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09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幸,这六个里有五个重伤,但目前还都活着。这也是最庆幸的一点,一旦有人身亡,那这件事的性质就不一样了。
  关键还是看这最后一个。水库工程点那边信号不好,楚阳到现在还没收到消息,因此不清楚情况。
  梁健又问楚阳:“那工程队的老板呢?现在人在哪里?”
  楚阳摇头。
  梁健皱眉:“摇头是什么意思?”
  楚阳说:“出事之后,我第一时间就联系他了,但是人联系不上。我让同事去他的公司里找,也没找到。公司的员工都在,就是他不在了。”

  “那家里呢?”梁健心中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楚阳回答:“还没来得及过去。”
  梁健想骂他一句,但想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楚阳能第一时间将人救出来,已经不错了。便忍住了火气,掏出手机给沈连清打电话,让沈连清立即想办法将人去找出来。
  “谢谢梁书记。”楚阳道。
  梁健看了他一眼,道:“你要懂得发挥手下的力量。还有,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楚阳沉默下来。
  其实,梁健也明白。对于荆州,楚阳一直是憋着一口气的。试想,哪个当官的不想做出点政绩来,楚阳又是个胸有正义的人,他能在荆州坚守这么多年,说明他是真的想要为这里做点什么,可是这么多年他一直没能改变什么,反而这里的情况在一直恶化。
  梁健能理解他心里的那些委屈和倔强,但是事情已经出了,梁健理解也没什么用。荆州市委书记空了这么久,梁健前段时间刚跟省里推荐了他,如果这事情捅到上面,楚阳这市委书记的帽子肯定没了,至于能不能继续坐在市长的位置上,还得看领导的心情。
  梁健问楚阳:“这件事,你问过那个胡全才吗?”

  楚阳犹豫了一下,道:“当初我提出要在这里建水库的时候,胡全才是不同意的。”
  梁健皱了眉头,工程队的老板虽然是通过胡全才认识的,但是当初建水库他是反对的,这样的话,还真不好问他什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事情,全部的责任可以都说是在楚阳身上。当然,那个工程队也是有责任的。但要是找不到工程队的老板,那么楚阳就要承担全部的责任。
  楚阳是梁健比较认可的一个干部,如果因为这件事而就此被撸了下去,梁健实在是不忍心。他想了会,对楚阳说:“本来我不想来这里的,但是成海同志可能是听到了当时韩星跟我汇报这件事,现在他和胡全才在一起,难保他不会听到什么。你应该清楚,我对你是有期望的。我希望荆州能在你的手里越来越好。所以,这件事,你一定要处理好,不能让任何人抓到什么把柄!你明白吗?”
  楚阳看了梁健一眼,点头回答:“我明白。”
  梁健又道:“这样,你先去弄清楚救援工作怎么样了。如果你运气好,最后一个人还活着,那么这件事还好一点。如果你不够幸运,那么你首先要保证,遇难者的家属不闹事。我不管你怎么做,我只有一个要求,这件事绝对不能闹大。另外,找个信得过的人,去弄清楚那个工程队的老板到底和那个胡全才是什么关系。必要时刻,可以有点手段!”
  梁健的话没说穿,但想必以楚阳的智商,他应该不难领会到意思。他看了看梁健,沉默了一会,道:“那我先去水库那边了。”
  梁健道:“去吧。第一时间跟我汇报情况!”
  楚阳点头。然后去跟成海告辞后,就离开了这里。他走后,梁健看到胡全才站在成海身边,说得唾沫横飞的模样,就有些讨厌。他想了一下,开口叫他:“全才同志。”
  胡全才正在手舞足蹈的动作戛然而止,有些意犹未尽外加惊讶地转头看向梁健,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愣愣地问了一句:“梁书记,您是在叫我吗?”
  梁健看他,问:“这里还有第二个人叫全才吗?”
  胡全才忙跑了过来。梁健朝成海笑笑,道:“不好意思,把全才同志借我用一会,我有点事要跟他说。”说完,又吩咐一直被冷淡的江郢,道:“江郢同志,你陪成海同志到处转转吧。他对你们十首县比较感兴趣。”江郢同志刚点头,成海同志也刚说了正有此意的时候,梁健又道:“不过,远的地方就不要去了吧,时间也比较紧张。稍微转转,我们就该回去了。这次过来这里也是临时起意,十首县的同志都没有准备,我们就不要给人家添麻烦了!成海同志,你说对不对?”

  成海同志眼睛微微眯了眯,脸上依旧笑着说道:“梁书记考虑得是。那我就听梁书记的,我们就周围转转就回来!”
  梁健点头,又嘱咐江郢:“江郢同志,那我们的成部长我就交给你了。你可要负责好他的安全!不该去的地方别去,要是到时候少了一根头发,我可是要唯你是问的!”
  江郢忙点头。
  梁健这才让他们走了。他们一走,梁健就招呼胡全才,到他办公室去坐坐。胡全才一下子也看不明白梁健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不过从刚才梁健嘱咐江郢的话里,多少也品出一些味道来。听梁健要跟他去办公室坐坐,大概也是明白是有话要跟他说。
  他默默地领着梁健到办公室。

  走进去,梁健扫了一眼他的办公室,挺朴素的,倒是不像网上传的那些县长区长办公室的摆设,不是字画就是古董。
  梁健倒是意外了一下,不过,就在他以为自己或许对这胡全才有些误解的时候,忽然眼睛一亮,盯住了办公桌一个相框旁边的一块黑不溜秋的不规则的东西。
  这东西,跟之前梁健送给秦海明的东西,除了形状大小不太一样,胡全才的这个要比梁健送给秦海明的大一倍,其他都是一样的。
  梁健指着这个东西,问胡全才:“这是什么?”
  胡全才见梁健问这东西,脸上的笑不太自然:“这个呀,梁书记可不要笑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就是看着形状奇特,好玩才买回来的。您这样看它,像不像是一只青蛙?”

  梁健学着胡全才调整了一下视角,还真像一只蹲着的青蛙,扁嘴鼓眼。
  梁健呵呵一笑,道:“倒还真像。不过这东西,我倒是见过一回,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听说好像价格不便宜。不知道全才同志这是在哪里买的?”
  胡全才的笑容僵硬回答:“好像是一次出去旅游的时候,在风景区买的吧,具体也记不清了。不过,这东西倒是不值什么钱,当时买的,好像也就几十块钱吧。就是买个好玩!”
  梁健口里说着是吗,手就朝着那个东西伸了过去,在胡全才紧张的神情中,抓在了手里,如预料一样,有电击一样的感觉,而且比之前要强劲很多,要不是梁健有心里准备,这东西就被梁健扔出去了。
  日期:2016-09-24 0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