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1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摩西平静地笑了,说主的教义,自然是毫无破绽,仁慈而伟大的,但任何光明的背后,都有黑暗,而先知是做过宗教裁判所裁判长的人,手下不知道除去了多少的异端,是典型的实用主义者,跟着他的这些人,有怎么可能仁慈,傻乎乎地照着教义去做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在笑。
  然而我却能够感觉的出来,他双眼之中,藏着深深的哀伤。

  我一直觉得,我面前的这个少年郎,有着超脱他年龄的冷静和智慧,是一个城府很深的男人,让人轻易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但是在谈及自己老师先知的那一瞬间,我却感觉到了一点儿情绪波动。
  很明显,摩西选择归顺为先知的门徒,并非自己的意愿。
  至于是他被强迫的,还是另有目的,这个我不得而知,但他的言语里,却说起了一点,那就是先知,以及他身后的这些人,其实是宗教裁判所出身,是光伟正的黑暗面。
  对于这件事情,我并不是一无所知,当初教会横行中世纪,欧洲无数国家君主的加冕,都需要获得教会的认可,只有通过加冕,方才能够得到权力,神权凌驾于世俗之上,而教会的武装力量,也就是这个宗教裁判所横行无忌,不但数次组织流氓一般的十字军东征,摧毁异端者,甚至还到处残杀妇女,污蔑其为女巫,充满了血腥。
  不可否认,他们做的一部分事情是积极而有意义的,但更多的,则是蒙昧而肮脏的政治斗争,全身透着血淋淋的气息。
  一直到近代,随着现代文明和科学的萌芽,教会已然没有了往日的野蛮,但不少人,特别是高层,的确还企图恢复往日的荣光,试图回到神权驾临世俗权力之上的时代去。
  但是这些,摩西不能说。
  他只能够让我知晓,他所知道的先知,与我所幻想的先知,并不是一般模样的。
  在这一瞬间,我变得无比茫然起来。
  我突然感觉到,站在这抉择的路口,人生如同一局又一局的狼人杀。
  作为一个没有任何消息的闭眼平民,我不确定我面前的这个人,到底是悍跳的狼人,还是真心帮助我的神民,他们每一个人都能够绘声绘色地圆好自己的身份,不动声色地攻击对方之时,让我瞧不出半点儿破绽来。
  我无论是相信谁,正确与错误的几率,都是五五开,谁也没有多一分,谁也没有少一分。
  这是一种很让人讨厌的感觉,但只有你掌握了足够强大的力量,方才能够成为这个游戏的操控者,而不是如我现在一般的愚民。

  就在我思索的时候,摩西终于有些不耐烦了,他对我说道:“想好没有,如果你确定要等待,我就先走了,你当我没来过,别人问你的时候,也不要说起这件事情……”
  在他说话的时候,我其实已经下定了决心。
  我决定赌上一把。
  我赌的,是义气,是友谊,也是玄之又玄的东西。
  我觉得王明的朋友,应该不会骗我的。
  毕竟他当初在天山神池宫的时候,就曾经做过足够让我信任的事情,至于那秦鲁江,他的种种表现,也让我有些忌惮。

  我点头,说好,我跟你走。
  我答应了,摩西反而不确定起来,他看着我,说你确定?
  我点头,说走。
  摩西没有再问我了,而是走到了我的跟前来,伸手摘下了我脖子上的十字架。
  那原本重若万钧的十字架,却被他轻描淡写地摘了下来。
  十字架离开我脖子的一瞬间,力量瞬间涌入了我的掌控范围内来,我下意识地张开手,猛然一捏,骨头咔嚓发响。

  我说道:“这是什么?”
  摩西递给了我一件破烂的长袍子,让我披上,然后淡淡说道:“我做的小玩意儿,能够压制住你我这样修士力量的东西,并不复杂,只要调好相应的规则,就能够随着佩戴者的力量改变,唯独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对于强大到一定程度的强者没用,压制不住——显然,你离那个境界,还差了一点儿……”
  他的话让我有些郁闷,而我随着他往门外走去,寒冷的风吹到脸上,我才瞧见自己待了这么多天的地方,居然是一个黑乎乎的甬道。
  一路上如我那般的牢笼还有许多,表面上都布满了充斥异域格调的符文。
  这里有六芒星阵,也有其他不规则的星象图,将里面的东西封锁。
  而即便如此,我还是能够透过铁栅栏处,瞧见里面的人。
  那里面有人,白人、黑人、黄种人,也有其他古怪的东西,我甚至瞧见一只巨大的章鱼怪……
  摩西并不理会我的左右打量,只要我保持速度跟着他就成。

  一路上都没有什么守卫,这儿的环境十分古怪,路上偶尔能够碰见几个苦修士,也是行色匆匆,对于周遭的人物完全不关心。
  我满心忐忑,跟着摩西打开了一道符文通道,离开了这一片牢笼,来到了一片满是红光的地底世界。
  这儿,居然有着许许多多环状的熔浆口。
  这儿的温度适宜,我也能够瞧见更多的人了,不过大都一脸漠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转角处突然出现一群人,摩西想要回避,却已经来不及了。

  我瞧见那群人领头的,正是秦鲁江。
  就在秦鲁江就要朝着这边望来的时候,说时迟那时快,我直接启用了大虚空术。
  这几乎是本能的行为,因为我害怕如果被秦鲁江撞上的话,事情会往一个我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至于周围的情况,我已经顾不得了。
  而就在我消失的一瞬间,摩西回头过来,有些惊愕地看着身后。

  他有些奇怪,不过却立刻掩藏了心中的惊奇,因为这个时候,秦鲁江已经带着人走到了跟前来。
  他表面上不动声色,但走过来的时候,嘴唇不动,却对摩西说道:“小屁孩,这件事情,你要是敢插手的话,我与你誓不两立——你在伊甸圣地的处境本来就举步维艰,不喜欢你的教友无数,如果我再站出来对付你,恐怕就算是先知,也不可能忤逆民意……”
  摩西低着头,说道:“我听不懂秦教友你的话,不过我想,先知聪明睿智,一切尽在心头,不会偏听偏信的。”
  秦鲁江冷哼,说你不信?那走着瞧瞧?
  摩西头低着,说我真不知道你的意思,如果说是因为那个叫做陆言的男人,我想你放心,我只是瞧一瞧而已,至于你们有什么事情,与我无关。
  听到这貌似服软的话语,秦鲁江原本有些冰冷的脸孔终于松动了一些。
  他有些得意地说道:“我跟那小子的确有一些恩怨,你若是不插手,我领你一份情,回头的时候,少不得你的好处……”

  说完话,他带着身边的七八人,扬长而去。
  日期:2017-01-12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