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黑道故事,形色各异的时代人生 江湖——新纪元 》
第56节

作者: _水_墨_先_生_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到了医院,孙文让吴二奎留下,他带着黄清贵和穆六子,加上那三四个小兄弟,一共七八个人,穆六子来的时候还拿了两把刀,七八个铁管子。可是孙文什么都没让带,几个人空着手就去花园了。E市的花园,是矿工之家,煤矿当局在矿工比较集中的居民区建设的,夏天花香满园,可是冬天却有点凄凉。
  到了花园,孙文对黄清贵说:“你进屋之后这么说,然后往花园跑,他追你就好办了,不追你,你也别慌,看清楚里面几个人就行。”黄清贵真有点慌,不过他相信孙文。

  黄清贵走过去一脚踹开台球室的门。黄清贵说话声音有点低沉,喉结特别大,所以使劲儿喊,也就那么大声音。“谁叫老黑?出来。”里面一共有五个人,一个坐在门口吧台小桌子。另外三个在打球,一个在抽烟看。
  那时候有一种喝血打法。就是用扑克牌,把一个颜色的A到K全部挑出来,然后加上两张鬼,一共十五张牌,就是十五个球。J是十一、Q是十二、K是十三,小鬼十四,大鬼十五。
  混合了之后,三个人一人五张牌,然后三人轮着打,只能打属于自己的球。等自己的球打没了之后,打进属于谁的球,谁就掏钱。一个球一块,就拿一块,一个球两块,就拿两块。这种台球桌赌钱的方法,在S市的市井台球界,足足流行过好一阵子。铁军说在02年,他还见到小孩这么玩呢。混子,把一个风雅的绅士运动,愣是弄成了赌钱喝血的游戏。
  里面三人正在喝血,听黄清贵这么一骂,都往门口看。他们还不知道黄清贵是谁,他们竟然没敢妄动,更没敢说话。因为他们怕七匹狼,也怕十三鹰,这两年七匹狼和十三鹰打的这么厉害,两个月之前还进医院两个。所以他们没敢说话。
  “的,昨天晚上打完我就算完了?这事没完。”黄清贵说完,转身就走了,临走还使劲的关了一下门,门关上之后他就开始猛跑。老黑骂了一句:“操,那傻逼,快追,削他。”在他的家,黄清贵给他的两个印象,第一个就是从他的女朋友身上爬起来挺立着老二。第二个印象就是卷在地上像个虾米,所以今天黄清贵堂堂正正的出现,他竟然没认出来。

  黄清贵一亮相,他们不认识,可是不能确定这人是不是这两伙人找来的,可是一说话,老黑就知道不是了。如果黄清贵是他们的手下,早就打上门来了。七匹狼和十三鹰,可没把他放在眼里。
  黄清贵一阵猛跑,后面的人追得也快,一会就到花园了。花园附近没有公路,所以雪堆积在周围,冬天也没人来溜达。虽然黑天,可是雪反光厉害,有雪的冬天,即便没有路灯,都不会很黑,明晃晃的雪地你能跑哪儿去?
  老黑当时手里拿着一个台球,跟出来的三个人,一个空手,两个拿着球杆。可是孙文这边的人都是空手,孙文是有意降低己方战斗力。黄清贵一进花园,就往旁边一躲,等老黑冲进来,孙文和穆六子带着人冲上去就动手。
  孙文第一个冲上去,抓住老黑的长发,使劲往下一按,老黑就倒下了,接着孙文和一个小兄弟开始猛踢老黑。孙文来的时候就说了,都不用家伙,动手的时候往死里打。反正空手打不死。

  老黑倒了,他后面还有三人呢,两伙人开始混战。孙文这次带来的人,战斗力都很弱。首先他自己不行,其次黄清贵和穆六子更不行,所以这场斗殴,惨胜告终。
  日期:2016-09-01 22:47:17
  第二十九节 趁势而起
  两分钟之后,黄清贵身上又出了血,被人用球杆在脑袋上打了一棒子,伤口崩开,又出了好多血。穆六子和空手那人满地的厮打,滚得一身都是雪和泥。其余的几个小兄弟,也都是一一身狼狈。唯一形象好点的就是孙文,和那个帮孙文猛踢老黑的兄弟。
  孙文蹲在地上,扒拉老黑的脑袋问:“知道昨天打的是谁吗?”“不知道。”“二奎子的磕头兄弟。”“二奎子是谁啊?”“,二奎子都不知道,削他。”穆六子和黄清贵本来就一肚子火,这时候上去又是一顿揍。
  孙文回到医院,分别在楼下的电话亭,给老庆和火炮打了电话。宝庆没在家,没联系上,火炮出去溜达了半夜,没抓到人,就回家了。火炮接到孙文的电话,俩人聊天的内容,导致了接下来的血案。
  “你们抓到人了吗?”“没有啊,溜达到十一点多。”“操,我他妈的抓到了,刚才哥几个过来看清贵,我带他们下楼吃饭,跟老黑碰上了。”“老黑?那个小逼崽子。他怎么了?”“别提了,他问我是不是跟你一伙的,我问他咋地,他妈的上来就动手。”“你们怎么样?”“没事,你来医院一趟吧。”
  火炮给克毛子打了电话,俩人急匆匆的就奔医院去了。东北的冬天,半夜的时候很难打车,尤其这个时候快过年了。出租车也怕一些流氓子没有钱,来打劫出租车。在年关底下打劫出租车的事件,在S市频频发生。
  有这么几点好处,出租车一定是一个人,不会是两个人或者更多。出车出到半夜,一定有钱,那时候买车不是很普及,条件稍微好一点的,冬天出门都打车走,所以生意比较好,后来私家车多了,人口却没有大幅增长,出租车就不好干了。第三,地方可以自己安排,你打车去哪里,他就拉你到哪儿。后来S市的出租车司机,人人都在车里藏点什么,螺丝刀、铁棒子什么的。也有比较狠的藏把刀。

  所以火炮和克毛子,是步行去医院的。他们俩来的方向,是在E市的中心片,往医院走。可是同一时间还有一伙人在往这走,谁?老谢带着人正往医院去呢,他可没接到孙文的电话,是他找了大半夜,没找到人,回去找孙文商量。
  这就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老谢一看是火炮和克毛子,当街大骂了一声:“操,傻逼,削他俩。”老谢带着四五个兄弟。火炮回头一看,也喊了一嗓子:“老克,快炮。”
  克毛子和火炮,都是有经验的混子,这条大街,再往东走,就是医院了。往西是火炮来的地方,E市的中心片。可是跑到比较繁华的地段,最少要跑十五分钟。所以俩人一个往南一个往北。

  老谢没追火炮,带着人追克毛子去了。火炮背景太强,在混子界,打了克毛子和打了火炮的效果没什么区别,可是后果的严重性却不一样。可是老谢仍然没想到这个后果的严重性。
  也不知道追出去多远,反正是把克毛子给追上了。老谢二话不说,上去就一棒子轮在了克毛子的腿上了。十三鹰虽然各个家里背景强硬,但是孙文说他们在和别人打架或者谈判的时候,从来就没提过这事。挨揍的时候都不说。
  “老谢。”剧痛入骨,克毛子大吼一声。接着四五个人开始上去揍克毛子,不知道谁往前跑的时候,脚下一滑,直接趴在了躺地上的克毛子身上。克毛子眼疾手快,一把就把那人手里的棒子抢过来的。
  这时候老谢冲了上去,克毛子一棒子打老谢脚脖子上,老谢疼的不行,也趴在克毛子身上了。接着克毛子一翻身,压住了老谢,没头没脑的用铁棒子轮上去。老谢的手下这么一乱,等反应过来,老谢已经一脑袋血了。至少挨了三四棒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