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黑道故事,形色各异的时代人生 江湖——新纪元 》
第60节

作者: _水_墨_先_生_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文都不用猜,就知道这个结果,他也终于拨通了电话。这次孙文是直接打倒了辖区派出所,电话号码当然是杨桂清搞到的了。她在E市做生意,又有市长做后台,当地地头的人能不熟悉吗?
  孙文也很直白:“市长的侄子,在人民医院被人砍了。”这次出警的速度能不快吗?去晚了真出事了,市长能放过自己?所以速度很快,可以说是第一时间冲了过去。
  原本就要散了的群殴,听到警笛声,立刻就散了。留在地上的,火炮,克毛子,还有两个十三鹰带来的小兄弟。奇怪吗?七匹狼原本人少,可是竟然没有一个受重伤,没有一个留下,都跑干净了?
  笔者认为一点也不奇怪,在十三鹰如此强力的压力之下,还敢跟着七匹狼来的人,是怂人吗?当然不是,不是怂人,就一定很勇敢。在群殴中,就很少受伤,越勇敢,就越不容易受重伤,因为对战,只会有一个胜利者,另外一个就是失败者,你胜利,对方就会失败。你胜利,就不会有重伤,重伤的是失败一方。所以,狭路相逢勇者胜的道理,亘古不变。所以七匹狼的人都跑了。
  十三鹰还有没跑的,把火炮和克毛子以及另外两个兄弟送进了医院。丨警丨察来的时候,看见地上一些乱刀棒子,还有诸多血迹,就跟着血迹到了医院。火炮身体不错,扎了这几刀,也没什么大碍。
  丨警丨察的一顿例行公事的罗唣,惹怒了火炮,火炮在医院大发脾气,骂的这两个丨警丨察狗血淋头。孙文听得清楚,丨警丨察还没走的时候,孙文就进了病房。

  等丨警丨察走了,火炮看孙文一身干净板正,火就上来了:“操,你他妈的干啥去了?”“我带的人,在一中门口大道上被人堵住了,一顿干,受伤的没受伤的,都被丨警丨察抓了。”孙文沉声说。
  “操他妈的老谢,我说今晚他的人怎么这么少。原来去堵你去了,人呢?都被丨警丨察抓了?今天的事丨警丨察参与的挺邪乎啊。”“都抓了,一个没跑开,如果不是我他妈的平时打架不伸手,我也被抓了。”火炮知道,孙文虽然不怎么摆架子,可是大哥范儿十足,很少亲自动手打架。这是玩智商的主儿。
  火炮心里有愧了,人家为了帮我,又出人又出力,今天又被打又被抓,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了。“孙文,别上火,人我负责给你要出来,受伤的兄弟该住院住院,不用担心钱的事。”火炮安慰孙文。
  孙文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然后孙文走了。给老谢打电话,老谢没在家。给宝庆打电话,宝庆没在家。孙文纳闷,这两个人,跑哪儿去了?孙文可没怀疑自己的计划有差漏,他回家等兄弟们被火炮弄出来。

  可是孙文回家之后看见了一身是血的宝庆和老谢。这俩人知道今天的事严重了,没敢回家,直接来了吴二奎的老房子。老谢和宝庆已经听说吴二奎带人去帮忙,结果被十三鹰的人伏击的事情了,而且吴二奎的兄弟大部分被丨警丨察抓了。最有意思的是,吴二奎的右额角,不知道被谁轮棒子的时候,误伤砸出了一个鹌鹑蛋那么大的血疙瘩,疼得要命。而且一身的脚印子和土,也看出来打的多激烈了。

  “我去医院后面的花园了,丨警丨察在哪儿收拾证据,取证呢。火炮这次干不倒咱们俩,就动他们的后台力量了。你们有什么打算?”“操,那我捅了火炮四五刀,不得判我啊。”“你还砍了克毛子一刀呢。”老谢知道宝庆救他。
  “就怕这样,拼社会实力,他们根本不是对手,可是这E市就跟他们家似得,掌权的都是人家的人。”孙文叹了口气,点燃了烟,愁眉苦脸的,少见的不发表意见。
  “宝庆,咱俩跑吧。今天动手砍人的,就咱俩,咱俩跑了,他们只抓咱们俩,别人就没事了。”老谢首先慌了。宝庆今天是报了仇了,至于在道上能不能戳住,他根本也没想过。七匹狼在学校的时候,很想立棍儿,可是步入社会之后,并没有想当职业混子。这就是他们和十三鹰的区别。
  “,你俩说的是人话吗?”吴二奎骂了一句。接着吴二奎又说:“我他妈的因为你丢了半拉胃,我们兄弟现在十几个在局子里。你们说跑就跑了?”老谢和宝庆一起叹了口气,他们知道,这是责任,逃避不了,不能对孙文的兄弟不管不顾就一走了之。

  “你俩走吧,让老七带着其余的几个兄弟,去我哪儿躲一阵子。这边的事我来摆平。不用你们管了。”孙文狠狠的吸了口烟,说了这句话。接着孙文从身上拿出了一沓子钱说:“这有三千块钱,你俩拿着,跟家里说一声,赶紧走。看到南下的火车,立刻就上,别管绕路不绕路。去南京,到了南京下了火车,给我打电话,我给你联系人。到那边好好混,混出名堂了再回来看我。”
  老谢和宝庆就和孙文说了一句话:“孙文,对不起了。”孙文没看他俩,挥了挥手,让他俩走了。这俩人走之前,想必交待了一些事情,七匹狼其余五个也都来找孙文,孙文让大江开一部面包,带着他们五个去找铁军。
  处理完这些事,已经晚上十点了,孙文又出了医院。火炮和克毛子缝完了针,因为麻药的原因,都睡了一觉了。孙文去的时候俩人啃苹果呢。另外两个兄弟伤的不重,不过也和他们在一个病房。
  “我给我大爷打完电话了,明天一准放人。”能不放人吗?今天连续报案,而且事情跟都他侄子有关,并且绝大部分参战的混子都是他侄子找来的。他不管行吗?孙文就是因为有这个把握,这才放心大胆的让锅子他们被丨警丨察“顺利”带走的。
  孙文既不想让兄弟们受伤,又不想让七匹狼和十三鹰以为自己不出力,只有把他们送进派出所,所以孙文宁可自己报警。反正有火炮在,跟他有关,火炮也不能让这些兄弟出问题,E市长更不想让公检法来处理这个事件。他侄子街头斗殴,聚众砍杀,成何体统?所以人进去了,才是最安全又最能卖人情的好办法。

  日期:2016-09-02 00:54:44
  孙文在医院一直守着,十二点多,孙文见到了他的黑道生涯中,第一个政府高官。E市长和火炮的父亲,克毛子的父亲一起来了。E市长在医院的病房里给这两个不争气的刺头一顿臭骂。并且对火炮言明:“司法局你再不去报道,空缺就给别人了,以后你死大道上,我都不管你了。”
  E市长走之后,火炮对孙文说了一个事情:“你跟二奎子说说,那些跟我玩的小兄弟,让他接过去呗?”孙文这时候才是最应该装住的时候,孙文用的办法就是以退为进。“你放屁呢火炮。你他妈的拍拍屁股走了,让二奎子跟七匹狼干啊?他是人家的个吗?你的兄弟,三十来人吴二奎卖血养他们啊?”
  “没事,我去司法局报道,以后二奎子在E市,有事找我。公检法我来摆平。来钱道,咱不是可以帮董五卖药儿吗?我帮他归拢了七匹狼,道上卖药儿的就他一个了,还不行吗?”火炮想的可挺简单。
  克毛子忽然想起来个事:“你二娘哪儿,不是一直缺保安队吗。让二奎子带人,把这个部门承包下来,操,那么大的单位,三五十个也装得下。”杨桂清的洗煤厂和吨煤厂,由于人力不足,总是丢煤丢设备,所以一直想成立一个安保部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