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3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现在不牵就一些,又能怎样?谁让我们签了那种倒霉合同呢。常顾问的立场没问题,法律工作者历来都是理性的,如果意气用事的话,胜任不了律师这种职业。”楚天齐道。
  “既然我们因为倒霉合同,又不得不牵就对方,而常胜又是理性的,那我们还能谈出什么结果?”说到这里,曹金海有些支吾,“市长,您看这种事我不内行,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干脆还是让我多从事一些本职工作吧。”
  “你想撂挑子,那可不行。”楚天齐连连摆手。
  “就这样弄下去,我们能赢吗?”曹金海又提出了那天的问题。
  “你说呢?”楚天齐也再次反问。

  曹金海一笑:“我对您其实是有信心的,只是常胜和对方的作法……”话到半截,他转换了话题,“市长,局里还有一个会,大伙都等着我呢。”
  “那你回吧。”楚天齐挥了挥手。
  “好的。”曹金海站起身,向门口走去,走出两步又转回头,“市长,我刚才说的话可能有不对的地方,您千万别见怪。另外,还请您考虑一下我的那个小要求。我先走了。”说完,走出屋子。
  出了屋子,曹金海走楼梯下楼而去。刚到四楼,他就发现,一个肉包子脸的女人从楼下走来。他暗道了声“冤家路窄”,便准备返身上楼。
  “曹金海,别走呀,你那天什么意思?”对面的女人说了话,正是副市长管丽颖。
  对方已问话,曹金海不能再装聋作哑,只得停下脚步,应付着:“没说什么呀,我忘了。”

  “忘了?你倒忘的快,老……”管丽颖紧走几步,来在曹金海面前,压低了声音,“我的忠告没忘吧?我再提醒一句‘狡兔死,走狗烹’,走狗的结局往往不好,尤其是背叛了主人的走狗。有的走狗被人卖了,还在给人家数钱呢,可有的走狗却情愿给别人当炮灰,咯咯咯……”
  好男不跟女斗,何况还是在政府楼里。打定主意,曹金海冲着对方一龇牙,趁对方楞神之际,快速夺路而去。
  “夹着尾巴逃跑了”的哼唱,在曹金海身后响起。
  来在楼下,停下脚步,曹金海长叹一声,向外走去。他虽然极度讨厌那个臭女人,但他也不禁认可了那个女人的说法,心情更加沉重起来。
  站在窗前,楚天齐看着外面,心中思考着一些事情。
  对于曹金海的想法和担忧,楚天齐心知肚明。他知道,曹金海肯定能够想到好多事情,肯定能够明白那份附件的玄机,也不排除他从主子那里获得部分“内部消息”。但在这两次接到鹏燕公司的回复函后,楚天齐没有做更多说明以帮助对方释疑,这既是由于好多想法现在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同时他也是在考验对方,看对方究竟能不能经受住考验,能经受多大的考验。
  而且说实在的,自己的想法究竟能不能实现,能实现到多大程度,楚天齐心里也不是完全有底。因为这不是做数学题,不是下辛苦、肯努力就能得出唯一正解的,对方可是活生生的人,是有着巨大能量的企业和个人,而且好多客观因素也会对结果产生不可预知的影响。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勇往直前,但却又不能蛮勇,而要智勇,在进攻的同时善于保护自己,防着正面和侧面来的各种明枪和暗箭。

  楚天齐现在这么做,看似迁就了鹏燕公司,牵就了常胜,其实也牵就了曹金海。但他并不是无畏的迁就,他有自己的用意,这种迁就也是实现自己想法的一部分。
  楼下出现了曹金海的身影,低着头,步履迟缓,看起来心事重重的。
  楚天齐收回目光,踱到座位旁,坐下来。然后打开笔记本,对照着上面的一些事情,用红笔做着标记。
  “笃笃”屋门敲响,李子藤得到允许,走进了屋子。
  来在办公桌前,李子藤道:“市长,赵顺要来汇报,问您什么时候有时间。”

  “什么时候……让他半个小时以后到。”楚天齐人出了答复。
  答了声“好的”,李子藤退出屋子。
  楚天齐知道,赵顺今天前来,肯定是为了那两个地块。对于这个任务,赵顺跟的很紧,前几天已经当面汇报过一次,而且后来又两次打电话汇报,看来自己的考虑是对的。
  那两块地,本来鹏程公司已经支付了出让金,即使只平场地,并未建设,也可以由城建局了解相关事项,但楚天齐却故意让赵顺做此事。他这么做,自有他的考虑。自己平时对曹金海要更重视一点,尤其这次让曹金海做了一个小组的实际负责人,而赵顺同为自己分管部门局长,却什么也没捞着。为了尽量平衡,楚天齐才找到赵顺,把这项“重要任务”交给对方。赵顺可能是找到了被重视的感觉,也可能原来毕竟经手过此业务,倒是很上心。另外,在平衡之外,楚天齐也是在拿赵顺和曹金海互相牵制,以免一家独大,给自己撂挑子。

  让赵顺跟进这两个地块的事,本身也是一种迁就。其实,人生处处有迁就,只不过有时没注意,或是不愿承认而已。只要达到最终目的,暂时迁就又何妨?迁就也是一种策略。
  十二月八日,星期一。
  上午,曹金海和常胜联袂而来。
  把一张纸放到桌上,然后曹金海和常胜坐到了沙发上。
  拿起纸张,楚天齐看了起来,这是河西鹏燕建筑公司的第三份回函,函件内容更加简单:“贵单位:你方十二月一日发函,我方四日收到。贵方此份函件,拿想象做证据,所提要求特别蛮横,纯属无理取闹。贵方连续几次发文,语气强硬,了无诚意,分明是以大压小,以强凌弱。我方不堪其扰,已考虑启用法律手段,维护我方正当权益。拜托贵方,不要再用这种发函手段折磨我方,如有其它想法,可向法院提起诉讼。我方再次声明,若贵方再发函,请恕我方概不回复。”

  放下函件,楚天齐没有说话,而是定定的看着沙发上两人。
  面对楚天齐目光,曹金海低头看着地面,而常胜则把头扭向一边。
  屋子里很静,没有一点声响,也显得很是沉闷。
  过了足有五分钟,楚天齐道:“二位,说说吧。”

  曹金海继续低着头,没有任何反应。
  常胜说了话:“楚市长,也不怪对方此次发函语含讥诮,我方所述内容实在乖张。律师函就要严谨,更要有据可依,这里的‘据’是实打实的证据,而不是道听途说,更不是凭空臆测。”
  楚天齐“哦”了一声:“按常顾问的意思,是我方无理取闹了?”
  “普通老百姓还讲究‘讲理’二字,法律则更是如此,但我们所谓的证据实在虚幻,根本不能称之为证据。”常胜回复道。
  楚天齐问:“那现在这种情形,我们该怎么办?”
  日期:2017-08-17 07: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