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51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意识地问出来之后他才发现自己问的有些多了,当即呵呵地笑了笑来掩饰掉尴尬。
  李牧也笑了笑,没有就这个问题进行回答,取出烟来递过去一根,给赵旭点上,姿态放得很低。
  赵旭是副营职干部,自己只是没有什么实在职务的副连职中尉,这么做并不显得刻意。
  自己点上一根抽了两口的时候,赵旭已经在说话了。
  “李牧,你今年多大了?恐怕你是最年纪的学员了。”赵旭依然吃惊得很,问道。

  李牧不隐瞒,说道,“二十三了。”
  仔细打量着李牧,赵旭并不掩饰自己惊讶的表情。他今年二十七岁,除去四年军校,在部队的时间是第四个年头,自己已经算是升得很快的年轻干部了,但是和身边的这位年轻人一比,压根就不像那么回事。
  “你是哪个军校毕业的?”赵旭问道。
  赵旭注意到李牧的资历牌,中尉副连,从李牧的年纪来看,最符合逻辑的是他也许去年才从军校毕业。一部分人军校毕业之后,根据表现,直接挂中尉副连是非常正常的。

  只是他怎么也不知道,如果没有护航那档子事情,李牧此时恐怕已经是上尉正连干部了。
  笑了笑,李牧说道,“我是年初提的干,没有上过军校。”
  这一下,赵旭是彻底吃惊了。
  关键信息在于,年初才提的干,怎么被安排到这里来上学,而不是军区的初级指挥军官学院?
  念及此,赵旭暗暗的上了点心,对李牧稍稍重视起来,他想到的是自然是李牧估计是有背景的人,否则一切无法解释。
  “原来如此,老弟,你这个情况在陆院可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啊!”一个猜测刚过,赵旭心里又生起一个疑惑,编改实验班和其他班不一样,怎么李牧这个情况的新干部也被安排了进来。
  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和温朝阳的一模一样,会不会是搞错了?
  随即马上否掉了这个猜测,这种低级错误绝对不会出现。
  “老弟,你可是咱们编改实验班最年纪的学员了。”赵旭语气颇为复杂,但他本身是很直爽的东北人,心里有的除了疑惑就是羡慕,没有半分的嫉妒成分,“编改实验班的学员里,级别最高的是中校副团长,其他的都是各个部队的营连指挥干部,正儿八经的青壮派啊,都是手握实权的。”
  李牧没有细想赵旭的话,他只是对“编改实验班”这个名词不解,于是问道,“赵营长,编改实验班是什么意思?我初来乍到,还要麻烦赵营长讲解讲解。”

  又是一愣,赵旭看得出,李牧不是故意装不懂,而是真的不了解。就更费解了,所有进入编改实验班学习的学员,早在报到之前就接到了通知,因此很了解编改实验班。
  而这个李牧,似乎真的一无所知。
  “老弟,你真的不知道?”赵旭还是问了一句。
  李牧摇头,笑道,“的确不知道,温处长只是告诉我,有不明白的地方向你请教,他没有细说。”
  “温处长亲自去接的你?”赵旭捕捉到了一些东西,试探着问。
  李牧点头,“是的,我之前在军区总院。”
  八成是个深有背景的年轻干部了,赵旭心里暗暗道,这个李牧也不像是军内纨绔,说话很客气,神态很和气,倒也是个好相处的人。

  “老弟,你我都是学员,我比你痴长几岁,以后你就叫我老赵,这里没营长也没有副团长。”赵旭很有气势地挥了挥手说,看见李牧笑着微微点头之后,他才解释道,“编改实验班全称是陆军部队编制改革实验班,目的是为接下来的部队编制改革深入推进有针对性地培养指挥军官。”
  这一句话之后,李牧的脑子顿时就活泛开了。
  陆军部队编制改革对于他来说,一点也不陌生,甚至可以说,在东南军区,自己以及其他几位老兄弟,应该算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普通步兵部队向空中突击部队转变,就是一种有益的尝试。
  只是后来阴差阳错的,集训队成了突击队。
  李牧心里颇为感慨,走了一圈,尽管前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原以为自己会在特别突击队那条路上走下去,结果还是绕了回来,回到了新军事改革的前沿阵地。
  想明白了,李牧也就知道为什么对自己的到来这么的吃惊。

  的确,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自己都不符合进入编改实验班的条件。赵旭这些人毕业之后,肯定是往上走的,副职成正职,而且肯定是掌握部队的军事主官。
  可不能小瞧了这些未来的团营长,他们是货真价实的实权派,比其他机关部门的高级参谋干事含金量高太多了。
  和地方上差不多,********和市级政府业务部门的一把手行政级别上一样,但就含金量和重要性来说,********是凸现出来的。
  直接掌控部队的军事主官是确凿无疑的最有实力的那一部分人。
  为什么师旅长的任命需要最高统帅亲自签署,原因就不言而喻了。
  谦虚地说了几句,李牧又向赵旭了解了一下其他情况,赵旭也是个好相处的人,性格直爽,非常详细地介绍了编改实验班的情况以及已经上过的课程。
  “先集合吃饭,下午是安排了撰写论文,到时候可以好好地聊。”看了看时间,赵旭有些口干舌燥,喝了点水站起来说。

  李牧随赵旭往楼下集合的地方走,问道,“关于哪方面的论文?”
  看了李牧一眼,赵旭笑道,“你刚过来,可以先熟悉一下情况,不交也是可以的。上午教员布置了一个题目,题目比较大,主要是站在基层干部的角度谈一谈对编制改革的想法。当然,咱们都是陆军,谈的只能是陆军部队。”
  “这个题目的确很大。”李牧点头表示认可,随即看到了前面的队伍,便说,“组长,我去集合了。”
  方才李牧已经了解到班里的情况,一名班长三名组长,赵旭就是自己的组长。
  各组分别集合,然后整理队伍,集体向饭堂行进。和基层的大头兵是一样一样的。军校培训在职干部这个情况是比较有趣的,很多很有些级别的领导干部到军校进修,讲课的可以是资深教授,也会有年轻的专业教员。
  一堆将军坐在那里听一小少校上课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所以,对于编改实验班这些意气风发的年轻军官来说,拿出小兵的姿态来是一点困难没有,没有一颗随时都能调整到合适位置的心,是走不远的。
  饭堂距离小楼有将近六百米的距离,是标准的部队饭堂,整个东南军区都是这种款式。应该说,整个军区的营地布局以及营房款式,都是以陆院为基准的。也就是说,陆院做出一套标准来,所有的驻地和营房都照都按照这个标准来。
  日期:2016-09-23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