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黑道故事,形色各异的时代人生 江湖——新纪元 》
第51节

作者: _水_墨_先_生_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二奎后来想起这段往事,就会当众开孙文的玩笑:“孙老大是牛逼人,名义上在医院照顾我,可是他明目张胆的钓市长的小蜜。”
  从杨桂清对孙文说了自己的经历之后,孙文每天晚上就不在医院住了。给吴二奎弄利索了之后,到点睡觉了,楼下就来车把孙文接走,第二天在把孙文送回来。
  孙文第一次见过豪华至此的大房子,E市有一个干部专供的居民区,这个地方不知道是哪个单位盖的。后来S市政府说这里太过张扬,这才转卖给个人,在这里住的,都是大老板。二层小楼,前后院子,车库地窖一应俱全。
  孙文的新目标出现了,买车,盖房。孙文是一个不受拘束的人,他需要车,只是为了交通方便,办事方便。他需要自己盖房而不是买房,就是因为他需要一个随自己心意的房子,而不是你盖成什么样都行,我花钱买来住。所以他宁可花更多的钱,也要让自己舒服。
  孙文当然是在杨桂清的“家”过夜,具体事项就不能描述了。孙文团伙的另一大助力,终于到了孙文的手里。
  日期:2016-09-01 19:35:51

  第二十六节 挑拨离间
  孙文找杨桂清帮的第一个忙,就是让她约E市长的侄子火炮出来见见面。谁的面子不给,杨桂清的面子能不给?他当然知道E市长和杨桂清的关系了。
  三人见了面,杨桂清说孙文是她的远房表弟。孙文开门第一句话就表明了身份:“我是吴二奎的大哥,上个月你在医院扎了的那个小子。”火炮当时就愣住了,估计他心里会有这样的想法:“我操,我说那傻逼怎么敢不把我放在眼里,感情他大哥是我二娘家亲戚。”火炮管E市长的老婆叫大娘,杨桂清跟他年纪差不多,也得叫二娘。
  孙文很会抓人的心里,火炮最大的依仗,就是E市长,所以他敢嚣张至此。可是孙文一上来就把对方最强有力的后台打掉了。没有这个后台,大家平起平坐,你能聊的过孙文吗?
  果然,火炮这种仗着家里势力出来混的,一听说自己的依仗没了,立马气焰矮了三分。火炮当然知道E市长多疼这个漂亮的小老婆。他可不敢因为他在社会上打架斗殴的事去惊动E市长,更别说这事还牵扯他的小老婆了。
  孙文知道有杨桂清在,火炮说话不方便,不等火炮回应,就对杨桂清说:“姐,你要有事你先忙去吧,我们哥俩聊聊。”杨桂清也知道,火炮在社会上很能嘚瑟,孙文找他当然是社会上的事了,何况孙文上来就说火炮捅了人的事,她在这还怎么聊?
  “我叫孙文。B区过来的。”“嗯,火炮。”火炮只说了他的外号,孙文却说了自己的真实姓名。不过回答完孙文的自我介绍之后,火炮忽然想起来:“呦,B区来的,认识铁将军吗?”火炮刚说完自己的名号,就想起了他慕名已久的B区传闻人物了。

  “我操,铁军都他妈出名了。”孙文这么一说,火炮就知道了。“我和铁军,吴二奎,我们都是把兄弟。”“铁军牛逼啊,B区收拾了盛家那几个傻逼,又去市里干跑了老火,出名的事都让你们哥们干了。”火炮好像挺嫉妒,而且挺眼红。
  “别说那个了,谈谈二奎子的事怎么解决?”“咋地?你还想让我包你两个钱啊?”火炮知道这伙人不差钱,不论他们的名气,还是孙文和杨桂清的关系,都不应差这两个住院费。
  “二奎子被你这一刀,扎进了胃里,来了个对穿,做了胃大切手术,割了三分之二的胃。”“我操。这么严重?”火炮虽然仍然是骂人的语气,可是孙文听得出来,火炮不好意思了。
  后来孙文评价过火炮这个人,实在,脾气虽然爆了点,可是为人立正,是就是是,非就是非,对就对错就错,错了就认,让道歉就道歉。孙文很喜欢火炮,俩人后来也成为了好朋友。
  “得,不用谈了,看我二娘的份上,也得给你这个面子,你就说咋办吧兄弟,你吩咐我照办。”火炮不差钱,当然不怕孙文提条件了。“一分钱不用你出,咱们俩合伙,搞了七匹狼。”孙文很淡定的说。
  火炮虽然实在,可是他不傻,你不但不要好处,还给我这么大个好处?再说了,我扎了你的兄弟,也是因为他跟七匹狼一伙,要收拾我,我才扎了他的。现在你跟我说合伙搞了七匹狼,傻子才信呢。

  “操,少他妈说屁话,跟我玩猫腻儿呢?”火炮看孙文把他当傻子,怒了。孙文当然知道火炮因为什么发怒了。
  孙文解释:“你先听我说完。二奎子和宝庆的弟弟,是发小,是同学,又是邻居,一起长大的。宝庆他们没干过你,就想多找几个人帮忙,本来他们想通过二奎子找我和铁军,我没管。我知道咱两家有亲戚啊。可是二奎子不知道,二奎子看我没管,觉得对不起发小,对不起兄弟,就去医院看宝庆。结果宝庆这王八犊子,看二奎子实在,把二奎子当炮灰使唤。这不二奎子也不知道你能去医院补刀,他就是当着宝庆的面,说几句敞亮的面儿上话,顺顺发小的气儿。二奎子他爹妈他哥都在E市国企上班,他有那个胆子得罪你?再说了,你在医院动手的时候,二奎子知道是你,他可没先出手打你吧?是你上去就给二奎子捅了的。”

  火炮一拍脑门:“我操,整岔劈了不是,真他妈的混蛋。走。”“干啥去?”“去医院啊,给二奎子兄弟道个歉。”“不用了吧。”“哎呀快走吧,那么墨迹呢你。”“行,走吧。”孙文心里明镜的,火炮是想看看二奎子伤的是不是真的那么严重,才能决定到底到底相不相信孙文说的话。
  孙文的说辞,火炮大概信了七成,可是看见了吴二奎身上的这些个管子,还有瘦的熊样,肚皮上还绑着厚厚的医用棉,嘴唇干的裂了好几道口子,血刺呼啦的,就啥都不用说了,信了十成。
  火炮上来就道歉:“哎呀,兄弟真是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过程是这么个情况,亏了孙文跟我说明白了。要不我还傻不愣登呢,兄弟,真是对不起了。你放心,我回去跟我们哥们说,给你拿十万块钱,你也当给哥一个面子,这事就这么过了,以后再E市,你有啥事,就来找我火炮,我要是不尽力给你办,我他妈的让车撞死。”

  吴二奎懵了,他不知道孙文咋跟火炮聊得,十万块钱,在吴二奎眼里,九一年,那就是天文数字啊。他爸那点工资,不吃不喝得十年能攒出来。火炮办事敞亮,他也不好意思了,误会了不说,还给人家胃整没了一半。
  十三鹰是以火炮为首的E市官宦子弟,九十年代E市的太子党,十万块钱对他们来说,小数目。下午火炮就把钱送来了,又带着当天动手的几个,来给吴二奎郑重的道了歉。孙文请他们去饭店吃了顿饭。
  吃饭的过程中,认识了十三鹰的老大克毛子,克毛子是十三个兄弟中年岁最长的,也最稳重,可是家里势力比火炮差远了,不过孙文看火炮还挺听他的话。
  孙文问大家:“你们十三鹰在E市,还用混啊?这他妈的十三个哥们在这一坐,谁敢惹你们啊?”“操,哪能一样吗?靠家里算本事吗?想让别人怕我,就得靠自己。你看董五,人家靠过家里吗?现在E市做生意的,道上的,哪个见面了不管人家叫大哥,那才叫能耐呢。”火炮一门的想当黑道大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