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640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时闷雷并没有多想,一个助手甚至都老得身躯佝偻的人,还能有什么实力?最多就是跑跑腿,收集收集情报也就行了,要功夫来干什么?夏青又不是找不到人来保护。
  然而刚才忠伯突然出手,无论是出手精确度还是出手时机,那都是顶尖高手才能够具备的,这说明了什么?这是不是就说明了忠伯其实非常厉害,甚至厉害到了连闷雷都没有看出其实力深浅的地步?
  夏家之中还隐藏着这样的一个高手,闷雷以前却不知道,现在发现了之后,闷雷想不警惕都不行。
  忠伯则对着闷雷点了点头,颇为礼貌的对着闷雷说道:“闷雷门主,刚才确实是我出的手,要不然的话少爷的眼睛就要被人给挖走了。”
  “这确实很关键。”闷雷点了点头。

  “但是你好像从来没有提过你会功夫这一件事情吧?你一直在隐瞒着吗?”
  “闷雷门主多心了。”忠伯回答道。
  “我只会这一手暗器而已,也不是很精通。这件事情老爷知道,夏先生也知道,这并不是我在隐瞒着。”
  “哦?”闷雷疑惑。
  闷雷心中有些觉得不对劲,能够有着这种战斗智商的人,怎么可能只会这一招呢?
  此时就连夏青也一脸疑惑,他之前可不知道忠伯还会这样一手。
  “如果少爷与闷雷门主不相信的话,完全可以去询问老爷与夏先生,多年前我也用这一招救过夏先生一命,要不然夏先生恐怕不仅仅是没了双腿这么简单。”忠伯对着众人解释道。
  听到忠伯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大惊!
  这个忠伯竟然还有这如此的丰功伟绩?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听人提起过呢?
  如果忠伯所说的是正确的,那就很好解释夏长江为什么会如此对忠伯看重了,不仅仅当年夏长江将忠伯看作心腹,甚至夏长江还将忠伯送到了夏青身边,希望忠伯能够辅佐自己的儿子。

  听到忠伯的话,夏青则有些不相信的盯着忠伯。
  虽然刚才忠伯救了夏青一命,但是夏青也是头一回知道忠伯竟然会这样的一手功夫。
  忠伯在夏青身边待了这么久的时间,夏青以为自己已经很了解这个助手了,没想到忠伯竟然隐藏得如此深,会这么一手然而夏青到现在才知道。
  这样的事情恐怕放在谁身上,都会心底产生警惕吧?
  而夏青又遗传了自己父亲夏长江的多疑,所以现在夏青心中对自己的心腹产生了一丝怀疑这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夏青知道这种时候如果太将这件事情追究下去的话,反而会让原本好转起来的局面再一次变得复杂起来,反正忠伯所说的这些事情是完全有可能能够查得到的,只要时候打个电话回去,求证忠伯所说的话的真实性,那么忠伯便是清白的。
  这么想着呢,夏青便对着忠伯说道:“这件事情我会对我爸求证的。”

  “这是当然。”忠伯对着夏青恭敬的点了点头说道。
  然后夏青便将眼神放在了我的身上,脸色阴毒的再次打量了我一番,恶狠狠的说道:“张成,你不是要我的眼珠子吗?现在你倒是来呀!”
  我撇了撇嘴,看了夏青一眼开口说道:“你刚才求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夏青气急败坏,恨不得让闷雷上前将我给打残废。
  这种事情,就这么说出来真的好吗?我难道就不考虑考虑夏青的感受?
  情况不同,态度肯定是不同了,刚才夏青小命在我的手上,我随时都能够让夏青上西天旅游一番,所以当时的夏青也不得不对我求饶。
  现在夏青被救出来了,夏青自然是要说两句场面话来化解一下自己刚才的尴尬的,没想到我竟然如此不给面子,这让夏青心中非常生气。
  “张成,现在已经不属于你的局势了,你难道还想要将我给抓住么?你这是在做梦!”夏青对着我开口说道,不过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夏青身体朝着闷雷的背后靠了靠,看来夏青是被我给弄怕了,害怕我又突然冲出去将夏青给劫持住,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夏青觉得自己自杀要更好一些。
  “我没想将你抓住啊。”我耸了耸肩颇为淡然的说道。
  “而且我刚才也只是吓唬吓唬你罢了,我是一个正常人,又不是疯子,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挖人家的眼珠子呢?你以为我是你啊?”
  听到我这倒打一耙,这将夏青的鼻子都给气歪了。
  “你少在这装蒜!你刚才就是想要将我的眼珠子给挖掉了,要不是忠伯出手的话,我现在这只眼睛已经没了!你这个疯子!”夏青对着我破口大骂道。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没那个想法。”我再次耸了耸肩。
  “哼!不管你有没有这个想法,反正现在你还是落在了我们的手上,我不会让你好受的!”夏青冷哼了一说道。
  夏青心中郁闷,心想自己不就是设下了一个圈套么?别人随手布置下来的一个套哪个不是顺风顺水,只等着人往里面钻?
  怎么到自己这里就不同了?场中的局面也不知道换了多少次了,难不成还要再转变下去不成?
  听到夏青的话,我像是看白痴一般的看了夏青一眼,我这个眼神让夏青很受伤。
  “我说你有没有搞错?你怎么就看出我现在落在你们手上了?”我颇为不乐意的对着夏青说道。
  “难道不是?”夏青冷声说道。

  “现在我们这里这么多高手,然而你就只有一个帮手赶了过来,你们还能逃不成?”
  夏青原本就带来了闷雷与暴雨两大顶尖高手,想要将我留下来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再加上夏青身边的忠伯也暴露出了战斗力,现在就算不需要勾毛身边的小音,广凭借夏青身边的能量就足以将我和乌恩其两人给留下来了。
  这难道还能出现什么问题不成?
  “我们为什么要逃?”我反问道。
  “我们两人直接打出去不就行了?”
  “打出去?”夏青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就连闷雷与暴雨两大高手脸上也表现出了不屑。
  刚才闷雷与我对拼了一掌,已经知道了我的实力几何,在他们这样的高手面前,根本是不够看的。
  只是这个乌恩其要难缠一些,暴雨刚才与乌恩其交过手,这个乌恩其的实力跟暴雨相比差不了多少,可能乌恩其的实力要比暴雨弱上一小节,但是总体来说,他们两人是一个等级的高手。
  而暴雨只要将乌恩其给牵制住,我就只能是孤家寡人,闷雷上来一只手就能将我给吊着打,甚至不用忠伯出手,我就能被闷雷给拿下。
  所以闷雷与暴雨听到我说要打出去的话,这让他们感觉到异常好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