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0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呃……我是没想到……那个……”贺楚涵本想说没想到他爷爷还活着,仔细一想这话也不好听,便不知道说什么了。
  张清扬望着她笑,在他脑中闪过的是与自己亲密无间的几位女人。刘梦婷,张素玉,梅子婷,贺楚涵……
  张耀东这次与刘为民斗法,最终取得了实质性的胜利,一大批本地官员落马,剩下的那些曾经不把张耀东当回事的官员也都被打入了冷宫。趁着这次机会,张耀东对省委机关完整地洗了一次牌,各个主要部门都安排了自己的人或者间接安排了自己的人。刘为民倒下后,以张耀东为主的一个政治团体立刻形成,只不过刘为民的空位子可不是张耀东能说了算的。刘家的老爷子适时出山,提意北江省年青的副省长钱卫国调来双林任副书记,高层没有反对,其实大家都知道钱卫国是刘家的人,是刘远山的左榜右臂,这次调来双林独挡一面,让他开扩双林的地牌儿,可见其能力得到了大多数刘派团体的认同。钱卫国也算是位“小太子”,他父亲钱忠山曾经是共和国的开国上将,刘老爷子的老下属。

  张耀东虽然有些不甘心,可也无奈,他知道刘老子不放心自己,所以派个人与他制衡,这是高层政治中惯用的后断,他对待下属也常用此招,所以也只能认命。不过总的来说,这次双林省洗牌,他张耀东还是最大的赢家。案子结束以后,他曾亲自飞往京城向刘老爷子表忠心,以期待整个刘派团体更大的支持。
  钱卫国的到来,也是刘家放在双林省做为张清扬的靠山,刘远山已经通知过张清扬,以后如果有难事不方便告诉张耀东,就可以和钱卫国求助。当然了,他的意思还是希望张清扬遇事多靠自己。至于对张清扬工作上的安排,刘远山的意思是等他从党校学习完之后再做打算,张清扬明白对于自己的工作调整,最后拍板的还将是老爷子。
  这几天休息,张清扬除了陪梅子婷,偶尔去接贺楚涵下班以外,其余的时间便赖在老妈那里。老妈这些日子很忙,没什么时间陪他。原来案子结束以后,张清扬实现了对夏杰的承诺,通过张素玉的关系,江平市政府与双林钢建协商后,同意把之前的全部工程交给老妈旗下的天王地产公司负责,并且还有银行的支持。工程刚刚交接,工作有很多,张丽每天都要听夏杰的汇报。张清扬不想过多的参与老妈的生意,所以就没缠着她,坐着梅子婷的保时捷游山玩水到也乐趣十足。

  党校开课前一天,张清扬约张素玉出来吃饭,以感谢她一系列的帮助。在江平市最高建筑物龙宫顶端的旋转餐厅内,一盏烛火照亮了二人的脸,钢琴声舒缓动听,增添了不少情趣。
  “你小子啊,今天不会是又要找我帮忙吧?哼,每次需要我的时候就叫我,不需要我了就一脚踢开!”张素玉扭头望着江平市的夜景,幽怨无比情意绵绵地说。
  “姐,我……对不起,是我不好,前些天总想着工作,以后……不会了,今天找你来就是想见见你,说说话……”张清扬红着脸,十分自责地说。
  “呵呵,你小子,这回啊总算想起我这个姐姐了!”
  “姐,这段时间真的太谢谢你了,没有你,我不会顺利完成这个案子,也不会让妈妈的公司拿下这次的大工程!”

  “行了,行了,感激的话少说,那个……我今天来可不是听这个的啊……”张素玉扫了一眼张清扬,烛火照射在她的脸上,把她的俏脸显得异常迷人。
  “呵呵……”张清扬不知道说什么,他突然发现,男女之间的关系越亲近,有时候就越不知道说什么,好像所有语言都无法表现出真实的心理,就这样安静地面对面坐着,才是一种幸福。
  “其实怎么说呢,我这次……也不是完全帮你,也是在帮我爸爸,不过你才帮了爸爸的大忙,他好几次当着我的面夸你,其实就是想让我传个话而已,他十分的看重你!”
  “我明白,姐,可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说谁帮了谁这么简单的,我想……我们从相见到如今,一切都是缘份……”张清扬有些激动的拉住了她的手:“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嗯,”张素玉羞涩地点头,仿佛回到了少女时代多情的岁月里。
  “呵呵,那个时候……你真的很吸引男人的眼球,那么漂亮,穿得那么性感……”张清扬深深陷入回忆中。
  “好了,别说了,怪不好意思的……”张素玉晃了晃他的手,“清扬,下一步,你是怎么打算的?”
  “哎,听天由命吧……”张清扬长叹一声。
  第82章 报道
  “我想爸爸这次会给你重任的,你要有心理准备。”

  “嗯,我明白,总之一切都是领导说了算,我们前方的路都被人指好了……”
  张素玉点点头,不再说什么,她当然理解张清扬的想法。看看时间不早了,两人便起身离开,走出了龙宫,张素玉羞涩地说:“我……我没开车,你送我吧。”
  “嗯,我送送你……”张清扬拉着她坐进了自己的破捷达中。可是张素玉的脸上却有些失望。张清扬开着车偷偷看着张素玉的脸,恍然间明白了她的心事。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她今天应该是故意没开车的,就是想陪自己……回家。可自己刚才却说送她回家,她难免失望。想通了这点,张清扬还真想把张素玉拉回自己的家中,可是如果那样,让她和家中的梅子婷相见,那么事情就变得复杂了,他只能狠心假装不明白她的心意。

  张素玉静静地没有说话,双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手提包,心想看来准备好的睡衣用不上了………心里惆怅难言很不是滋味。
  到了地方,两人一起下车,相对无言站在楼道口,终于张素玉鼓起了勇气扑向了张清扬的怀抱说:“清扬,不要忘了姐姐,有空……多陪陪我,我不喜欢孤单……”
  “姐,我会的……”
  两个月以后,张清扬从省委党校顺利毕业,闲职在家等待着组织部的分配。他的工作安排让张耀东伤透了脑筋,通过层层考虑还有与刘老爷子的勾通,张耀东最后决定仍然按照之前的思路办,把他下放延春的珲水县任丨党丨委副书记,级别为正处级。以他这个年纪而言可谓是破了天荒,不过近些年中央提倡干部年轻化,到是有一些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成为县长、市长等,所以从大道理上来讲也说得过去。当然了,这些受到政策厚待的年轻人的身份背景就有些令人猜测怀疑了。

  一场秋雨刚过,寒风瑟瑟,树叶随风打着转飘落在马路上,满城凄凉的光景,仿佛还在受那件大案的影响。张清扬与贺楚涵并肩行走在路边,很少说话,只是低头默默地行走。明天就是张清扬离开的日子,他要去延春报道,然后再由延春组织部的人带去珲水县上任。今天贺楚涵休息,所以把他约了出来,约出来之后也没干什么,就那么漫无边际地走着,仿佛走不到尽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