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2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有了应对之策,但对玄学会和龙虎山出动这么大阵仗的原因,我俩心里都好奇到了极点,而且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为了我们自身的安危,一定得弄明白这个问题。
  以我俩的实力,想从这些人口中弄到答案几乎不可能,讨论一番之后,我觉得唯一有那么一点希望的办法,就是从韩稳男那里下手。
  进到殷商王陵当日的上午,我还跟韩稳男联系过,当时他并未提到会有如今的情况,想必当时他自己也不知道。不过此时他既然跟玄学会的一众人走在一起,想必已经被告知了答案。若是能寻个机会跟韩稳男秘密接触一下,他应该会将真实情况告知给我。
  方法虽有,但能不能成功实在难说,这殷商王陵本就神秘莫测,以韩稳男的实力。断然不可能四处乱跑,离开玄学会一众天师身旁,所以我很难找到跟他接触的机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和张坎文商议了大半天,时间悄无声息的过去了半个时辰。为了确保安全以及搞清楚后面还会不会有人进来,我俩又足足在那大石后面待了两个时辰,一直没有听到任何动静,这才起身走了出来。
  出来之后,张坎文从他的绸质外衣上撕下来两块绸布。将其中的一块递给我。我俩用绸布蒙了手电筒,确保手电筒的光亮只能朦胧照到我俩身前一小片区域,不会被远处之人轻易发现之后,这才沿着那些方形石块,继续上路。
  至于小僵尸。他灵觉敏锐,虽然在这毫无光源的地方同样看不到东西,但跟在我俩后面,我和张坎文走路的动静,足以让他轻易跟上,根本用不着手电筒。甚至走了一段之后,我干脆让他去最前方,走到手电筒光影能照到最远的地方,让他一边探路一边警戒,小僵尸也圆满的完成了任务。
  尸魅虽然是由阴气所化。但并未有半点阴邪煞气,反而无比纯净空灵,与天胎鬼婴一样,都是作物奇迹,受尽天地滋养,灵觉神识俱都无比强大。若非瞳瞳此刻还在玉环内苦修,我都想把她也叫出来,让两个小家伙一前一后的警戒,这样才最安全。
  沿着这条路前行数十米之后,道路两旁的方兴石块愈发密集了起来,虽然规格跟之前那些一般无二,但用手电筒照上去一看,却能发现这些石块的外层上多了一些由简略线条构成的图案。
  我们没着急前行,停住脚步,想研究下这些图案的意义,但无论怎么看,这些图案都是一些凌乱的线条,根本无法判别其中蕴含的意义,甚至我尝试着联想,都无法将这些鬼画符一般的图案跟其他任何东西联想到一起。
  无奈下,我们只能放弃研究继续前行,所幸的是,随着我们的前行,路旁石块上的图案线条越来越多,待又前行了百余米后,那些石块上的线条已经清晰的构成了一副完整图案,而且这个图案我一点都不陌生,正是当初深圳杀人碎尸案案犯余福达果园地窖墙壁上用人血绘制的那副玄鸟图。只是此时图案中的玄鸟远比当初人血绘制的精致的多,虽然同样绘制的是玄鸟侧身图,但脚和翅膀俱全,翅膀上羽毛的长短多寡层次分明,即便以如今的眼光来看,也可称得上精致。

  不过石块上的图案并非只有一只玄鸟,在巨大的玄鸟身下,还有另一些杂乱线条。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们继续前行,逐渐的,石块上的图案像是连环画一样,越来越清晰明了。
  一直又前行了数十米,身侧石块上的图案已经无比清晰了。在这壁画之中。一只巨大的玄鸟在天上飞,飞行的过程中,一颗外壳上有无数浮雕的白色巨蛋自空而降,落于地上一拱腰伸手的女子手捧之中。
  整幅画作精致唯美,巨大的玄鸟图案上,可谓纤毫毕现,每一处毛发都绘制了出来,整体修长曼妙,看起来神秘而又高贵。与之相对应的是地上站立的女子,却低着头看不清面容,身体也渺小模糊,只能分辨出来其身着长袍且赤足。
  不过再往前走出两三步,下一个石块上的图案就彻底不一样了。
  玄鸟的身影陡然消失不见,整个石块上,只剩下了那女子。同样的长袍赤足。但这张图上,女子身体放大了数倍,也精致了许多,不光面容显露出来了,甚至垂到背后地上的一头长发也绘制的十分清晰,身上的长袍以及其他的细节半点不逊于方才的玄鸟。
  只是她手中捧着的白色巨蛋消失不见了,与此同时,她的腹部高高隆起,从轮廓上来看,跟早先的巨蛋一模一样。
  更诡异的是,她的腹部并未被遮盖。说并未遮盖并非是指衣物,而是包括她的身体……她的腹部是透明的,外面能看到一层肉体覆盖,但里面的情形同样十分清晰明了。很难想像这些粗略的线条怎么表现出来透明的感觉,但我的确一眼便清楚的分辨出来。
  在那透明的腹部里面,能清晰看到一个赤裸全身的小孩,这小孩并非胎儿那般佝偻倒立,而是直直的单脚站立,脸上露出笑容,整个人似乎正在快乐的蹦跳玩耍。与那女子一样,这个小孩同样绘制的非常精致清晰,不光面容能看清楚,连脸上憨笑快乐的表情都活灵活现。
  只是我盯着那小孩的面容,皱眉看了半天,心里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这小孩的容貌有些熟悉。
  我正这般思索着,身旁的张坎文忽然转过头来,开口冲我问道,“周易,你有没有觉得,壁画上这个小孩……跟你长得很像?”
  跟我长的很像?
  听到张坎文的话,我心里猛地一跳,这才终于明白了那股熟悉感是怎么回事。
  人虽然经常照镜子,但其实很难记清楚自己的模样,所以,我看到这小孩的时候,心里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与我样貌相似,反倒是张坎文率先发现了这一点。

  而我则是回忆起了自己幼时的一张照片。当初陆子宁用天师之力摧毁我家的房屋时,里面掩埋着的,除了我父母的尸身,还有一小本记载着我们全家二十年岁月的相册。农村人能拍照的机会不多,薄薄的一本相册里,父母的照片没有几张,绝大多数都是我的照片。
  从小到大,从满月到去念大学之前的留念。涵盖了我去念大学之前,整整十八年的岁月。
  这之中,有一张我的百日照,三个多月的小孩儿,容貌才刚刚长开。脸上的痴傻呆滞慢慢消失,逐渐有了几分聪慧灵气模样。而我,或许是当时太淘气,百日照的时候,也没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而是站在农村那种老式木座椅里,一只脚踩在地上,另一只脚蜷缩在座椅上,试图往外面爬,头则是抬起来看着镜头。一脸的憨笑开心……
  那张照片里的我,几乎跟眼前这个壁画里的小孩一模一样!不管是样貌还是表情,甚至仪态动作,都完全是一个人!我的熟悉感也正是因此而来!
  这个发现让我老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一旁的张坎文又研究了一会儿壁画,转过头时,发现了我表情有些不对,楞了一下,才又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了?这壁画里的小孩只是跟你略微相似而已,你不至于吓成这样子吧?”

  日期:2016-09-24 0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