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0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曼拿着酒杯,听到梁健拒绝,手足无措地站在那,看着他的目光,像是受惊的小鹿一般,无处安放的感觉,让梁健心生不忍。
  “小曼梁书记这都默许了,你还不赶紧给梁书记满上?”成海见梁健没说话,赶紧催促。徐曼忙给梁健倒酒,动作慌慌张张,差点还给碰倒了杯子。
  梁健一边不满成海的怂恿,一边又不忍心去责怪这个慌张的小姑娘,伸手将杯子推到了一边,道:“我酒量不好,就这样吧,你给娄市长也倒上吧。”
  徐曼怯怯地点头,扭身给娄江源去倒酒。娄江源倒是显得比梁健大方许多,靠在那里,随意徐曼倒酒。
  给娄江源倒好,坐在梁健身边的徐丽立即说道:“曼曼,还有徐部长呢!我们徐部长虽然不能喝酒,但这茶还是要倒上的。”
  徐磊身体不好,梁健他们自然知道,这徐丽也知道这一点,倒是让人惊讶。梁健看向徐磊,徐磊笑着摆手:“不用麻烦徐曼了,她只要服务好我们两位领导就可以了!”
  徐丽抿嘴一笑,道:“那曼曼服务梁书记和娄市长,我来服务禾书记!”说罢,也要给禾常青倒酒。
  禾常青也不拦,随着她给他的杯子满上后,他调侃着说道:“老板娘的目的很明确嘛!”

  徐丽眨了眨眼睛,道:“我早就听说禾书记酒量好,今天不知道能否有幸见识一下?”
  禾常青看了一眼她,然后笑道:“今天我们领导也在这里,老板娘这是想让我在领导面前犯错误啊!”
  徐丽转头去看梁健,又在娄江源的脸上撩了一下,道:“这酒还没开始喝,禾书记就拿两位领导当挡箭牌了,你们说,禾书记是不是该自罚一杯?”
  梁健不喜这种劝酒的游戏,但是已经坐在这里,此刻要是一直板着个脸,难免得罪成海,便笑着说道:“这事情,那当然是要看老板娘的本事了。江源同志,你说是不是?”
  娄江源微微一笑,道:“常青同志不肯喝,那说明老板娘的诚意不够嘛!”
  徐丽娇嗔地瞪了娄江源一眼,又将含情的目光往梁健脸上扫过,嗔道:“你们男人果然都坏!这合着伙的欺负我一个女人!”
  徐丽说完,扭过身去,也给自己的杯子满上了一杯,端起杯子对禾常青道:“那我敬禾书记一杯,这诚意够不够?”
  梁健看徐丽手中的杯子,酒是一点没比禾常青少,心中暗暗感慨,这女子还真是豪爽啊!她这么一说,禾常青这酒也就只能喝了。毕竟是成海带来的女人,不给她这个面子,就是不给成海面子。成海这个新来的组织部部长,谁都不想再一开始就跟他撕破脸,起码要维护表面的和谐。
  一杯酒下肚,徐丽的脸上顿时染上了一层红晕,眼神本就妩媚,此刻更像是充满了柔媚的风情,撩人心弦。
  她跟禾常青这酒这么一干后,成海又来了两个黄段子,笑声中,这桌上的气氛就起来了。徐磊虽然不喝酒,但平日十分稳重的人,此刻讲几个冷幽默的笑话,竟也十分擅长。看着他得心应手,游刃有余的样子,梁健忽然意识到,他对徐磊的了解,应该还止于表面。
  娄江源也比梁健放得开,跟着讲了两个笑话。就剩梁健没说过了。徐丽起哄要让梁健也讲一个,梁健推说不会讲,徐丽看了眼安静坐在一旁的徐曼,道:“梁书记,你说一个,我让徐曼跟你喝个交杯酒如何?”
  这话其实在这场合说,有些没分寸。但大家都笑呵呵地,也没人来提醒徐丽,梁健自然也不好立即拉下脸来。他还没说话,徐丽已经吩咐徐曼给梁健倒上了酒,自己也倒上了。

  这时,娄江源也进来插了一脚,道:“我们梁书记可是大才子,老板娘你让我们书记给你讲笑话那是大材小用。”
  徐丽眼珠一转,道:“娄市长批评的是,我听说,梁书记以前经常写诗,要不梁书记就给我们作一首呗。”
  徐丽酒也喝了不少,这话虽然有些不合分寸,但也没人在意。梁健心里虽然有些不是很愉快,但也没表现出来。
  “老板娘可真是会给我戴高帽,这是要让我出丑呢!诗我不会,讲个笑话吧!”梁健笑着看了她一眼,道:“先声明,讲得不好笑,你们就别怪我!”说完,他
  “那也行!只要是梁书记讲的,都好。”徐丽是个马屁随手就来的女人。
  梁健想了一下,想到曾经在酒桌上听到过的一个黄色笑话,便讲了出来:“老石和老林每一次见面,总会相互调侃对方。一日,老林突然抚摸老石的光头,然后说:你这个光头,摸起来可真像我太太的屁股。老石笑笑地摸摸自已的光头,然后颇有同感地说:嗯!的确
  是一模一样。”
  梁健说完,抿着嘴看着徐丽。徐丽像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怔愣了两秒后,忽然抬手轻轻地在梁健身上拍了一下,然后嗔道:“还以为梁书记是个大才子和一般人不一样呢,原来,男人都一样!”
  她话音落下,娄江源抬杠:“老板娘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你是说我们都不如梁书记呢!”

  徐丽忙道:“你看我这嘴,我也不解释了,自罚一杯!”说完,拿起酒杯满上一杯,仰起脖子就一饮而尽。
  “老板娘好酒量!”娄江源拍手称赞。
  徐丽眼里的风情更盛了,仿佛都要漾出水来了。
  徐丽喝完,就又提起了刚才说要让徐曼和梁健喝交杯酒的事情,徐曼听徐丽的,梁健越拒绝,徐丽越怂恿,她似乎断定了梁健不会在这个场合翻脸,所以越闹越起劲,娄江源在旁边看戏一般的看着,偶尔还起哄两句。
  徐曼则一直低着头怯怯地拿着酒杯,梁健也不好训她,更不好去训徐丽,所谓打狗还看主人,不看僧面看佛面。徐丽和徐曼都是成海叫来的人。

  梁健被闹得心烦,但这交杯酒也不能随便喝,何况旁边还坐着娄江源,还有一个不明立场的徐磊,和一个新来的成海。
  梁健无法,只得拿起杯子,打断起哄的徐丽,道:“徐曼还小,我跟她喝交杯酒就算了。这不是欺负人家小姑娘嘛!这样吧,我喝一杯,徐曼就随意吧!”梁健说完,不给徐丽说话的机会,就自己将杯子里的酒一口闷了。
  “外面都说梁书记是个怜香惜玉的好男人,现在一看果然不假!梁书记,就凭你刚才这话,我也要敬你一杯!”徐丽拿着酒杯来敬梁健。梁健不喝不好,但也不想多喝,他已经喝了不少了,便只是浅浅啜了一口。
  徐丽见了可不依,正要纠缠,忽然沈连清推开了包厢的门。梁健心中一松,忙出去了。
  沈连清告诉梁健:“小叶的堂哥又闹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