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黑道故事,形色各异的时代人生 江湖——新纪元 》
第54节

作者: _水_墨_先_生_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并不是孙文真的就让他们对孙文俯首称臣了,孙文要是有这个能力,也就不用在这费尽心机了。因为他们两伙人,和对方打了一两年,都没个结果,七匹狼胜在比较勇猛,可是没什么背景,做事放不开手脚。十三鹰胜在背景强,动手没有顾虑,可是他们看到雪白明晃晃的片刀,更迷糊。所以孙文的加入,他们都以为孙文是能帮助自己搞定对方的重要助力,所以都在等孙文拿主意。
  机会还是孙文自己发现的。九一年的冬天仍然那么冷,可是今年的雪并不大,没有大到暴雪,可是一场接着一场的小雪,也不少。在东北过过冬天的人都知道,雪下得大,并不一定很冷,反而气温相对比较高。如果不下雪,干冷,才能冻死人,小风嗖嗖的,吹在脸上就跟猫咬一样疼。
  孙文过冬不穿棉裤,他说棉裤板身子,可是毛裤过冬,存粹找死。孙文找人用马海毛织毛裤,然后里面穿一个秋裤,这就不冷了。为什么说这个闲话?就是因为要了解东北的冬天,穿的衣服有多繁琐多厚,才能彻底的了解到孙文抓住的这个机会。
  某一天,孙文要去杨桂清的家,然后孙文给他们在E市的落脚点,也就是吴二奎家的老房子,买了晚饭。送回去之后,屋子里没人,孙文就找了个纸条,写上了自己干什么去了,什么时间回来,有事打杨桂清家的电话。通讯不放便的时代,相对比现在,的确多了好多麻烦。
  孙文在杨桂清的二层小楼里,这里是集中供热,大冬天,在暖和的屋子里,俩人吃着火锅,孙文有美女相伴,别提多享受了。杨桂清说,孙文给了她不一样的感觉,E市长虽然是个可以依靠的大树,但是终觉感觉距离很远。孙文虽然比杨桂清还小三四岁,可是却有一股成熟稳重的劲儿,给她的感觉,就好像天塌下来,都能扛得住一样。
  听完这话,孙文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突然想起了铁军。这一个冬天,孙文没在铁军身边,铁军也不知道适应不适应。可是孙文一想起铁军的不要命的劲儿,孙文忽然也觉得,铁军的肩膀,也能扛起一片天。
  俩人吃完饭,洗了澡,就寝了。不过这个事件,就是发生在俩人就寝之后的时间,并非笔者意淫。的的确确,是孙文搂着杨桂清,俩人都没穿衣服,这时候来的电话。
  “谁这么晚打电话?这电话号码,除了他就你知道。”杨桂清懵了,她本身虽然不见光,可是不用掖着藏着,可是孙文就是不见光中的不见光,如果曝光,全部玩儿完。“你接吧,不能是市长,我把电话留给我兄弟了,他要是知道咱俩的事,直接杀过来了,还给你打电话通知你啊?”孙文眼睛都不睁开就说了这么几句话。
  他虽然很有把握,可是仍然不能让他接电话,杨桂清接起电话,就听到一个快喘不上来气的人说了一句话:“找我大哥,我是清贵,我在一中门口的家属楼下面的电话亭。”
  孙文和杨桂清穿上衣服,开车就去了。找到黄贵人的时候,看到黄贵人一脸的血迹已经凝固,不知道是自然干枯了还是冻住了,曲卷着躺在电话亭的边角处,身上都是灰突突的痕迹,而且衣衫不整。孙文把黄贵人弄上车,去医院检查了一通,除了右侧头皮被打了一个口子之外,没有大伤。
  孙文还不知道是谁打了黄清贵,更不知道因为什么打他。可是孙文发现了机会,彻底让七匹狼和十三鹰不留余地火拼的机会。
  孙文给黄清贵办理了住院,没有伤也住,并且告诉已经清醒了的黄清贵,不论谁来,就说不知道谁打的,你回家的路上,突然间上来四五个人,开始用棒子打你。
  然后孙文拜托大夫,把黄清贵的脑袋包扎起来。既然包扎了,就看不出伤势是严重是轻微了。黄清贵除了这一道看不见的口子,身上什么伤都没有,在地上躺着等孙文,是有点被打懵了。
  日期:2016-09-01 21:43:27
  第二十八节 伏击
  在医院靠了一夜,孙文把吴二奎一个人叫来,就他们三个人在医院。然后让穆六子领着吴二奎的四五个小兄弟,在家待命。孙文给火炮打了电话,等来了之后,晚上又给老谢打了电话。
  九十年代初期,E市经济大致比其余行政区好的多,吴二奎家算是平民家庭了,也有两套房。她妹妹和父母一起住,哥哥结婚了买了新房,吴二奎自己住一套。所以贫民家庭也有座机电话,而且他们的矿工,统一用一个矿台,互打还免费。
  火炮听说孙文的兄弟被打了,叫上克毛子就冲到了医院。进门第一句话就是:“操,谁打的?是不是老庆他们干的?”孙文连忙用手比划,示意火炮小点声。黄清贵这时候就在床上装,躺着一句话不说就算过关了。
  孙文低声说:“昨晚,我们老七买完菜回家,都到家门口了,被四五个人用搞把一顿乱打,脑袋开了瓢,现在才算睁开了眼睛。二奎子现在没事做,他手下的小哥几个,天天一堆儿一堆儿的,只有去买菜的时候是一个人去。这是谁下的手,还用问吗?”
  “操,我说他妈的早点动手早点动手,就你磨磨唧唧,这下好了,让人家打上门来了。丢不丢人?”火炮说着火就上来了。“你放屁呢?那么容易就打了?七匹狼那么好对付,你们他妈的打了一两年没打出个结果?现在是我的兄弟受伤,二奎子还没好利索,这又住院一个,操!”孙文更火了。
  孙文就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公共场所骂E市长侄子?对,孙文有时候胆子大的出奇。首先,孙文知道火炮是个讲理的人,孙文这时候有理。其次火炮能发火,说明在七匹狼手下吃了亏,管他谁住院,反正是自己人住院,吃亏了就发火了。孙文呢?我兄弟住院,我能不着急吗?第三,孙文后面有董五这尊瘟神。
  第一个原因让孙文占据了有理走遍天下的先天优势。第二个原因让孙文抓住了火炮的心理,两个人发怒,是因为他们是统一战线,是为了一个目的,就是因为这个目的受挫,所以发怒,这是同仇敌忾。第三个原因,让孙文在火炮的心里提升了地位,成为了整个E市混子中,唯一一个能和他平起平坐的。
  其时这不现实,第三个原因造成的结果不成立。董五加上孙文整个团伙,就算在加上鲨鱼和寇老大,绑一块儿,都不能和E市长一个人的份量想比。当然这要刨除孙文的背景。可是火炮就因为一个董五,就会高看孙文,为什么?火炮从小在E市长跟前长大,他可不崇拜他伯父,他崇拜董五。
  这就是人类的奇怪之处,往往忽略身边重要的人,反而去观望远方,哪怕是遥不可及的存在。每天都能接触上的人,就算在牛逼,在他的心里也是有个限度,只有看不见摸不到的,在心里的高度才会没有限量。董五就是火炮心里那个遥不可及的存在,是远处的山峰。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董五就是火炮眼里,远处山头的石头,虽然E市长是玉,可是董五在黑道领域中,就不是普通的石头了。
  “那你说怎么办?你的兄弟一个又一个受伤,咱们总不能等着吧?”“你回去吹哨子吧,抓七匹狼。”孙文终于下了命令。火炮乐够呛,他可没问孙文该干什么,回去大张旗鼓的找人,满E市的抓老谢和宝庆他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