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6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把车停好后她就进去了,后面的白龙开着车找停车位的时候,眼前一亮,发现了一亮非常熟悉的车子停在不远处,开车停在了那辆车子的后边,下车敲了敲车门,车内的同事周博涛笑嘻嘻地打开车门,说:“小白,我们胜利会师了!”
  “哈哈,难道……王常友也来这里了?”白龙钻进车里,掏出两根烟,一人一根。
  周博涛点点头,说:“王常友进去一个多小时了,我进去问了下服务小姐,他在302有一个常年的包间,不过登记的名子却是王辉。”
  “向老大汇报情况了吗?”白龙精明的问道。
  周博涛吐着烟圈,笑道:“你说的是陈老大,还是张老大啊?”
  “哈哈,那还用说嘛,谁是老大,他们自己清楚!”
  “我已经汇报了,他们都在一起呢,让我盯在这里别动,看他什么时候离开。”
  白龙笑道:“那我也给上头打个电话,汇报一下和你胜利会师的情况。”
  “你小子啊,不耍小聪明能死是不是!”周博涛笑着揍了他一拳。
  接到电话后的陈喜对两位副手说明了情况,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张清扬发话问道:“你们说……他们两个在做什么?”

  陈喜的脸上露出一丝淫秽的笑容,不禁让他想到了上次王斌送给他玩的那位小艳,手心有些发痒地说:“做什么?还用问嘛,肯定在做少儿不宜的事情!”
  “哈哈哈,那么做完了之后呢?”张清扬也含笑问道,想想孤男寡女跑到别处相会能干的事情,还真有些情不自禁,不自觉地瞧了瞧贺楚涵胸前的隆起,暗自咽了咽口水,男人的慾望有时候还真和动物差不多,说来就来。
  贺楚涵望着两个男人猥琐的表情,奋力地用笔敲了敲桌子,“喂,我说你们就不能在女孩子的面前表现得绅士一点么,别想那些不健康的东西啊!”
  两个男人会心地笑了笑,张清扬自言自语地说:“松江市离江平就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也亏他们想得出来,看来王常友比我们想象得还要精明,以后我们要时刻注意这个人。”
  陈喜道:“不知道这次临城约会什么时候结束,可苦了我们的小白和小周同志啊!”

  张清扬一个机灵,突然抓住陈喜的肩膀,疯了似地说:“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陈喜像看着神精病一样望着张清扬,把自己刚才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不解地问道:“你小子搞什么啊!”
  张清扬信心十足地说:“你的话提醒了我,现在你和小贺分别给他们两个的公司去电话,就说找他们商谈公务,看他们公司怎么说!”
  “我懂了!”聪明人不需要过多的解释,三个人抛弃前嫌,眼下合作得非常顺手愉快。

  趁着他们两个人打电话的机会,张清扬赶紧跑去了卫生间,刚才一直在兴奋的状态中,才感觉到了尿意时已经憋坏了。回来的时候,两人已经打完了电话,他先努力平和了一下呼吸,这才问道:“说说情况吧。”
  陈喜先说道:“我以客户的名义打的电话,他们公司说王常友谈生意去了,我问可不可以联系到他,那位小姐就问我有没有提前预约。”
  张清扬笑着看向贺楚涵,贺楚涵摊开双手说:“和苏玉莹的情况差不多,助理说她出去与客户见面了!”
  “哼哼……”张清扬冷冷地笑道:“我相信他们两个人肯定有私情,为了判断我的猜想,我想好了一个办法……”
  “你太坏了……”听完张清扬所说的办法,贺楚涵红着脸推了一下他,张清扬不理她,掏出手机给白龙去了一个电话。
  苏玉莹怀着一颗激动的心情上楼,忐忑不安地四处看了看,待发现没有人时,才進入了302房间。屋内的男子洗完了澡,披着白色的纯棉睡衣倒在沙发上闭目眼神,身前的茶几上胡乱地摆着一些文件,看样子刚刚翻看过。听到门声响动,他缓缓地睁开眼睛,随后一具温热的身体就投入了男人的怀抱,男人来不及反应,女人那熟透了柿子般的身体紧紧缠在他的身上,两片火熱的唇强行索吻,唇瓣吮吸,香舌嬉戏,四肢如蛇般缠绕在男人的身上……

  声音娇媚,嗲气十足,令男人听后便是一阵酥软,江南女人的唤春声,依然透露着无边无尽的誘惑,甜如蜜,软如棉。
  此刻,宾馆外的白龙看了下手上的腕表,对周博涛说:“喂,那娘们儿进去有十五分钟了,我们现在上不?”
  周博涛一脸的拧笑,说:“张老大的意思是等那娘们进去十五分钟以后我们就上,现在正是时候。你前我后,走!”
  两人相视一笑,提前得到张清扬命令的二人一前一后溜进了宾馆,白龙有些紧张,走得有些慢,进到电梯后周博涛捅了他一下,说:“你小子腿肚子别转筋啊,行不行,不行让老哥我来!”
  “操,这种好事还轮不到你!”白龙清了清嗓子,挺直了身体,在周博涛激将法的作用下,雙腿也不发抖了。到了三楼,临出电梯前,白龙提醒了他一句,“你动作快点,我进去20秒后你就冲上来!”

  “你小子放心吧!”电梯门一开,周博涛一脚就把白龙踢出了电梯外,他也跟着走出来。
  白龙揉着屁股向前直奔302跑去男人的睡衣已经被苏玉莹脱掉了,王常友压上来,双手撫摸着她柔軟的腰肢。突然间,房门外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王常友被吓了一跳,立刻摊软在苏玉莹的身上,怒目而视道:“我不是叫你看着点后面吗,没有人跟着你吗?”
  “我在松江市逛了大半圈,哪来的人跟踪,别什么事都怪我!”由于气愤,委屈,苏玉莹一改常态,生平第一次对王常友发了火,双眼不由得濕润了。
  女人的反应出乎他的意外,王常友很明显地身体一僵,怔了怔随后摸着苏玉莹的脸说:“莹莹,对不起……”这时候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响,他不由得气急败坏地展开被子盖在苏玉莹那完全刺裸的身体上,然后披好睡衣走出来,一边开门一边喊道:“谁啊!”
  门刚被拉开的那一瞬间,一条黑影迅速钻进来,王常友被吓得傻住了,愣在那里来不及把门关上,回身望着冲进门来的年轻人。冲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白龙,白龙一见王常友看自己,立刻跪下去抱着他的雙腿说:“大哥,快救救我,有人追我,快把门关上……”
  话音未落,另一条身影紧随而至,周博涛上前就是一脚,踢在了白龙的肩上。白龙吃疼地“嗷”的一声叫,被他踢翻在地,这可不是装出来的,周博涛可是动了真格的。
  周博涛见白龙已经倒在地上,上前假装控制住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扫视着房间内的布局,“妈b的,你小子跑啊,欠老子钱不还,老子要了你的命,你他妈的再跑啊,你不是很能跑吗?”仿佛还不解恨似的,又对着白龙的屁股踢了几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