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24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咧嘴苦笑了一下,张坎文没见过我小时候的样子,只看我现在的模样,和这壁画上的小孩自然只是略微相似。他若见过我的百日照,恐怕就不会如此乐观了。
  犹豫了一下,我把心里那股惊恐怪异的感觉暂时压了下去,也没有告诉张坎文事情的真相,只是抬头又看了一下那壁画里尚在母亲腹胎之内的小孩,然后便转过头,当先继续往前走去。
  过了这个壁画之后,身前便只剩下了六个方形石块,一左一右,总共排成三排。每个石块上同样绘制着大面积壁画,而且每幅画的内容都不相同。
  第一幅壁画里,记录着那小孩出世以及幼时玩耍的画面;第二幅壁画里。那小孩已经长大,成为一个体量欣长的青年,跪在床边地上,而生育他的母亲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似是去世;第三幅画里,则是这青年手里举着木棍,带着其他族人一起对抗野兽;第四幅画里,同样还是这青年带领着族人作战,不过这一次对象已经变成了人类。
  第五幅壁画里记载着的,是一次盛大的祭祀仪式,无数人跪伏在地上,当先的,正是那个青年。跟之前几幅壁画不同,这幅壁画里的人都只有极小的一点,除了最前面那个青年勾画的略微清晰一点,其他众人,仅仅只是用了粗略几笔,勉强能看出来那是个跪伏的人类而已。
  之所以将这些人画的这么小,是为了对比体现出来另一个盘坐在祭台前的人。
  那个人没有跪伏。只是盘坐在那里,体型无比巨大,一个人几乎占据了整个壁画从头到脚整个空间,跟地上跪伏的那些人比起来,这人至少庞大百倍。
  除了这个巨人之外,一旁还有一块巨大的石头状祭台,上面摆放着无数祭祀物品,能看到整只的牛羊,甚至人的尸体和头颅。
  看到这幅壁画,张坎文凝神观察了很久,然后转身跟我商议,这壁画里面记录的情形是否会预示一些我们即将在春祭之时看到的东西。
  我有些心不在焉的跟他讨论着,自己的目光则是集中在那个盘坐在祭台前的巨人。
  不知为何,整体绘制的十分精细的壁画中,这巨人的模样却看起来非常粗劣,除了能分辨出来这是个身量魁梧的巨人之外,其他容貌特点之类的东西,半点都看不出来。
  可饶是如此,我依然有种异常熟悉的感觉,因为现实中。我见过巨人……也就是太岁!
  这个盘坐在祭台前的魁梧身影,莫非就是商代之时的太岁?从他和其他普通人类的对比来看,他的身体,似乎比小金还要更加巨大。
  我正在如此思索,张坎文似乎是见跟我讨论不出什么。索性不再言语,从身上掏出手机,给这幅壁画拍了个照。
  他的举动一下子提醒了我,我赶忙也拿出手机,转身回去,从一开始那副玄鸟图开始,一股脑儿把后面所有的八幅壁画全部拍了下来,存进了手机里。
  拍到最后一幅壁画时,我心里又是一惊。这幅壁画上,那个青年。似乎已经成了帝王,头上戴着一副繁杂的冕冠,将额头甚至眼睛都遮盖住了,侧身站在那里,身上的衣物和姿态都描绘的非常精致。他的身后匍匐着无数族人,看起来像是正在朝着天空跪拜,又像是倒在地上,已经成了一具尸体。而他则直直站在那里,左手放在胸前,右手高高举起,手中握着一把巨大的长剑,直指苍天。
  这长剑的剑身,几有一人之宽,通体呈墨色,在那剑体之内,隐约可以看到一条墨色游龙。
  龙首在前,龙尾在后,隐在剑体之内,似乎正在随着主人高举长剑的动作仰天嘶吼。

  而在这长剑之外,则是包裹着厚厚一层墨绿色光华。这道光华不光包裹着剑身,甚至还远远的斜飞出去,像一道烟尘一般,直直的横插天际。
  在那墨绿光华的尽头,天空似乎裂开了一个洞,从洞里隐约能看到一条奔腾不休的大河,以及悬浮在河面上的一道白色巨大石门。
  那石门并未紧闭,而是裂开了一道缝隙,那青年手中游龙长剑散发的墨绿光华,穿过天上的巨洞。照射在这扇门上,似乎正在努力的推开这扇门。
  之前的几副壁画已然非常精致,但跟这幅比起来,却一下子显得粗糙了许多。这最后一副壁画里,那高举着长剑的身影,不光身上的每一寸衣物精致到了极点,甚至还用了许多彩色涂料,以至于那巨大的长剑剑身上,内有游龙,外有墨绿光华。从内到外整整三层堆叠在一起,却能完美的体现出来。我甚至很怀疑现在的绘画技巧能不能达到这种程度。
  但最令我震惊的,不是这份巧夺天工的绘画技巧,而是壁画里面展现的东西。
  首先是这高大青年的容貌。早先几副壁画里,除了幼儿时期外,这青年全都只有一个背影,一直到这最后一幅画里,才展露出一个侧脸,而且还有一半隐藏在那巨大的冕冠之下。但仅仅只从他显露的脸颊和下巴上看,我依然找到了那股熟悉的感觉。换句话说,就是这个青年长大之后,样貌也就跟我极为相似,起码从我自己的观感来看。
  其次就是那包裹在剑身之外的墨绿光华,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我都觉得那跟巫炁一模一样。
  从所有几副壁画来看,玄鸟蛋自天而降,妇人继而生子,这孩子成年之后,带领族人驱赶野兽,与其他部族作战,继而加冕为王。这很有可能是记载商朝建立的过程,而最后这青年长剑上的绿色光华则证明他在使用巫炁。
  这一点跟我之前的推测完全不同,之前我认为,商代祭祀仪式既然能将太岁尸身转化为真龙脉,那就意味着商人是终结巫炁的罪魁祸首。可现在来看,商人之祖都在使用巫炁,显然真实情况并非如此。
  最后,就是那天空中显露出来的巨洞。巨洞之内那奔腾不休的长河以及河面上的巨大白色石门,看起来极不寻常,虽然只是一副壁画,但每当我眼睛移到上面之时,内心总会莫名产生一种惶恐,仿佛自己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这种感觉非常莫名其妙,我摇了摇脑袋,便将其置于一旁,不过眼睛也从那巨洞图案上离开,转头往前看过去,更前方已经没有了石块,自然也没了壁画,甚至已经没有了路,只有一片黑黝黝的石壁横亘在那里。
  此时张坎文和小僵尸都站在那石壁旁,似乎在研究着什么,我又扫了一眼面前的壁画,用手机连拍几下之后,抬脚准备往张坎文那里过去。
  但正要走时,我犹豫了一下,伸手在壁画中那年轻人的脸上抠了几下。那壁画历经数千年而不毁,证明材质绝非一般,不过在巫炁的作用下,我还是很轻松的抠出几个不起眼的小坑。有这几个小坑的掩饰。我再往那年轻人的脸上看过去时,已经没有了那种熟悉感觉。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鬼使神差的做完之后,我身上陡然轻松了许多,吐了一口气,终于离开那副壁画,来到张坎文和小僵尸的身旁。
  走过去之后,我抬眼一看,这才发现,面前黑黝黝的石壁上,有一道微不可察的缝隙,从地面一直绵延到上方目光不能及之处。从这缝隙来看。眼前的石壁很有可能也是一道门。
  日期:2016-09-24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