传来了袁青玉忍不住的“格格”笑声。
  第二天一大早,夏文博刚打扫完卫生,就见张主任表情怪异的来到了夏文博座位旁边,夏文博刚要站起来招呼,一声,张主任抬手按住了夏文博的肩膀,用少有的亲切,柔和的声调说:“小夏啊,今天你陪着袁县长到东阳乡去一趟,你准备一下。”

  “奥,早上就走?”
  “是啊,是啊,刚刚袁县长的秘书李玲来电话了,说袁县长点名要你陪同,你到苏亚梅哪里先预支几千元钱吧,免得万一路上吃饭什么的。”
  张主任心中也是奇怪的很,袁县长怎么一大早就点名要这个小子陪同,过去每次她到下面去,也都是办公室随意的安排一个人陪着,这次有点不同啊,自己以后可得注意一点,说不定这小子靠上了袁县长,自己就不能轻易的得罪他了。
  办公室其他的好几个同事,都对夏文博投来了羡慕,嫉妒的眼神,谁说不是呢?能和领导一起出去检查工作,这是所有这些底层干部的最大心愿,只有多和上面的领导接触,才能混个脸熟,才有可能在某一天关键的时候被领导想起。

  夏文博心里一点都不在轻松了,今天陪着袁青玉到下面的检查工作,很有可能是袁青玉要和自己谈下一步的事情,那么袁青玉到底有没有做出决定呢?假如她已经按自己的谏言做出了最终的决定,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自己将要踏上她的战车?
  到目前为止,夏文博依然还是有点犹豫的,毕竟,当自己深陷于这纷繁复杂的派系斗争漩涡之后,一切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当夏文博到了袁青玉办公室的时候,袁青玉和她的秘书李玲已经准备要下楼了,看了一眼匆匆而来的夏文博,袁青玉淡淡的说:“今天你陪我到东阳乡去,没什么问题吧?”
  这能有什么问题呢?夏文博连连的点头说:“没问题,没问题,我马上给东阳乡联系一下,让他们做好准备。”
  “准备什么?我们就是去看看他们正常的情况,不需要搞那些花架子,直接过去就成。”

  “奥,那好吧。”
  不过对这点夏文博倒是很赞同的,现在好多的领导到下面基层去,都是大张旗鼓,鸣锣开道的,搞的下面鸡犬不宁,这能看到什么真实的情况啊,袁青玉这点一直做的不错,很多办公室陪她出去检查过工作的同事都说袁青玉作风简朴,认真踏实。
  办公楼下面的小车也准备好了,现在比过去的条件好,每一个副县长都有自己的专车,上车之后,李玲按习惯就坐在了前面,夏文博和袁青玉坐在了后排,这一路的往东阳乡而去。
  东阳乡在清流县城的东面,算的上市最远的一个乡,但也正因为最远,最靠东面,所以每年的夏粮和秋粮收割期也就最早了,比起县城其他几个乡,足足提前10天左右,袁青玉作为分管农业的副县长,每当两个收购粮食的季节,也就格外的忙了一点。
  但在车上袁青玉一句都没有提起自己和她商量过的那件事情,夏文博想,可能是这车上人多,袁青玉不好说,但在没人的时候,她一定会提及那事情,自己不用急,该来的总会到来的。
  人也有点困了,靠在后垫上,也睡不着,迷迷糊糊的摇着,一会就到了东阳乡政府。
  这个乡政府过去好像是一个寺庙,很有点古风的味道,里面参天大树,琉璃飞檐倒是看点不少,今天这里应该是开会吧,门口是人来人往的,小小的乡政府变得拥挤起来,袁青玉就没有让车进去了,找到一个大树下把车停下,带着夏文博和秘书,司机一道,走进了乡政府。
  进了大门就见东阳乡的赵乡长正面对下面上百号人在讲话,这赵乡长是从部队转业回来,在全县来说,也算是作风强悍,没有架子的一个人,和下面的村民相处的不错,没有城市领导的那种官腔,就是说话粗鲁一点,经常见他都是在骂骂咧咧的,不过老乡们也就认他这一套。
  袁青玉和夏文博几个就在人堆里听他讲话:“同志们啊,这马上就要农忙了,你们都注意一点,爱打牌的,爱乱跑的最近都收敛一下,搞不好夏粮收购,我和他没完,对了,特别是爱喝酒的,我要警告一次下,昨天后山村的村长喝多回家错进猪圈,躺在母猪身边摸着母猪说:老婆啊,这大热天的,你还穿皮衣啦,咦,还是双排扣呢,后来他来回的解那扣子,终于把母猪惹毛了,踢了他一脚,现在还躺在炕上下不了地。”

  这一下下面是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连袁青玉和李玲都笑得弯下了腰。
  大家正在笑着,就有一个干部看到了袁青玉,赶忙跑过去给乡长一说,赵乡长立马停止了讲话,屁颠屁颠的到了袁青玉的身边,说:“哎呀怎么是袁县长来了,也不提前通知一下,我们好安排迎接。”
  袁青玉忍住笑,说:“这有什么迎接的,你还是继续开会,我到处转转吧。”
  “这怎么行啊,让副乡长讲吧,我给你汇报工作。”
  袁青玉也就没再推辞了,在赵乡长的带领下就到了乡政府的会议室,很快的,乡上的书记和其他几个副乡长也都赶了过来,摆开架势,准备正儿八经的汇报工作了。
  夏文博觉得枯燥乏味,不过既然来了,也只好忍着听了一会。
  袁青玉倒是听的很认真,还做了几个很实际的要求和指示,下面这些乡长们也都一个个的拿笔记着,一点都不敢马虎。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夏文博发现袁青玉讲话时的那一种雍容淡定,气质优雅的样子很让人仰慕,而其他乡干部们那种对她奉若神明,毕恭毕敬的表情,也对夏文博有了一点点的冲击,或许,这就是袁青玉说过的那种权力的魅力,显然的,袁青玉此刻正在享受这样的权力。
  等这个简单的会议一结束,大家众星捧月般的争抢着要陪袁青玉到乡上的其他地方转转,袁青玉走在人群的中间,谈笑自若,挥斥方遒,而夏文博和秘书李玲走在后面。
  走了一会,那李玲有点难为情的移到了夏文博的身边,小声的说:“小夏啊,你能不能陪我到旁边坡上去一下。”
  夏文博不解的看看她,咦!莫非这丫头想要投怀送抱?
  “去那做什么啊?”
  “我想方便一下,你给我放风。”李玲有点尴尬的说。
  你尿尿让我给你站岗啊,夏文博瞪了一眼李玲说:“刚才不会在乡政府尿啊。”

  “我去过的,但是里面太脏了,没办法下脚,看着就恶心。”
  李玲见夏文博有点迟疑,就翻脸了,说:“你不陪我是吧?那一会我就告诉袁县长,把你在车上的事情说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