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抗越笑道:“不狠不狠,要是我非弄断他的胳膊不可!”说完给张清扬介绍道:“兄弟,这是你嫂子,结婚的时候你正好出差,就没告诉你!”
  张清扬主动伸出手来,“嫂子好,我是张清扬,刚才谢谢你了!”
  女子客气地捏了一下他的手,脸上的表情显得很高贵,到不是她故意而为之,而是从小生活环境所造成的,习惯了高高在上。能和刘抗越结为连理,想来家庭背景也不会简单。
  贺楚涵也走过来,握着女人的手,说起话来就没有张清扬那么正式了,“我就叫你姐姐吧,刚才太谢谢你了,你功夫真好,有空也教教妹妹呗?”
  女人见女人,自然是亲热一些,她也拉了拉贺楚涵的手说:“好啊,呵呵,你和清扬站在一起,还真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

  “姐,我……我们只是同事关系……”
  张清扬拉着刘抗越说,“走吧,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聊聊,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刘抗越显得为难地看向了老婆,女人报以微笑,“那就去吧,今天破例。”想来在家里管的极严。
  张清扬看后笑道:“嫂子,家教很严嘛,未来的将军都被你制服了,不简单!”
  刘抗越老脸一红,抓着张清扬的手说:“兄弟,给老哥我留点面子啊,那个……刚结婚,所以就让着她点,以后……”

  “以后你想怎么样?”女人立刻把脸拉下来,冷冷地盯着他。
  刘抗越抬手擦汗,“以后当然也……也听你的……”
  看得张清扬与贺楚涵唏嘘不已,两人各自想着心事。贺楚涵想如果今后能和这个傻小子结婚,他能听自己的吗?而张清扬则想着,看来男人还是晚点结婚比较好四人来到一家咖啡厅坐下,路上张清扬得知了刘抗越的新婚妻子名叫陈丽,其父是军队中的重量级角色,副总参谋长陈新刚中将,与张清扬刘家的大伯平级。陈丽是在军队中长大的,现任北方军区新组建的女子特种兵大队大队长,中校军衔。北方军区的女子特种兵队伍是因国家对现代化战争作战、反恐等需要而新成立的,所以第一任大队长的能力可见一斑,对付刚才那几个小流氓那是绰绰有余。

  “清扬,最近工作忙吗?”喝着咖啡,刘抗越随意地问道。
  “嗯,很忙,纪委的工作很多,在查案子。”
  看得出张清扬一提到案子,眉头紧索,刘抗越就问道:“很难查?”
  “是啊,很有难度,忙得焦头烂额。”
  “需要老哥帮忙的,你就说话,我和你对心思,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我家就我一个,以后你就是我亲兄弟!”刘抗越很认真地说。

  “刘哥,谢谢你!”张清扬很感激,大男子间的友情不像女人那么溢于言表,往往就是两句话而已。
  陈丽正在教贺楚涵一些“防狼”的本领,有些招式听得贺楚涵脸红心跳的。听刘抗越说帮忙,陈丽就插嘴说:“你一介武夫,能帮上什么忙?”
  刘抗越笑道:“这就是你们女人不懂的了,有时候法律只能靠非法律的东西才能维护!”说完看向张清扬。
  张清扬也笑着点点头,在查延春的案子时江书记也说过类似的话,他们二人到是不谋而合,所以张清扬当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武夫也有武夫的妙用!”见张清扬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刘抗越又补充了一句,然后对老婆眨了眨眼睛。陈丽没理他,转头对贺楚涵说:“姐教你如何对付这样的流氓……”
  张清扬哈哈大笑,羞得刘抗越老脸通红。又坐了一会儿,看看天色渐晚,众人便散了。临分手前,张清扬答应刘抗越,等哪天有空一定请他吃饭。送贺楚涵回家的路上,发现她总是摸着胸口,张清扬以为她不舒服,关心地问道:“怎么了,哪不舒服吗?”

  “没有,”贺楚涵的头垂得很低,看不清脸上的表情,“这……这有点疼,刚才……你弄的……”
  “我……我怎么会弄到那里?”张清扬有些发懵地问道。
  “刚才啊,你打那个男人的时候,伸手一摸……不是……一推,很大力气,弄疼我了……”贺楚涵的声音小得像蚊子,
  张清扬放慢了车速,不敢再看她,口吃地说:“对……对不起,我下次轻点……”
  “流氓,你还想着下次啊!”贺楚涵愤愤不平地说,话里话外满是委屈,记忆中这是他第二次碰到这里,又怎么能不委屈。张清扬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话有语病,讪讪地不敢再说话,专心开车。
  见到他不说话,贺楚涵自言自语地道:“陈丽姐他们的婚姻好像很幸福。”
  “是啊,”张清扬长叹一声,总算是岔开了话题:“他们比我想象中好得多,真替刘哥高兴,当初……对于这种联姻他可是不太喜欢,还好他现在很开心。”
  贺楚涵埋头想着心事,不再说话,今天晚上她好像有话要对张清扬说,几欲张口却又咽了回去。到了地方,张清扬送她下车,也有些不舍,轻轻拉了拉她的手说了声再见,其它的话又不知道说什么。贺楚涵说了声路上小心,便消失在黑暗中。

  夏季的阴雨天,很令人烦闷,张清扬坐在办公室里烦躁地走来走去,一脸的阴沉,让留下看家的几位科员面面相怯不敢说话。说来也怪,虽然张清扬的年纪和他们相访,但是张清扬却官威必显,一走一过间,就令人感到强大的压迫力,那种与生而来的气势令人忘尘莫及。
  今天坐班的科员有白龙和周博涛,由于他们已经被王常友二人看见了,所以张清扬细心地安排了别人代替他们盯梢。这两位也乐于这样,昨夜实在有些过力,现在都无精打采的。两人偷偷观察着张清扬,连话都不敢说一句,整个办公室沉寂得令人发怵,安静有时候是最令人恐惧的。
  张清扬是那种性格急燥火爆的人,案子没什么新的发现,他就心里焦急,再加上天公不作美,更令他心头上火,嘴唇都干裂了。感受到办公室里的气氛都受到了张清扬的影响,贺楚涵清了清嗓子,用笔敲着桌子说,“你别晃来晃去的了,我眼晕,快坐下休息一会儿。”
  “楚涵,你说我们是不是忽略了什么?”专心想案子的张清扬好像没有听到她说话一样。
  “我不知道!”男人对自己的无视,令贺楚涵耍起了小孩儿脾气。
  张清扬没时间生她的闲气,回到自己的电脑前,突然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周博涛!”
  “啊……到!”周博涛正有些昏昏欲睡,听到老大叫自己的名子,吓得从坐位上站起来,站得笔直,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错误。
  “呵呵……”办公室里发出了声音很小的笑声,为这郁闷的室内改善了一下空气,大家为之轻松了不少。

  “张……张科长,你……你找我有事?”周博涛红着脸走过来,大腿直打颤,自己都纳闷为啥这么怕对面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张清扬。
  “别紧张嘛……”张清扬往下压了压手,示意他放松,这更令周博涛觉得不好意思了。“没什么事,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说……你在王常友那里看到的文件,会是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