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3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当时看到这种情况,曾经向尤副市长汇报,请示是否要对企业进行督促,尤副市长当时指示‘先不管它,反正没到时间’。尤市长当时还兼着局长,他既然都这么放话,我也没有再追问此事。去年十二月份的时候,土地、城建分家,我被任命为土地局长,就又向尤市长请示,准备向投资商征收百分之十的土地闲置费。《房地产管理法》有明确规定,超出出让合同约定动工开发日期满一年未动工开发的,可以征收相当于土地使用权出让金百分之二十以下的土地闲置费。

  当时尤市长很不高兴,他说规定上讲,未按时开工的才适用这条,对方已经平整了土地,不过是中途临时停工,不适用这条规定。今年六月份,我又向尤市长汇报此事,并征求意见,如果连续停工两年,要不要考虑收回。他当时就予以了否决,还批评我这是变相刁难投资商,要我转变思想作风,做好服务工作。我只好做罢。没几天他就调走了。”
  明白对方既是在讲述事情经过,也是在推脱责任。楚天齐一笑:“那这么说,这事拖下来,都怪尤市长了。”
  “就是他……我也不是非要推责,只是做一说明。”赵顺忙道,“在今年八月份,我对这事也进行了了解,不过没有直接找对方,而是听别人说的。据传,鹏程公司停工的理由是,河西鹏燕建筑公司欠他们的钱,因为鹏燕不还钱,所以他们没钱开工。”
  楚天齐插了话:“鹏程公司肯定还说,而政府又欠鹏燕的,所以停工责任在成康市政府。对不对?”
  “他们就是这么说的。”赵顺停了一下,试探着问:“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直接责成他们开工,还是收回这块土地?”
  楚天齐摆摆手:“先不要找他们,要继续调查此事细节,调查尽量要隐密。”
  “好的。”赵顺答应一声,向楚天齐告辞,出了办公室。
  走在楼道里,赵顺不禁纳闷:楚天齐为什么让这么做?

  “咳,咳。”两声轻咳响起。
  赵顺抬头看去,靠近楼梯的一个屋门开着,声音是从那里边传出来的。他明白,对方这是给自己听的。他本不想进去,尤其这一段时间更不想见那个女人,可他又不能不去,于是他喑叹一声“走一步看一步,听天由命吧”,走进了那间屋子。
  十二月份的第一天,曹金海和常胜又来了。
  进门后,曹金海直接把一份函件放到办公桌上:“市长,鹏燕建筑公司又回复了。”
  楚天齐接过函件,看了起来。这次的回函相对简单,主要内容是三段文字:
  “贵单位:你方十一月二十五日发函,我方于二十七日收到。从贵方发函内容看,我们对贵方诚意表示怀疑。在任何经济活动中,合同条款历来都是做为甲、乙双方共同执行合作的依据,也对合作双方起着重要的约束作用。我方作为私营企业深知合同条款重要性,并严格执行,而贵方做为一级重要政府,更应该以身作则。但事实是,贵方无视合同条款的约束,恣意凭想象断章取义,故做曲解。

  贵方在回函中,重点提到‘五百万元启动金’一事。这笔资金本身就是做为保证金出现,是贵方当初为了体现诚信而用资金做的承诺,是对工程顺利进行而加的一个保险。可贵方不但没有按约履行支付工程款义务,现在反而拿这笔资金做为狡辩的证据。原合同上没有写这笔资金的退还时间,也就意味着,整个工程全部结束并验收,而且支付全部工程款后,这笔资金才算尽完义务,也才是退还之时。既然这笔资金不存在贵方想象的功能,因此贵方这次提出的几条根本不值一驳,本身就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

  原本我方也有逐步退还此笔资金的意向,但贵方先是违约在先,现又故意混淆视听,让我们实在不敢相信贵方,更不敢退还此笔资金。贵方既是甲方,同时又是政府机关,拥有很多行政特权。我公司担心如果没有此笔资金做牵制,我方的权益更得不到丁点保障,其实就是现在我们也深表忧虑。恳请贵方以后来函时,不要再用命令的口吻,如果还是这种态度,也请不必来函。”
  楚天齐暗嘘一口气,放下手中函件,说:“你们怎么看?”
  曹金海没有吱声,而是把头转向法律顾问常胜。
  常胜说:“对方的意思很明显,双方会面的前提是,甲方先必须承认违约,必须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楚天齐插话:“假设甲方承认了违约,也承担了相应的责任,对方就会见面吗?如果会面,对方会怎么谈?”
  “应该会。见面后,对方应该会按原合同执行,继续履约。”常胜道。
  “那我们能继续启动这个项目,能继续执行原合同吗?”楚天齐追问。
  常胜回答:“那就是行政方面的事了,从法律层面来说,就是这些。”
  楚天齐一笑:“常顾问,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们不能继续启动这个项目,最起码不能继续按原合同启动这个项目。”
  常胜说:“那就是甲方继续违约了,对方肯定不答应的。”
  “常顾问,我们如何措词,才不需要承担这个违约责任,又能达到不继续履行合同的目的?”楚天齐抛出了问题。
  “这就有些不讲理了,做为法律工作者,我认为这种想法站不住脚。”常胜的话很冷。
  “我觉得可以这么回复,按照常规施工合同条款,分项工程验收后,一般仅需付百分之八十,这两份合同却约定付百分之九十五,这明显违反常规条款。因此需要对原合同中条款进行修改,调整为百分之八十,根据这个比例,再计算已付款是否达到应付标准。当然,你在回复的时候,要引入一些法律条款或个别案例。”楚天齐一副商量口吻,“你看可以吗?”

  “没有这样的条款。如果楚市长要求这样回复,我可以照办。”常胜的话依然很冷,“我回去琢磨琢磨措词。”说完,站起身,走出了屋子。
  楚天齐看着曹金海:“曹局长,你怎么不说话?”
  “法律条款我不太在行。”曹金海道。
  “就这些?”楚天齐追问,“怎么想就怎么说,我要听实话。”
  曹金海想了一会,才说:“我觉得对方就是太无理,本来付款比例就那么高,又压着那么多钱,他们现在反而总在挑理,在钻合同的空子。施工合同本身就有问题,就不合理,鹏燕公司现在本身就是有恃无恐。常胜的立场绝对有问题,这哪像是挣成康市政府的钱,分明就是鹏燕公司的代言人。我们对鹏燕太牵就,对常胜也太牵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