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黑道故事,形色各异的时代人生 江湖——新纪元 》
第39节

作者: _水_墨_先_生_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铁军也说一句:“B区也没啥大事,有的话我也能搞定。只要你的生意不得罪鲨鱼,就没事。”占飞点头:“我钱是有了,可是在外地混了好多年,赚了好多钱,却在本地没什么名气人脉,地头上还得依靠你们,我想平平安安赚钱,不和你们哥俩处好是不行的。盛家那么大的老板你们都敢归拢他,摆平我这点小生意,一定没问题。”对于鲨鱼的话茬,占飞没接。
  孙文点头:“好,占老板,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占飞放在桌上两个小盒道:“见面礼,不成敬意。以后,我开了一家店铺,我就通知你们,然后你们派个会计来查账,每个月我分两成的利润,交给你们就行。”
  俩人还是头一次听说流氓收账按着人家店铺的利润分成的,感觉这个占飞外地回来,有见识啊。孙文却想到:“如果你赔钱,我们岂不是白白的帮你看了场子而分不到钱?可是我每个月派人查账,就算陪,我也不搭什么,就当给铁军找老婆了。”
  占飞临走时候说:“这是我的女儿李洋,今天让她作陪吧,我还有事,你们慢慢吃,想喝什么酒,让服务员送过来就行,我已经付过账了。我那边还有事,就不跟你们年轻人凑热闹了。”说完,将两个小盒递了过来,便转身离开了。
  孙文很好奇里面是什么,可是当着李洋的面,也不好意思打开看。

  孙文笑问:“李洋,你怎么不姓占?难不成你跟铁军一样,落户籍的时候父亲在监狱里面呢?”铁军的真实姓名,和铁老大,不是一个姓。因为铁军出生的时候,铁老大在监狱,所以跟了母亲的姓氏,户口也落在了外公的户口上。不过这无关紧要,大家知道铁军是铁老大的儿子,就好了,因为这个身份太重要了。
  李洋嫣然一笑:“他是我养父,从小将我养大。”孙文点头说:“不错,生恩没有养恩大。占老板人不错。”
  李洋酒量很好,和铁军不相上下,孙文在一旁不喝酒陪聊天,三个人年纪相仿,说话没有代沟,聊的很是投缘。孙文说在那场见面喝酒的言谈之中,他看出来这俩人眼睛里冒着发浪的火星子,恐怕这个火花一擦就不能扑灭,铁军能找个这样的老婆,孙文心理也很高兴。
  第二天,李洋就带着一大堆零食和熟食,来找铁军,然后让铁军找个小弟买酒,准备再喝一顿。事后铁军跟孙文说:“大哥,这娘们太能喝了。第一天晚上我他妈的喝的都懵了,我估计她也懵了,我送完她回家,回来的时候,差点连家都没找着。”
  这一天有锅子和魏朋坤两个酒缸相陪,众人喝的不亦乐乎,李洋豪爽极了,酒到杯干。四个人,喝了六瓶白酒,啤酒无数,反正完事之后孙文带着黄毛收拾瓶子的时候是一大堆,孙文也懒得去数。
  日期:2016-08-31 15:04:07

  李洋和铁军交往起来,俩人天天除了去占飞的浴池看看工人们干活之外,便是各种玩,铁军带着李洋去K区找管棠和钱老二大喝一顿,大华已经是钱老二的女朋友了,管棠是介绍人。大华也不知怎么的,特别喜欢铁军,喝高了还愣是拉着铁军拜了干姐弟,非让铁军叫管她叫姐,不能叫三嫂。不过孙文却警告铁军:“人家李洋未成年,不许睡人家,小心告你。”铁军却依旧我行我素。
  占飞送的礼物是什么?两块某大品牌金表,外地带回来的。孙文回家之后打开一看,当时心里就“轰”的一下。占飞出手送这么大的礼,他要干什么?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拿多少钱办多少事。占飞出手这么大方,而且分两成的干股给铁军,如果按比例算,他这是要折腾出多大的风浪?
  孙文心里的疑虑没有说,他不想给铁军更大的压力。铁军带着大金链子,大金表,不知道多嚣张。在九零年,配上这些装备,那不是土,也不是爆发户,那是潮流,也是冲击。笔者曾经一度认为,内地的黄金市场,是流氓们捧起来的。
  因为进入九零年之后,道上人多了一个毛病,就是佩戴比较大的黄金首饰。笔者了解分析,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黄金是所有饰品、衣着中,最能给人视觉冲击力的。容易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这是出来混的,最需要的东西。

  第二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黄金随时随地都能变成现金,混子们每天打打杀杀,真捅了篓子,马上跑路,怎么办?去哪儿筹备跑路巨款?身上带一条金链子啊,立刻没影,随便找个地方就能卖出去,变成大量现金。这也是混子最需要的,所以黄金,在这个年代,最大的消费人群,就是混子。当然,是比较成功的混子,不成功的,也买不起。
  铁军这身行头,加上后来的大光头和牧马人。是本市黑道的历史中,九五年之前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九八九九年时候,铁军都开上一百万的奥迪A8了。上了年纪的人会说,铁军真他妈的能嘚瑟,你瞅瞅那个装逼,赚点钱不知道怎么嘚瑟了。年纪小一点的就会说,看看人家,混的多牛逼。
  可是铁军认为最值得骄傲的,就是李洋这个爱笑并且漂亮的老婆。而且她真的很能喝,据说有一次在酒桌上,李洋连续喝了八个刺五加泡的散白酒。不知道这酒是用什么度数的白酒泡的,反正泡过中药之后,后劲很大。八个就是两斤,管棠喝了十一个,然后不省人事睡觉了,李洋却打了一夜麻将。笔者不知道两个人到底谁更能喝,反正李洋的这个战绩,在他们团伙中,一直没人超越。
  自从孙文给麻将馆里安了座机,最让他头疼最反感的事情,就是段磊没事打电话撩闲。内容最让孙文反感的,就是:“大哥,我失恋了。”“操,你他妈的一个月失恋好几次。”“你看,弟弟我都失恋了,你怎么这么说话呢。”

  对白至此,孙文就有狠狠的挂掉电话的冲动。可是入冬之后的这一次,却是孙文接到过最头疼的一次。这一次不是段磊打的电话,是景峰。“大哥,段磊又他妈的失恋了。”“嗯?这次怎么换成你汇报了?他人呢?不会找地方喝闷酒流马尿去了吧?”
  “他怀疑这个女人外面有人了,他去跟踪人家去了。”“操,这个傻逼。你咋不跟着去?”“我有病?他发疯我才不跟他一起发疯呢。”“那他跟人家万一碰上,俩人打起来怎么办?”“哎呦,可不咋地,我去找找。”“去吧。”
  孙文坚信,这个情况很有可能发生,因为段磊找的,基本也都不是什么好鸟。孙文说的。理由就是,能因为他的装逼劲儿喜欢上他,跟他处对象也好,玩一夜情也好,这样的女人,能是什么好人?好人能因为他的装逼劲儿喜欢上他吗?
  还真让孙文猜对了。孙文没找着铁军,不知道和李洋干嘛去了,孙文带着魏朋坤,小伟和锅子黄毛,去了市里。外面下着大雪,孙文说得有一尺多厚,铺天盖地的全是白花花的一片,孙文很喜欢下雪的感觉,他见过了太多的肮脏,下了雪,他说觉得天地间被洗涤了一样,处处洁白,很干净。
  B区距离市里那么近,还开了四十多分钟才到,雪都快有半个轮胎的高度了,出租车司机这一顿抱怨。孙文就动了买车的念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