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黑道故事,形色各异的时代人生 江湖——新纪元 》
第43节

作者: _水_墨_先_生_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洋冲过去,一刀就将那小子的肩膀砍了一条足有半寸深浅的口子,看官们想必知道,卖肉摊子的刀有多快,在骨头上往下剔肉,或者切牛筋什么的,那是刷刷的。那小子手臂一抖,石头掉在了地上,接着李洋抬起腿一脚揣在那小子的脸上,紧接又是一刀划出,那小子见这一刀如果砍中恐怕立刻毁容,连忙趁着身体后倒之际伸手一档,手臂又被李洋划了一道口子,鲜血涌出。
  铁军此刻已经意识模糊,仍然咬着牙狠狠的将拳头使劲儿的砸在老火的脸上。李洋见到连忙过去扶住铁军喊了一声:“别打了,快去医院吧。”声音带着哭腔。景峰被一个男子按到在地,不知怎么乱抓,抓到了一个砖头,那是在冰面上硬扣下来的,砖头在手,一下子砸在了那男子的脑袋,将男子砸晕过去,接着过去和段磊合力将唯一的一个人打倒。
  俩人一阵猛踹,一直到那个男的也站不起来,一直踹到听见了李洋的哭声,这才反应过来,刚刚铁军被砸的脑袋出了许多血,赶忙冲过去拉开铁军,老火已经晕了过去,三人赶紧打车直奔医院。在拦到出租车之前,景峰还在一直踹老火的外甥。
  孙文和魏朋坤带着人赶来的时候已经做完了大部分的检查,医生说:“真是奇迹,他的头部最少受到九下的重创,可是没有伤到要害,而且只是稍微有些震荡而已,只要伤口愈合,几天就可以出院。”
  孙文立刻放下心。孙文问明白了经过,狠狠的说:“不干倒这个老混子,中心区就没法混了,就拿他开刀了。”景峰做事心狠手辣,说:“大哥,不如咱们去医院补刀,趁机将老火打服,然后把地盘抢过来。”
  孙文还没答话,就听到楼下一阵吵闹声,孙文带着人连忙冲下去,见到两伙人在门诊部的门口打的热火朝天,景峰眼尖:“我操,是二哥他们。”
  原来景峰所说的去医院补刀是黑道上的一种古老的追击方法,对方受伤去医院,然后己方去医院进行补刀,就是不打服,不罢休的意思。让你伤的更重,出院时间更长,心理打击也受到极度的摧残,虽然古老,可是效果显著。没想到孙文还没决定用不用,对方就先用了这招。
  管棠接到通知,听说铁军住院,立刻让钱老二带着几个兄弟跟着坐车过来,一下车就听到了一伙人在打听:“刚才被打坏脑袋的小子住在哪个病房?”这俩人一听就知道是对方来给铁军补刀的人,钱老二张嘴就骂:“,来医院想干啥?”双方就动起手来。
  孙文带来了魏朋坤和锅子,小伟和黄毛子,一共来了五个人。管棠带了钱老二和几个兄弟,还有景峰和段磊,这俩人根本就没受伤,里院里出来的和医院外面进来的,孙文方这两伙人加起来,十几个。对方的人只有七八个,孙文带人一阵猛冲,对方立刻溃散,开始逃跑。孙文喊了一嗓子:“追,往死里打,还他妈的敢来医院补刀。给你们嘚瑟的。”

  接着大伙一阵穷追猛打,在医院的院子里打了起来,那七八个人分散而逃,基本平均两个追一个,连堵带截,哪有追不上的道理?孙文见到大家手里都没有东西,就又喊一句:“都别留手,往死里打。”
  这七八个人被孙文和管棠所带来的人一阵狂踹,一直到七八个人基本站不起来。然后孙文对大家说:“不行了,你们赶紧回去,今天两次打架一次在闹市一次在医院,都是公共场合,说不定有人报警,大家散,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然后孙文打车直奔铁军家。铁军的父亲家教很严,不但不让铁军出来混,而且晚上还不让夜不归家,铁军是家里的独苗,两个姐姐都嫁的很好,生活很正常,所以铁军的父亲极不希望铁军步他的后尘,可是就算是亲爹,也没控制住。还是因为铁军和孙文合伙开了麻将馆,需要熬夜,住在这里,才得到了铁老大特批的夜不归宿。
  直至此时铁军的父亲仍然不知道铁军在干什么。铁军的父亲和黑道,断的很彻底,他也想不到,铁军能走这条路。铁军的两个姐姐都结婚了,据说还有一个弟弟,不过不是铁军的母亲生的,到底有没有,笔者也不知道。

  孙文进屋之后,见到铁军的父亲在喝酒,桌上一盘子护心肢,一盘猪耳朵,一盘凉拌肚丝,一盘子花生,一个人正在独酌。“二叔,喝酒呢。”铁老大,S市众所周知的黑道大哥,后来被严打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出来后两个女儿结婚,老婆远嫁外地,心灰意冷之下,终于洗手不干。
  铁老大和铁军一样,膀大腰圆,身高一米八零,黝黑的皮肤和霍着的门牙,都彰显着这人的横行霸道的江湖气息。铁老大因为在社会上的名气和江湖中的地位,道上人都尊称他为铁老大。可是在家里排行实际上是老二。
  铁老大看见孙文就骂他:“你他妈的和大军也不说没事回来看看我。”“二叔,铁军在市里和人打起来了。”铁老大不动声色:“这小子长能耐了。怎么着?是让派出所抓了还是惹了大手了想起他爹来了。”
  孙文说:“都没有,铁军进了医院,有些轻微脑震荡。”铁老大怒了:“操,他妈的打输了还有脸跟我说?”孙文一阵无奈:“这是什么父亲?”口中却说:“没有,对方四个人,铁军三个人,打晕了三个,砍倒了一个,可以说是全胜。”
  铁老大点头:“这才像我的儿子,那你来找我什么意思?没有钱交住院费?不应该啊,我看你们俩小崽子,大金链子大金表带着,不像没钱的样子啊。”占飞送的那两块金表,铁军第一天带着李洋回家看他父亲的时候就带着呢。
  “是在市场头打的架,我担心丨警丨察会去,您看您是不是去一趟?”铁老大久病成医,当然懂法,点头说:“如果出院的时候被丨警丨察带走就不好说了,毕竟人家伤的严重,而且咱们动用了凶器。走,带我去医院等着,丨警丨察一会得来盘问。”

  俩人打车又回到中心区铁军住院的那个医院。
  到了医院,进了病房,里面有两个丨警丨察在。一个年轻丨警丨察和一个老丨警丨察在写笔录。一见到进来的两个人,老丨警丨察一愣,然后起身打招呼:“二哥。你咋来了?”铁老大口气可挺横:“干什么来了?抓我儿子还是抓我儿媳妇?”李洋起身也打招呼:“叔。”
  老丨警丨察又是一愣:“你儿子?”铁老大嗓门更大:“我儿子被人打晕,你们不去抓人,跑这来干什么?”那丨警丨察问:“这是你儿子啊。你儿子带人把人家打成重伤,又把另外两个一个手臂骨打折,一个肋骨打断了三根,你儿媳妇又把人家的外甥砍了两刀。二哥,你说我该抓谁?”
  铁老大大怒:“放你妈了屁,你不知道谁先找谁的茬子啊?”那丨警丨察不乐意了:“你看二哥你怎么这么多年了脾气还这样呢,动不动就妈、妈的。”铁老大道:“我他妈的习惯了,你不爱听就滚。”
  孙文暗暗叹气,这古董级老混子可真不一般,敢在公共场合公然辱骂警务人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