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黑道故事,形色各异的时代人生 江湖——新纪元 》
第33节

作者: _水_墨_先_生_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道小说并不是好的小说题材,而且很不入流,侮辱艺术,故事情节让人作呕,恐惧,难以接受。这里看不到人性的伟大面,却能看到人性的卑污的一面,贪念,欲望,血腥,卑鄙龌蹉,不择手段,这些东西屡见不鲜。所以想在黑道小说中看到英雄,这是不可能的,既然要力求真实,就要强调真实,不能为了某一目的,而扭曲事实。
  所以看黑道小说一定要记住一点,警戒自身。这是一条不归路,在这条路上走过的人,身心俱伤,一出门就倒下,或者中途倒下,都会给你留下一生抹不去的伤,或者终身残疾。就算如同孙文一样,最终坚持到最后,可是又怎么样?他的伤痛,一辈子都不能抹去。
  孙文的计划是什么?很简单,你们做犯法的买卖,不是不跟鲨鱼合伙吗?我就打到你跟鲨鱼合伙为止。在东北经济危机结束之前,砸场子这样的手段屡见不鲜。不但有效,而且不会承担太大责任。
  不是说那些不和鲨鱼合伙的老板,都是B区的老户吗?铁军的父亲也是B区的老户,都是一片土地长大的,怎么好意思动手?这个观点是对的,不但如此,铁军的父亲在铁军小的时候,搬过无数次的家,打架了有人寻仇,有丨警丨察找,就得搬家,所以B区几乎每个地方,铁军的父亲都住过,所以他认识人更多。

  可是孙文有办法,B区道上人没法跟他们找麻烦,不是还有别的地方的人吗。孙文让管棠钱老二、景峰和段磊分成两组,开始在B区闹。
  日期:2016-08-30 23:53:43
  第十六节 叫鸡
  这个差事好啊,找小姐不给钱,找茬闹一顿,舒服,刺激,过瘾啊。听说这个事,都争着抢着要去。B区可以招妓嫖娼的地方,只有按摩院和洗头房,至于小旅店,那是挂羊头卖狗肉,他们店里也没有小姐。都是来人要求,然后老板去联系,在中间抽点缝儿钱。

  这个现象在S市的九十年代末期之前,都是这样。而且B区还有一个厉害之处,不知道是鲨鱼的能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年轻的做这行,都往B区来,所以这里是S市诸多行政分区当中,出了名的红灯区。小姐多,美女多,地方隐蔽。
  B区目前除了鲨鱼的场子之外,有四家按摩院,还有三家洗头房。这三家洗头房,一个是铁军旗下的一个小兄弟干的。以前有大龙在,鲨鱼也没说什么。现在孙文让他低价盘给了鲨鱼。鲨鱼很满意孙文的“诚意”。
  这四家按摩院,是两个老板,都是B区的老户,而且都认识鲨鱼和铁老大。另外两家洗头房,是一个老板,他应该也认识鲨鱼和铁老大,不过这不重要。这计划的最精彩的地方,就是孙文让鲨鱼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最终把自己埋了。
  孙文在低价把铁军手下兄弟的洗头房盘给鲨鱼之后,趁着鲨鱼高兴,找鲨鱼谈了一下实行计划。“我来安排人去他们的店里闹,闹个三次两次,他们必然托关系找你。鲨鱼大哥,你听我的,你就告诉他们,这事是我们搞出来的,我们收拾了盛家兄弟,赶走了大龙,你也不想跟我们闹翻。”
  鲨鱼眯着眼睛,冷笑:“你的意思是,让我承认你们很牛逼,我也惹不起?”“你看你说哪儿去了。不是承认我们牛逼,而是你做出不愿意搭理他们的意思。然后让他们主动找上我,我再把他们的店盘下来,给你。不就成了吗。”
  孙文的话说捧着说,鲨鱼是黑道大哥,不愿意搭理你们,不爱管你们的破事,当然很正常了。不过这是正面意思,反面意思,就是鲨鱼间接的承认了,孙文和铁军的实力很强。这在以后铁军接管鲨鱼的地盘,加大了助力,让事情变得更顺利。
  鲨鱼可能是吸丨毒丨吸的有点脑袋迟钝,他只看到了所有黄赌毒生意都归自己旗下的威风,让别人知道,我鲨鱼的饭碗,别人抢不得。可是他没看到这个事件再以后带给自己的负面影响。
  说服了鲨鱼,孙文才让他们去闹事。第一次是管棠和钱老二,这俩人去了按摩院,一人找了一个妹儿。B区的红灯区,也就等于是鲨鱼的按摩院,那是全市出名的小姐年轻,岁数小,漂亮。所以管棠和钱老二也是大饱艳福。
  那时候按摩院有“快炮”,就是后院有一个按摩房间,在里面可以直接砸炮。要是包夜的话,就是两个地方,第一个是顾客自己找地方,小妹儿跟着走。或者加点钱,小妹儿给你找地方。
  他俩来的是包夜,找了个小旅店,带走了两个妹儿。过程自然无法转述,结果很简单,俩人一人找了一个理由,愣是没给钱,小妹儿当然不依不饶,老板闻讯赶来,让管棠还有钱老二带的人一顿打。
  俩人的借口是孙文故意安排好的,一定要明显是来找茬的,借口当然很牵强。管棠的借口是:“你这的小妹儿不是年轻吗?这傻逼头发上都是油,几天不洗了?”其实人家是不洗头吗?那就是发胶头油之类的保养品。
  钱老二更混蛋:“你们这的小姐傻吧?**就**,哇哇叫什么玩意?我他妈的让隔壁的住店的傻逼骂了好几次。”这不是扯淡吗,找小姐不让人家**?这两个老板心里明镜的,这是找茬的,不是正经的嫖客。
  这俩人打完人,立刻就在B区消失了。按摩院老板能报案吗?报案怎么说?人家找小姐不给钱,我来处理把我打了?不可能,所以两个人怎么处理的还不知道,另外一面就出事了。

  孙文的招数,从来都是不会一次就完结,往往都是接二连三。这个事件还没得到很好的处理,两个按摩院的老板还没从小诊所出来。洗头房那边就出事了。去的人是段磊和景峰。
  基本过程没什么值得描述的,第三个才是最有意思的,而且孙文团伙中的一位重要人物,也是这么出现的。这人对孙文的感触很大,对笔者的感触也很大。
  这四个老板在同一天被揍,他们心里当然有数,大龙刚走,鲨鱼没动静,搞事情的一定是最近最能嘚瑟的铁军和孙文。可是事情还没完。
  孙文是最后一个出场的,他不是B区本地人,在这里,除了混子,他谁都不认识。孙文的出现只是计划的一个敲钉转角的作用,随便是哪一家都行,随便是什么原因都行,只要能吵起来,打起来,怎么样都可以。其目的,当然是为了让他们知道,是铁军的人在搞鬼,不过铁军不出面,你们没招。
  孙文去了一家洗头房,孙文的头发质量极好,黑亮而且丝质很硬很直,所以这样的人,绝大部分老的慢,因为衰老之像主要显示在头发上。可是孙文在三十岁之后,开始落发,四十岁之后,开始两鬓加霜,大家可想而知是因为什么。
  他去洗头的时候,见到了一个身高一米七以上,皮肤有些巧克力颜色,不是很白却很光滑,五官很妩媚的一个女孩儿。

  孙文点了她洗头,然后流入自然程序。在“快炮”和“包夜”之间,孙文选择了包夜,然后带着这个女孩儿去了旅店。孙文回忆说,这个女孩儿说话很礼貌很温柔,从头到脚的服务很到位,根本没有一点能挑出来毛病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