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1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看着她笑了一下,道:“你说得不算错。”
  明月眨了下眼睛,道:“你是说你和其他人不一样?”
  梁健反问她:“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明月回答。
  说话间,已经到了茶楼门口。推开门,叮铃一声响,带着眼睛的年轻老板便从吧台后面站起来,看着这边。

  看到梁健,他朝着笑了笑,道:“过来了啊!今天喝什么?还是老样子?”说完,才看到站在梁健旁边,正好隐在阴暗里不太显眼的明月。于是,又道:“今天两个人啊!”
  明月轻声说:“看来这里是一个你的秘密据点喽!”
  梁健也是诧异老板能认出他。他这里来得并不多,总共也就三四次的样子。梁健朝老板笑了笑,道:“我还是老样子。”又问明月喝什么,明月说:“我不怎么喝茶,你有什么推荐?”
  梁健回答:“你可以让老板推荐。”
  年轻老板给明月推荐了一款他们这里独有的玫瑰花茶。他这里的玫瑰花茶和其他地方的花茶不一样,虽是玫瑰花茶,但茶里没有玫瑰花,只有随着热气而散开的玫瑰花香,飘荡在对坐的两人中间,将原本没有其他心思的两人弄得有些心烦意乱。
  梁健约明月过来喝茶,并不是一时兴起。他想跟明月聊一聊她收购月亮酒店的事情。之前在九号公馆,梁健不放心,不好细谈。
  此刻坐了下来,地方合适了,可以谈了,可这玫瑰花香,却弄得他有些心猿意马。低垂的铁艺灯散着昏黄的灯光,明月胸前的雪白晃得人眼花,让人根本移不开目光。偶尔她微微弯腰,那开得很低的V字领就会毫无忠诚地将本该它守护的那片珍贵土地隐隐约约地暴露在梁健面前。

  梁健不是柳下惠,这明月也不是丑女,这样的诱惑,确实让人无法抗拒。可好在,梁健目光虽然不老实,但心境毕竟不是几年前,那么容易冲动。
  梁健移开目光,冷静了之后,才开口说起正题。
  “明女士买下月亮酒店,打算做什么?”这个问题梁健之前就问过,但她没有正面回答。这一次梁健又问了。
  明月和上次一样,并没有正面回答,打着岔:“梁书记,你老是叫我明女士,不觉得别扭吗?”
  “那你觉得叫什么合适?”梁健问她。
  明月微微一笑,笑容在昏暗的灯光下却如钻石一般璀璨,让梁健的心忽然就跳动了一下。这种跳动,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梁健有一瞬间的慌张,但他还是保持了表面的平静。
  “宛宛。”明月忽然道:“梁书记要是不介意,可以叫我宛宛。”
  梁健愣了一下,道:“宛宛是你的小名吧,我叫不合适。”
  明月道:“梁书记要问我该叫什么合适,我说了,你又说不合适。”

  梁健被她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便笑了一声,道:“既然你都说合适,那就听你的。”
  明月又是微微一笑,明亮的笑容,和那弯起如月的眼睛里闪烁出来的光亮,再次让梁健惊艳,心砰地一声跳了一下。
  那声音,他听得很清楚。
  梁健又慌张了一瞬间。
  梁健不敢再跟明月聊这些私人的话题,忙将话题又扯回到了正事上:“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明月眨了下眼睛,笑道:“其实我自己也还没想好。梁书记,有什么建议吗?”
  梁健看着她,觉得她这话不似作假,犹豫了一下,便道:“我觉得酒店在那个位置不太合适。”
  “那你说,我该做点什么好?”明月问。
  梁健下意识地就回答:“你可以把这块地卖了,重新在其他地方买一块,做酒店。”
  明月捂嘴笑了起来,道:“梁书记你要是做生意,肯定会很成功。”
  梁健有些不好意思,他刚才也是下意识的一个想法。对于月亮酒店的那块地,梁健确实想过,做酒店在他看来的确不合适。如果明月买下来的话,要是还做酒店,梁健刚才的建议比较划算。梁健问明月:“你怎么看?”
  明月答:“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听你的。”
  梁健惊了一下,道:“我就是随口一说,你不必太认真。”
  明月道:“认真不认真是我的事情,我觉得你说得方案很好。”

  梁健还想再说什么,明月抢先问道:“那重新买一块地,你有推荐吗?”她说话时,目光一动不动地看着梁健,那带着点灼热的目光几乎要将梁健融化一样,让梁健不敢直视。
  有股火在梁健心头窜动,怂恿着梁健说点什么,做点什么。
  梁健低头去喝茶,以掩饰自己不定的内心。他说:“这个还没想过。我刚才也只是随口一说,你要是真有这个打算,那我回头帮你看看哪边合适。”
  “好的。那就先谢谢梁书记了。”明月说话时,她的目光还在梁健身上,还是那么的灼热。
  梁健不敢再多待,怕犯错误。又胡乱扯了几句后,借口要回去照顾霓裳,就离开了。
  回到酒店,霓裳还没睡。梁健诧异,一般这个时间,霓裳都睡了。梁健先哄睡了霓裳,刚准备洗澡,梁母来敲门,说要跟梁健说几句话。梁健跟梁母坐到沙发里,梁母看着梁健,叹了一声,道:“阿健啊,我知道你工作忙,但是是不是偶尔也应该陪陪霓裳。等项瑾一回来,霓裳就得回北京……”
  黑暗里,梁健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熟睡的霓裳,心里梁母说的那番话像是鼓一样砰砰地响着。
  作为父亲,他确实失位很多。霓裳难得能陪在他身边,他除去周末时间,平时也很少陪他。一部分是因为工作,一部分可能是他这个父亲位置缺失太久,所以他有时都会忘了,有这么一个小家伙需要他的陪伴。

  梁健不想为自己开脱,不想说自己的无可奈何。但要说让他完全放下工作,保证什么,他也做不到。他只能说,在这剩下的时间里,尽量多的陪伴。
  梁健给项瑾打了电话,项瑾告诉他,这个周末,她就回来了。
  梁健想到之前老唐曾跟他提过让霓裳和梁母他们去北京住城郊别墅的事情,梁健犹豫了一下,跟项瑾提了一下,然后说了自己的打算。
  他打算让梁母他们去北京,如果梁母他们觉得住城郊别墅不方便的话,可以考虑梁母他们到长白山庄住,房子的问题让老唐帮忙安排。至于霓裳,还是让她和项瑾待在一起。父亲或者母亲,总是要有一个陪在她身边的。

  项瑾没什么意见。
  梁健问她几点的飞机,到时候可以去接她。项瑾说还没定。
  这个周末,只剩下两天时间了。梁健一忙,就将这件事忘了,直到周五晚上,霓裳跟她妈妈视频过后,在梁健面前叫着妈妈要回来了,梁健才想起来。
  日期:2016-09-25 0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