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黑道故事,形色各异的时代人生 江湖——新纪元 》
第31节

作者: _水_墨_先_生_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文原本想找王亮一起吃个饭,然后拉拢拉拢关系,没想到第二天王亮就找孙文吃饭了。王亮二十六七岁,也算是年轻有为,三人吃饭,王亮说出了孙文走之后,派出所里发生的事。
  来保释的是盛名,盛名带着一包钱,去保释。王亮说这几个人有吸丨毒丨劣迹,而且怀疑他们吸丨毒丨导致幻觉,对孙文等人进行无故骚扰,并且引发斗殴,直接导致有人重伤进医院。情节恶劣,不能保释。

  盛名在派出所大闹一场,把王亮和他的手下指着鼻子骂了一顿,后来实在没办法,让盛名把这几个人保释出去了。王亮事后骂:“操他妈的,他家太他妈的有钱了,我怎么跟他斗啊?”
  这是王亮请客的第一个目的,第二个目的就是道歉,他骂了孙文,孙文如果跟孙局长说了,他还有好果子吃吗?孙文都没当回事,在社会上混,每天不被人骂妈?就算当面没人敢,背后里不知道一天骂多少次呢。
  吃过饭,王亮回了单位,孙文对铁军说:“盛名伤的轻,现在出了院,还在找能对付咱们的人,看来他们是不想完。”“现在怕他吗?我看他也找不出来谁了。”铁军从来都瞧不起盛家几个哥们。
  孙文说:“静观其变吧,看看他们有什么动作再说。清贵快过生日了,咱们张罗张罗,去市里找个好地方,玩他一天。”孙文能清楚的记住把兄弟每个人的生日时间,而且是按着阴历的出生日期计算的。
  黄贵清的生日,没去市里过,在B区过的,因为吃完饭,唱完歌,还要找地方耍钱,那只有孙文和铁军的这是最适合的地方了。所以一致认为,在这最好。
  七月酷暑,这一年的天气,冬天特别冷,夏天特别热。地点选择的地方就是铁军手下帮着鲨鱼卖东西的一家颇具规模的歌舞厅,这里的“看门儿”,都是铁军的小弟,他们在这里给鲨鱼卖药的提成,是工资的四到六倍,当然更多的钱赚到了铁军的手里。

  日期:2016-08-30 22:45:53
  第十五节 盛家兄弟的黑道生涯最后一战
  这个歌舞厅在当时的B区,算是比较大的了,一进门是一个空旷的大厅,四周都是卡座。就是简易的沙发,两侧相对,中间一个桌子,用来摆放小零食和酒水。那时候卡拉OK还不是很普及,就是一大群人,在舞池里跳舞,音乐都是统一播放统一听的。后来VCD普及,才有打碟式唱歌。
  可是这样子的歌舞厅有包房吗?有,投资较大的老板,会准备一套音响设备,在独立的房间里,给你准备跳舞用的彩灯等物。这是最早的风月场所,在九十年代初期,出轨率最高的地方,就是歌舞厅。所以有智商的老板,就会弄一些大小包房,给这些“见不得光”的男男女女准备跳舞或者谈情所爱的场所。
  后来这家舞厅终于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了一场血淋淋的教训,当时震动S市上至市政高官,下至平民百姓的大事件。还差点震坏了孙文的心脏。
  因为那时候基本没什么娱乐项目,在饭店喝酒,然后就是去舞厅跳舞,在继续喝。人多了聚会也这么玩,俩人偷情也这么玩,逐渐的演变成了混子们也这么玩,其时去的主要目的,就是再找一个场地继续喝酒。当然了,回家喝也行,可是气氛不好啊。
  后来VCD普及,歌厅开启了打碟式唱歌经营方式,这个新模式足足让歌厅的生意火爆了好一阵子。舞厅也就慢慢被取缔了,舞厅能做的事,新式歌厅都能做。可是九十年代中期出现的Disco舞厅,这个跳舞摇头的聚众之所,却一直存在。
  据说那个年代开歌厅,最大的愁事就是丢光碟,VCD普及了之后,来歌厅唱歌的,可能请客的不差钱,可是不能保证每一位都不差钱,包房的光碟经常的丢。
  当时参加黄清贵生意宴会的,除了十个兄弟之外,还有铁军手下的锅子和黄毛小伟。钱老二身边的龅牙。多了这四个人,所以生日参与者,一共十四人。呼呼啦啦的到了歌厅。
  铁军新收的小弟之中,有几个在这里干服务生,见到大家来了,连忙拿酒拿果盘,并且低声的告诉铁军:“哥,盛洪带着人也在楼上玩呢。他们在五号包房,我给你们开楼下吧。”
  铁军一拍这小子的后脑勺骂:“给我开三号大包,操。我敢动他我就不怕他。给我准备一把刀,我把兄弟今天过生日,我他妈的切蛋糕。”那小弟一听说是切蛋糕,这才放心去拿刀,他可知道铁军出了名的打架下手狠,如果真砍死两个,自己借刀恐怕也要吃锅捞儿(一起受牵连)。
  铁军拎着一把开山,掠过舞池,大伙一起上楼,铁军把盛洪也在这里玩的事情说给了孙文,孙文笑了:“今天他们不走,咱们就不走。”
  事情当然是这么个事情,道上的年轻人都知道双方势同水火,梁子颇深,如果谁先走,肯定是谁落在了下风,他们都不差这几个钱,可是谁先走,就等于示弱。准备好了,便去上了二楼。这家舞厅的包房也分大小,一三五是大包房,二四六是小包房。大的能容下二十人,小的能装下四至八人。里面灯光音响一样的配备,只不过那时候没有独立系统,楼下放什么音乐,包房里就是什么音乐,只不过多了一个独立的空间,更方便一些见不得光的人在这里跳舞喝酒。

  来这的混子哪有跳舞的?当然是为了喝酒。又喝了很多酒,正兴高采烈的要切蛋糕的时候,包房的门猛然被人推开,是挂着风推开的。一个矮胖子嚣张的站在门口,嘟囔一句:“我操,人还他妈的不少。”人人都是一愣,吴二奎第一个反应过来骂了一句:“的,你找谁?”
  那矮胖子说:“我谁也不找。”说完用力的关上门就走了。孙文说:“去看看。”吴二奎第一个冲了出去。景峰和段磊连忙的跟着,铁军操起一个酒瓶子就要往外冲,孙文一把拽住铁军说:“等会,对付这小破孩,你不用去,等盛洪出来的时候你出面解决。”

  铁军明白孙文的意思,坐了下来。孙文根本没当回事,继续和大家畅所欲言的聊天。
  吴二奎追了出去,见到光着上身的矮胖子去了斜对面的卫生间。九十年代初期,S市的大型歌舞厅还没有包房中带卫生间的。吴二奎立刻冲了过去,张口就骂人:“的站住,我问你呢,推门什么意思,找茬啊?”那小胖子睁着醉眼看着吴二奎说:“我走错屋了,行吗?”
  这时候过来一个同样矮但是很瘦的人。“呦呵,这不是老吴家二哥吗?怎么了,小胖子咋得罪你了?”B区的小混子,吴二奎应该是认识这个人,吴二奎问:“我问你,他是谁,上我们屋推门什么意思?”
  这小混子应该知道,他和吴二奎的奶奶家是老邻居,吴二奎不能动他,所以说话挺带劲儿:“你行了,走错个屋,有什么大不了的。拉倒吧。”一脸的不耐烦,这时候景峰和段磊也跟了出来,景峰和这小混子是同龄,小时候总欺负他,一直瞧不起他,正好听到他跟吴二奎说话的态度不好听,上来就骂:“的,你说拉倒就拉倒,你算哪儿跟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