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微信调戏班主任,发现了她的隐私,我震惊了》
第2639节

作者: 肤浅失眠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想着呢,我快速做出了反应,将手中的夏青一只手提起,然后便朝着空中的闷雷扔了过去。

  闷雷很想一拳头打爆我的脑袋,但是闷雷没想到我竟然会如此阴险,将夏青扔出来当挡箭牌!
  闷雷心中怒吼,他感觉自己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我这种将阴险发挥到极致的人,如果可以的话,闷雷会毫不犹豫的将我给干掉。
  而现在就有这样的一个机会,闷雷若是在空中躲闪夏青的话,那么闷雷还是有机会一拳头将我给砸死在沙发上的。
  不过夏青又不能不接,我扔出去的时候力道非常大,要是夏青砸在墙壁上或者砸在地上的话,很有可能直接被摔成傻逼。
  就算夏青到时候不会摔得神志不清,身上残疾肯定是逃不了了的,以后夏青给闷雷穿小鞋怎么办?
  这么想着呢,闷雷只能放弃这次进攻,空中将夏青的身体给稳稳的接住了。

  而我则手持着蝴蝶刀跑出去老远,当然,我还顺便将那个打在我手背上的黑色物体给捡了起来。
  等到脱离了闷雷的攻击范围之后,我摊开手掌看了看,竟然只是一块石头?
  而且还是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小型鹅卵石,这让我心中气愤。
  “这是哪个天杀的乱扔垃圾?还有没有公德心了?”我没好气的对着众人大骂道,竟然有人在暗地里放冷箭,这让我心中非常不爽。
  本来闷雷是心中充满了愤怒的盯着我看的,他在找机会冲上去将我给干掉。
  但是听到我的话,闷雷也不由得一愣,然后便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同伴暴雨。
  雨门门主暴雨除了会一手无坚不摧的鹰爪功绝学之外,他的暗器也同样出色,闷雷以为这是暴雨扔出来的。
  然而暴雨却对着闷雷摇了摇头,示意这不是他干的,然后暴雨就转过头看了看,最终将目光放在了那个一身管家打扮的老头子身上。

  忠伯?
  不仅闷雷懵了,就连我也没有搞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个忠伯的资料我以前倒是看过,忠伯很早以前便跟着夏长江做事了,早就成为了夏长江的心腹,帮助夏长江处理一些夏长江处理不了的事情。
  后来夏长江被我爸给废掉了双腿,沉寂了二十多年,这个忠伯也不怎么出现过了,再然后夏青出现,忠伯跟在了夏青身边,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忠伯是夏长江给夏青准备的助手。
  这样的一个助手,按理说可能会功夫,但是应该不是很精通。
  但是现在看暴雨这意思,刚才这颗石头是忠伯打出来的?
  刚才我愤怒的问出了这个问题之后,我的眼神就一直放在闷雷身上。
  我以为这是闷雷出手的,因为只有闷雷看上去有这个可能性。
  刚才闷雷使用狮子吼的功力对着我大喝了一声,虽然我表现得非常平静,但是我的耳膜还是嗡嗡作响。

  显然,刚才闷雷的狮子吼并没有用全力,我想闷雷也是害怕自己吼出一声将夏青也给伤到了吧?
  我听易湿说起过狮子吼这门功夫,有些大成者一吼出来恐怕能直接震死对方,这丝毫不夸张!
  刚才闷雷只想要扰乱我的心智,所以闷雷只是用上了一丁点的功力。
  我的心智虽然没被闷雷扰乱,但是我的耳朵却被闷雷的这一吼给弄得起了嗡鸣声。
  如果在平时的话,这颗石子儿打过来的时候,我听到声音肯定能够快速反应过来,到时候这颗石子儿只会打在夏青的身上,遭殃的是夏青才对。
  但是因为闷雷刚才那一声狮子吼,我耳膜现在都还是嗡嗡作响的,所以有人在打出这个暗器的时候,我并没有一开始就听到声音传来。
  而是这颗石子儿到了我的面前,我才听到了轻微的破空声,但是当时已经来不及了,我的手背被这颗石子儿给打到,手里的蝴蝶刀脱落,原本劫持在手里的夏青也被闷雷给抢回去了。
  这么一想来,只有闷雷是最有可能发射暗器的,我想着闷雷应该早就想好了这样的一个计划,所以这些动作都是环环相扣。
  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闷雷只是吼出了这一声,这个暗器也不是闷雷发出来的。

  甚至闷雷还一脸疑惑的转过头看着暴雨,显然闷雷也不确定是不是暴雨干的,这也说明了闷雷之前并没有想过这样的一个计划。
  而暴雨却将目光放在了自己身后的忠伯,因为暴雨也是个使用暗器的高手,暴雨并没有用出这个暗器,但是暴雨却清楚的听到这颗石子儿是从自己身后射出来的。
  暴雨身后就只有忠伯一人,那也就是说,这颗石子儿就是忠伯发射出来的?
  所有人都不知道忠伯竟然如此厉害,就连闷雷与暴雨也没有想到,他们只是以为忠伯只负责一些核心问题,至于安全问题什么的倒是不需要让忠伯来操心。
  夏家还缺高手?
  但是忠伯却在刚才表现出了他那强大的战斗力与战斗智商!

  隔着那么老远,忠伯能够使用一颗石子儿打在我还在移动中的手背上,这可不是普通高手就能够做得到的,没有几十年的暗器功夫,这能够做得到?
  而且忠伯挑选的时机也非常正确,谁又能够提前想到闷雷会使用狮子吼呢?
  寻常人要是碰上了闷雷的狮子吼,肯定会皱着眉头心中对闷雷破口大骂。
  但是忠伯却在此时瞬间反应过来,认为这是绝佳的出手机会,所以忠伯便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手中的石子儿给打了出去。
  而我当时耳朵里边还有着嗡嗡作响的声音,这个声音恰好帮助忠伯掩饰了他发射暗器的破空声,所以忠伯便一击成功!
  这样的战斗能力与战斗智商,恐怕很少有人能够达到吧?

  而这个忠伯便是其中的一位,这让我心中蛮不是滋味儿的,心想这样的人才怎么就不是张家的而是夏家人呢?
  也不知道这个老头儿能不能挖来,花多少钱能够挖过来?
  此时的忠伯像是没有观察到众人目光中的审视一般,倒是很有礼貌的对着众人点了点头,完全一副高级管家的做派。
  “忠伯,刚才是你出的手?”闷雷瞥了忠伯一眼开口问道,甚至眼神之中还带着些许警惕。
  闷雷没办法不警惕,闷雷是高手中的高手,属于顶尖高手的存在,无论在哪里都能够被人当做王牌来使用的存在。
  但是闷雷平时却从来没有看出忠伯的深浅,这只能有两个原因,要么就是这个忠伯不会功夫或者能力很差,要么就是忠伯的境界大于闷雷,甚至到了能够随时隐藏自己气息的地步,所以闷雷才会看不出来忠伯的深浅。

  日期:2016-09-21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