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黑道故事,形色各异的时代人生 江湖——新纪元 》
第28节

作者: _水_墨_先_生_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地形大致描述清楚了。就该说说K区的矿产资源以及经济状况了,K区是一个原本市林业局在这里注资建了一个国有煤矿,后来因为其他原因,林业科把这个煤矿承包出去,承包给了一个私企老板。所以这个区域的经济,主要来源于国企的另外几个国有工厂,生产大量矿山配件,轴承啊千斤顶啊水平尺啊,生产这些东西。
  既然有这么两种大型企业在,铁路一定就很普遍,K区在东西两侧,等于被铁路包围住了。这么说吧,如果东侧有火车,就只有西侧的大路能从K区出去,反之同理。如果两侧都堵了,那只能从E市出去,然后在绕道去市里了。所以铁军是极不愿意去K区的。
  管棠和钱老二两个人从孙文那儿回来,看着手下这么个两个人,俩人发愁,光说出来混,怎么混?龅牙还给钱老二介绍了几个小哥们。俩人愁,这几个小哥们可不愁,听说这俩人挺狠,把B区的开矿大老板的儿子都给收拾了,跟这么牛逼的人在一起玩,还会被欺负?
  管棠的机会来的是一场同学聚会。初中毕业的同学,有的去了外地,有的留在家里上班,有的待业中。管棠的这次同学聚会,发生了两个事件,也可以说遇到了改变他还有钱老二两个人命运的人。
  第一个就是管棠和孙文的初中同学,这人家里路子很硬,他的某直系亲属,是九十年代S市的铁路当局一把手。人家毕业之后,直接去了铁路上班,在S大办了一个毕业证,没出两年,混上了K区铁运部门的某副科级文职官员。据管棠说,他是当时同学里混的最好的。
  还有一个就是从上学的时候就很“社会”的一个女生,这女生在上学的时候,以泼辣够社会横扫整个学校,毕业之后在社会上晃荡,应该是认识了不少她眼中的社会大哥。最起码,在K区,还很好使。而且长得很漂亮(能跟社会人玩到一起去的女孩子,没有家庭背景,就是有姿色,要么有钱,三点必备其一)。
  在九零年,这个年龄段中,谁要是能给对方一个纸条上面写着座机电话号码,并且跟对方说:“有事打这个电话找我。”这样的话,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管棠给这俩人留下了钱老二家的电话。
  那个官二代为什么找管棠呢?一个原因,他能喝。这人在单位混的不错,天天喝酒,同学聚会发现管棠也能喝,没事的时候就准备找管棠出来喝一顿。他打电话到钱老二家里,钱老二去找管棠,然后管棠就拉着钱老二一起去喝酒。
  三人喝酒,边喝边聊天,看官们试想,三个人,两个工作失意和一个工作得意的人聊天喝酒,会是什么状况?很简单,一个人说,两个人听。因为你们俩没什么能拿到桌面上跟人家聊的内容。
  可是在聊天的内容里,钱老二听到了一个讯息,发家之路的讯息。该同学讲述了一个他们单位的奇事。就是当时监控还不普及,铁路又都建设在地处偏远的地方,当官的也好工人也好,下班了都回家了。留下一些上夜班的人,没有领导,他们除了偷懒,只有偷懒,形成这么个怪异状况。既然有了这个怪异状况,事情就发生了,一伙从八十年代流窜到本市的飞贼,看中了这个地方,在K区的铁路,天天的偷东西。

  这个现象,在八十年代一直到九十年代中期,想必都不少见,矿产资源丰富的城市,可能都有过“铁路飞贼”。首先,偷得是国家的东西,国企有的是钱,不差这两个。当局领导,也未必很认真的面对。其次,铁路这个地方偏僻,踪迹难寻,没有人口集中或者商业集中因而人多的劣势。对于飞贼来说,当然妙不可言。
  而且K区公丨安丨局领导昏庸,一直也没抓到这伙人。而企业分局远在市里,在K区没有派出所驻扎,就算来,也不一定能抓到人,飞贼的鼻子都很灵。所以近几年,每个月多多少少,损失个几万块十几万块,让管棠那位同学的领导,是怒不得,忍不得。
  管棠询问了孙文,他知道孙文鬼点子多,这里面一定有孙文能发现的可谋之处。孙文和管棠铁军三个人坐在麻将桌上,孙文拿着几张麻将牌,对管棠讲了处理这个事情的最佳办法。
  日期:2016-08-30 20:33:39
  “这伙人是飞贼,这条线是每天出货的必经之路,而且不能装车了立刻开走。所以他们动手,必然是打听好风声,没人没丨警丨察,他们才会出手。一列车的轴承,他妈的,一个月让我偷三回,就他妈的发了。”孙文当然知道这些东西的成品价格。
  “所以,你要去找你六舅,让他找几个丨警丨察,把时间安排好。你跟小钱子,带足了人手,去狠狠的揍他们一顿,打到他们想跑,都跑不了的程度,必须让丨警丨察抓到他们,而且是人赃并获。然后抢他们的钱,抢他们的家伙,赶紧跑。丨警丨察就是这个时间该来,抓他们,立功升职,谁还会在乎你们的去向?”
  管棠还没说话,铁军先说话了:“那怎么跟人家要好处?”孙文笑了:“你找到老同学,通过他,问他们的领导,你给解决了这个事,有什么好处,得到回复了,就去做。还有一个事,你不是不知道该怎么混怎么弄出名堂吗?你这一步走好了,我就有办法。”孙文做事,从来都是第一步还没迈出去,第二步甚至第五步都准备好了。
  管棠走之后,铁军一阵子激动:“操,二哥牛逼了,保护费收到国企单位去了。”“这事我一点也不感觉奇怪,他们单位一个月损失个三万五万甚至过十万,有可能更多,对于铁路这样的单位来说不算什么。可是癞蛤蟆趴脚面,不咬人膈应人。如果他能在赔钱的三分之一的数目给二白子,那他们就等于站住脚了。不管是咱们这,还是整个中国,甚至全世界,都是这个道理。拿钱办事,这个过程,不会看双方是什么人,地位有什么悬殊。你是卖酒肉的,和尚道士去喝酒吃肉,你不卖?小屁孩去你的按摩院找小姐,你不接?所以,只要有钱,不会看对方是什么人。反之也是,只要办事能收钱,也不用看对方是什么人。”孙文又给铁军上了一课。

  事发当晚的过程,笔者已经不甚了解。可以肯定有几处,管棠找到了他的六舅,跟铁路区域派出所联系好,约好了时间出警,地点管棠当然没告诉他,管棠要等处理完事情了,打电话通知,万一他们去早了,把他和钱老二抓了怎么办?看官们还别不信,丨警丨察报了案都不愿意出来,现在说调动就调动?而且还是一个生意人。

  首先管棠的六舅在K区是一个很罩得住的人,在九十年代,黑白两道通吃。他出面来说,有人今晚跟那帮铁路飞贼火拼,你们出警抓了,你看他们去不去。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去说这话不被赶出派出所才怪呢。
  事发地点是K区某铁路比较僻静地段,有路灯没用,只会给飞贼省事,人家偷东西的时候,连手电都不用拿了。没人看着,也没人抓,有灯有什么用?再说了,就算有打更的,首先打更的上班十个有九个去睡觉,就算不睡觉,看到这事敢管吗?被打一顿事小,为了几百块钱工资,打坏了算谁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