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0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开门见山:“我想跟霍省长聊聊小叶的事情。”
  秘书杨呵了一声,道:“小叶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挺可惜的。不过,这事情,跟我们省长有什么关系吗?”
  梁健道:“小叶死的时候,已经有身孕了。这件事,你们知道吗?”
  秘书杨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的,听到这个消息,啊地叫了一声。梁健道:“麻烦你把电话转给省长吧。”
  秘书杨犹豫了好一会儿,跟梁健说了声等等。他应该是跟霍家驹汇报去了。过了好一会儿,他回来告诉梁健:“省长说,有什么话让你跟我说好了。”
  梁健道:“这不合适吧!再怎么说,省长也曾经是小叶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秘书杨的声音一下子沉了下来,喝道:“梁书记,人是要为自己说的话付出代价的!”
  “这一点,我相信我肯定比杨秘书清楚。你放心,我说这话是有证据的!”梁健道。

  秘书杨忙追问:“什么证据?”
  梁健冷笑了一声,道:“这个杨秘书就没必要知道了吧。麻烦你在帮我跟省长说一声,我是真的想跟他谈一谈,当然他如果实在不愿意那我也就不勉强了,那我也只好随着叶家的人去闹吧!反正最好要是事情闹大了,我顶多就是一个办事不力,但霍省长就不一样了!”
  秘书杨沉默下来。事情的轻重与否,他还是有杆秤的。霍家驹在西陵这几年虽然没什么政绩,这位子也坐得窝囊,但他头上有人,这次离开,多少还能有个完美结局。
  曾经有人说,任何一个官都是经不起查的。霍家驹除了小叶这件事,身上多少肯定还是有问题的。到时候事情闹大,有人落进下石,新账老账一起算,他能不能善终就很难说了。

  秘书杨应该也是想到了这个问题,到底也不敢冒险,还是将梁健的电话转了过去。霍省长接起电话,口气十分不善:“梁健,你想干嘛?”
  梁健道:“我只是替省长考虑而已!”
  霍家驹冷笑了一声,道:“废话就不用说了,直接说,你想要什么!”
  梁健道:“我什么都不想要。但小叶的这件事,不能闹大了。不然对你对我都没好处!”
  霍家驹忽然笑了起来,道:“你不是已经把东西给徐京华了,怎么,他难道就没帮你想好后路?”
  霍家驹这话倒是证实了他之前的猜测。看来徐京华和霍家驹之间早就达成协议了。梁健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在心底嘲讽了自己一声,他看过被人当棋子,还没看过自己送上门去给人当棋子的。而他自己,就这么干了一回。

  他至今也没想明白,当初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做。他想在西陵站稳脚,所以想把自己在徐京华这条船上绑得更牢一点?或许有一点,刁一民和娄江源的联盟,现在又多了一个成海,说到底,还是给了梁健很大的压力。
  再加上,起初的时候,梁健也没想到,叶家的人会这么固执。霍家驹不至于杀人,这一点是梁健一开始心里就确定的,这也是梁健将录像带交出去,打算将这件事往小了处理的其中一个原因之一。
  但最后还是证明,这件事,他把人性看得太阴暗了一些。
  事情已经这样了,梁健多少想挽回一下,这也是他找霍家驹的原因。梁健没理会霍家驹的冷嘲热讽,道:“东西确实是我给的徐部长,这总比我直接让公丨安丨局上门来找您比较好吧?”
  霍家驹沉默。
  梁健接着说:“我今天给您打电话,就是想告诉您,叶家的人比较固执,不肯善罢甘休。这件事,是您弄出来的,无论如何,您也该承担责任。至于怎么承担,那就您自己看着办吧!”
  梁健说完挂了电话。

  他不怕霍家驹不开心,这个时候霍家驹不敢怎么样。
  梁健打完电话,就回宾馆了。今天回去的早,霓裳看到他很开心。
  陪着霓裳玩了会,然后哄着霓裳睡着后,梁健看了会书,大约十点多的时候,忽然接到了广豫元的电话。
  广豫元告诉梁健,徐京华给他打电话了,为了小叶的事情。
  梁健问他:“徐部长说了什么。”
  广豫元说:“徐部长说,他出一百万,让我摆平小叶的事情。”
  一百万!梁健脑子里顿时冒出了霍家驹这个人,他应该是在他的电话挂断后立即就联系了徐京华。这一百万就是霍家驹的态度吗?
  梁健心里多少对着霍家驹是鄙视的,憎恶的,可是再想想自己在这件事中的态度,却又觉得自己也没资格去鄙视霍家驹。
  梁健道:“既然徐部长这么说了,那你就用这一百万去想想办法,再闹下去,对我们影响不好!”
  广豫元叹了一声,为难地道:“但是,这家人,不认钱啊!”
  梁健想了下,心一狠,对广豫元说:“你告诉明德,把录像带给叶家的人看。让他们死了这条心。小叶的事情,谁也不想发生,但既然发生了,就要面对现实。一百万,是政府看在小叶也为政府兢兢业业工作了几年的份上,补偿给他们的。”
  梁健话没说太明白,但相信广豫元和明德应该知道怎么做。
  第二天一早的时候,广豫元就来告诉梁健,叶家的人已经答应拿钱了。但是那个堂哥要求酒店也赔钱。
  梁健皱眉,心里头不悦起来:“他要酒店赔多少?”

  “三十万。”广豫元看了梁健一眼回答。
  梁健考虑了一下,道:“酒店那边怎么个态度?”
  广豫元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酒店那边是不同意出这笔钱,他们认为他们也是无辜受牵连的。因为小叶跳楼,他们这两天的生意下降了很多。这件事还会影响多久,都不好说。”
  梁健沉默下来,这件事不宜久拖。梁健不仅要防叶家的人闹事,还要防着娄江源这边。万一娄江源这边知道事情的真相,到时候暗中推一把,把梁健拉下水搞臭名声也不是一件难事。
  基于这个考虑,梁健没怎么犹豫,告诉广豫元:“你想办法跟小叶的堂哥去把钱谈到二十万,这二十万,我们出。”
  广豫元看了梁健一眼,没说什么。但眼神里多少有些惊讶。
  他走后,梁健心里沉甸甸的,这件事没尘埃落定后,始终是不放心的。
  但还好,下午的时候,广豫元就回来说,他已经谈妥了,只等钱了。梁健问广豫元,徐部长答应的一百万什么时候打过来。广豫元说,要等一周时间。
  一周时间太长,不保险。梁健让广豫元想办法去催。至于另外的二十万,梁健本想自己出,但广豫元说,他会想办法。
  梁健也没坚持。
  等晚上的时候,他静下来,再去想这几天小叶的这件事情,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在这段时间内,有了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并不是这几天才有的,似乎从罗贯中的事件发生开始就已经在默默的变化。只不过,梁健那时并未察觉。那段时间,他处处受制,很多事都被蒙在鼓里,他为了扳倒罗贯中,绞尽脑汁,或许就在那时,心理开始有了新的变化。
  这种变化,难说好坏,也难说对错。要说,只能说他随了这个大流。可,梁健心里多少有那么些复杂。
  日期:2016-09-23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