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黑道故事,形色各异的时代人生 江湖——新纪元 》
第30节

作者: _水_墨_先_生_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身上文龙的人骂:“的小逼崽子,不跟我弟弟混了牛逼了是不?”铁军根本没寻思,骂了一声,一按小伟肩膀,飞身跳过面前的桌子,一拳就把盘龙的人打倒在地,他身后的有人立刻冲上前帮忙,和铁军厮打在一起。
  锅子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孙文已经冲了过去,一壶热水已经倒在了盘龙的男子脸上,那人还没来得及站起,上身和头部被全部被淋了开水,立刻杀猪一样的嚎叫。
  孙文一把掐住那人的脖子骂:“谁他妈的教你二话不说就动手?谁给你的胆子?”那人被孙文掐的喘不上气来。一旁的铁军被两人合力扑到,躺在地上对着自己上方的两个人乱挥拳头。
  魏朋坤离得最近,见后面还有人冲上来,他就也往楼梯口冲,两人相撞,这人被魏朋坤直接撞得向后倒下,顺着楼梯就滚了下去。魏朋坤接着往下跑,最后一个冲上来的被他这一抓,顺着冲下楼梯的劲儿,愣是拽了下去。
  锅子见孙文制住了那文龙的人,便冲过去救铁军,从后面一把抓住其中一个长发男子,猛的让后一拽,那人立刻被拽的倒在地上。锅子也是从小打架打出来的,骑在那人身上就开始痛扁他。
  铁军少了一个人压制,立刻卷起右腿,一脚揣在另外一人的小肚子上,然后翻身站起,看黄毛眼看就要被身下的人搬倒,过去猛然两拳,打在那人的脑袋上,第二拳直接打在那人的太阳穴附近,那人一阵眩晕,在也没有力量挣扎,立刻被黄毛按住。
  对方剩下一人,铁军便不怕了,嚣张的晃了晃大脖子,脖子的筋骨嘎嘎直响,双拳不想捏了捏骨节,走过去趁着那人还没站起,双手抓住那人刚刚可以捏住少许的短发,右腿膝盖猛的向那人的脸上击去,
  “咔嚓”一声响声,那人立刻鼻血长流。接着铁军左一下,右一下,在那人的脑门、鼻子,嘴,眼睛等处连击十数下。
  小伟没冲上去,被铁军按一下又站起来,对方的人都躺下了。小伟第一个去看孙文,见孙文把那人掐的脸色发紫,冲过去拉孙文:“大哥,松手,再掐掐死了。”
  日期:2016-08-30 22:22:40
  孙文笑了笑松开手说:“哪有那么容易死。”起身之后见到黄毛正在猛的击打那人,但是他年岁太小,体格也不怎么好,那人也没受到很大的伤害,可是铁军的对手可就倒霉了,一脸的血,孙文喊了一嗓子:“铁军,行了。”
  铁军用力将那人的脑袋往地上一贯,骂:“的,胆子挺大,上来就敢动手。”仍然怒气未消,来到纹龙男子的面前说:“王龙,你以为你在中心区是大抗啊?就算是这里也不是中心区,少他妈的来我这嘚瑟。”说完猛的一脚从上至下的踩在了大龙的肚子上。
  铁军认识他,王权的哥哥王龙,被铁军踹这一脚,王龙猛的一咳嗽,喷出了一大口酸水,接着就剧烈的咳嗽起来,小伟这才放心。紧接着就听到楼下的警笛声已经响起。三人同时想到:“坏了,浴池老板报警了。”

  这浴池的所在地,是B区的中心地段的主要大街和区政府大街的中间的一条街,可以说后院就是分局,前面是派出所,所以报警之后,丨警丨察来的速度很快,就算不开车,走着走,五分钟就到了。丨警丨察来了,孙文他们就跑不了了。
  铁军问:“咋办大哥?”孙文回头看了看窗户,叹了口气说:“跑不了了,走下楼,我咋说你们就咋说。”大家一起下去,到了楼梯的缓台,看魏朋坤正在哪儿狠踹那俩人呢,铁军过去一拍魏朋坤不怎么长头发的脑袋,说:“丨警丨察都他妈的来了,还打呢。”
  大家刚到楼下,还没来得及去男浴池换衣服,就被要上楼的丨警丨察堵了个正着。孙文抢着说:“正好,我还要报警呢。我在这洗澡喝茶,上来几个纹身的小流氓,二话不说就打我们。”
  “人呢?”丨警丨察问,孙文说:“他们人没有我们多,让我们打趴下了。丨警丨察同志,我没犯法吧?”孙文装的挺无辜。那丨警丨察一翻白眼说:“我最他妈的烦你们这种装逼的,打架斗殴还他妈的装的挺无辜,犯不犯法跟我回所里再说。”说着派了几个人,上去把王龙等人抬了下来。
  这人就是王权的哥哥,可能今天是被小胖子找来,“摆平”孙文和铁军的,没想到这场巧遇,让两伙人率先开站,王龙差点没让孙文掐死,带来的兄弟被铁军打的最严重的,就是那个鼻梁骨骨折,剩下几个也浑身是伤,可谓惨败。
  在派出所录口供,有一个很搞笑的场景。首先要说明,带队抓孙文的,不是B区公丨安丨局的,是市局的,这人好像是因为B区警力不足,被市局派来支援的一队警员中的头子。B区在彻底被铁军统一之前,什么打架斗殴,举报赌博,开窗撬锁的事情几乎每天都有。孙文说在九十年代初期,连平房的炉子上面的生铁圈都有人偷。穷疯了就什么都不怕了,饭都吃不上,国家不管,还管犯不犯法?填饱肚子是首要的。

  俩人的对白最有意思。姓名年纪什么的问过之后,丨警丨察说:“他一上楼,二话不说的就打你?我就不相信你之前没的罪过人家?”“那人说他叫王龙,市中心的混子,我长这么大去市中心都有次数的,我怎么可能得罪他?”
  丨警丨察又问:“那他无缘无故就打你?他怎么不打别人呢?”孙文最反感这句话,看官们想必在学校也遇到过类似的情节,如果有流氓学生欺负了老实学生,老实学生报告老师,老师就会问:“他怎么不欺负别人?怎么不打别人?”这些人都坚信,两个馒头踩一脚,没有一个好饼。
  “可能是他看我不顺眼,人家是牛逼人,看着不顺眼就得上去揍。”孙文的回答也挺有意思。“你不用油腔滑调,我告诉你,两伙人加起来十几个人,我起诉你们是犯罪团伙,那性质就和普通的打架斗殴不一样了。”这个丨警丨察似乎想在B区这个乱地儿破几宗大案立功。

  “我跟我几个朋友,一起来浴池洗澡,就算团伙了?那我要是同学聚会,四五十号人,你不得说我是黑帮大哥啊?”孙文语带讽刺。“的,少跟我说话屁儿屁儿的。”丨警丨察见在孙文嘴里问不出什么,而且孙文还这么油腔滑调的回应,有点火了。
  “我妈是孙局长的嫂子,有能耐你去。”孙文冷冷的说了一句。“孙局长,哪个孙局长?”丨警丨察有点慌。“市局孙局长。”孙文回答的更冷。那丨警丨察没敢说话,出了审问室,打了电话。孙文的这个叔叔,在九十年代中期之前,是市局的某副局长,后来晋升S市公丨安丨局政委,市局大书记,千禧年之后某年退休在家。
  过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这人亲自来释放了孙文,并且把孙文方的人都放了。这人叫王亮,他的父辈和孙局长关系很好,进市局工作,据说也是孙局长的功劳,是市局刑警队的。所以给孙局长打了电话,确定了这人的确是孙局长的侄子的时候,就相信了孙文说的话,他们是正当防卫,然后当场释放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