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06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想的时候,感觉到县里和自己贴心的干部真的不多,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情况,主要是董部长和徐大忠等人和自己作对,导致自己的很多计划无法实施,就如薛云曦教育局局长的事情,让自己很没有面子。
  正想到薛若曦的时候,她的电话就过来了,在电话里嗲声嗲气的让张东健今晚有空到她的住处,说有事情谈。
  面对女人的主动邀请,张东健哪有到嘴的葡萄不吃的道理,赶紧笑眯眯的应承了下来。薛若曦这种时候把张东健叫来,并不只是想要跟张东健鸳梦重温一下,两人尽兴之后,薛若曦才把自己的心事一一跟张东健和盘托出。
  局长的任命一直,没下来,薛若曦在教育局的威信一天不如一天,恰好,最近,教育系统又是多事之秋,自己的局长的位置还没有坐稳,下面今天竟然发生了重大的事情。

  薛若曦说,这件事实在是太棘手了,根据公丨安丨局内部传出消息,很有可能自己这个主持工作的副局长也是很难控制局面的。
  张东健见薛若曦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一时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问薛若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严重到什么地步?难道是薛若曦自己被纪委给盯上了?
  薛若曦连连摇头说,跟我倒是关系不大,只是影响教育系统的大局稳定。
  张东健侧耳倾听的模样说:“那行,你倒是详细说来听听。”
  薛若曦问他,老张,你还记得那个二中的胡佳琛副局长?
  张东健说,我当然记得,这个人可是你主持工作以后一定要提拔起来,后来还是我让组织部的同志去做工作,怎么了?张东健有句话没敢当着薛若曦的面说出来,这个胡佳琛当时给自己送过很多的礼物。
  薛云曦说,就是这个家伙不知道天高地厚,做事不知道控制本性,结果已经被公丨安丨局的人控制起来调查,听说事情很是严重,现在受害者家属那是一定要追究责任。

  张东健很是不了解的问,他究竟干了什么事情?
  薛云曦说,二中一位名叫陈佳的女教师,实名举报该胡佳琛在她酒醉后对其实施强。据消息说,陈佳和胡佳琛等人一起喝酒,在陈佳酒醉后,胡佳琛和下面的人将陈佳抬进宾馆,随后,胡佳琛将陈佳强了。
  接到举报后,胡佳琛因涉嫌强罪被公丨安丨带走,其他参与喝酒的人也被公丨安丨进行调查,事情的结果很是不乐观,听说,纪委已经让人参与调查,下面县委、县政府的态度很重要。
  张东健听到这儿,很是生气,狗日的,这个薛云曦给自己推荐的什么样的人,简直就是流氓,强女教师,谁也不敢包庇。
  张东健没好气的说,这就是你推荐的干部,你这样推荐人,不仅仅是害你自己一个人,也是害我。
  薛云曦此刻哪敢说话,本来她只是想要利用提拔干部的方式,控制二中的工作,正好胡佳琛为人处事相当老道,说话做事也相当到位,却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看走了眼,没有看透胡佳琛的真面目。

  张东健很是不高兴的从薛云曦的身上下来,穿好衣服,任凭薛若曦软磨硬泡,他都不肯答应掺合此事。
  心情有些黯淡的张东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让服务自己的秘书把二中的事情详细的打听清楚,并且表态说,在这段时间里,无论哪一方的人过来打听消息,都一定要传达自己的真实意思,要求相关部门实事求是、从速从严进行处理此事。
  很快,秘书就从公丨安丨局和纪委那边把基本情况弄清楚。
  中午,在一中上班的董大宇他接到了妻子陈佳的电话,说中午和胡佳琛副校长及其他同事到外面吃饭,就不回家吃饭了。

  下午接近3点的时候,董大宇打电话给陈佳,却始终无人接听。3点20分,董大宇再次拨打妻子的电话,仍然是无人接听。董大宇感到怀疑,妻子从来没有出现过不接电话的情况。
  董大宇到家里及岳父家里,都没看到妻子。下午5点40分左右,他来到陈佳单位第二中学,陈佳同事告诉他,陈佳下午没有去上班。
  他打听到,中午吃饭的时候,除副校长胡佳琛外,还有妻子另外一名同事。董大宇随后拨通了二中校长程波的电话,请求程出面帮助寻找妻子。
  几分钟,程波回电话说,只打通了胡佳琛的电话,但胡佳琛说,吃饭时陈佳什么时候走的,他也不知道。
  心急如焚的董大宇找到了张森另外一个电话。可张森回答:“我在外面陪朋友,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晚上9点过,大家在一家浴足城找到胡佳琛时,胡佳琛的态度和下午一样,坚持说不知道陈佳的下落。
  晚上9点50分,当大家找到另外参加聚会的人,他和胡佳琛回答一样:不知道陈佳的下落。时间到了晚上10点过,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焦急万分的时候,董大宇的岳父忽然来电话说,陈佳已经回家了。
  陈佳到底去了哪里呢,为什么失踪了8个小时,这8个小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董大宇得知妻子回家的消息后,骑上摩托没命般赶回了家。回到家时,他看到妻子一个劲地低头哭泣,还在不停地呕吐
  谈起中午发生的事情,陈佳感觉“就像一场噩梦”。
  陈佳说,那天上午,她所在单位的领导都到别的学校考察了,另外一名副校长胡佳琛在单位值班。
  “大约上午十时半左右,胡佳琛叫我立即到他办公室有要事谈谈。我就过去了,我看见他办公室还有几个人,都是同事。”
  “我一到他办公室,胡佳琛就说,”我们斗一会地主耍”,我当时说”这是上班时间,恐怕不行哟!”,胡佳琛回答说”把门关着,怕什么?”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我勉强答应了”。

  到了中午,胡佳琛就说,“今天中午出去吃点工作餐”。陈佳说,出于下属身份,她同意了,除了胡佳琛,同去的还有单位三名的同事。
  他们吃饭的地点是县城一家叫“老黄羊”的餐馆。陈佳说,他们一桌共有7人,被安排在了一间雅间。
  “我们开始喝的是啤酒,拿的土碗喝,当时我觉得味道不好,看到另外的人在喝劲酒,我又喝劲酒。”陈佳回忆说。后来她感觉自己醉了,头痛,到底喝了多少酒,什么时候走的,到了哪里,她完全记不清楚。
  陈佳说,中途她醒了一下,迷迷糊糊地看见自己赤身躺在床上,胡佳琛则睡在她旁边。“我挣扎了一下,但头痛得厉害,然后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陈佳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接近10点,她全然不知家人已经找了她好几个小时。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奸污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