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黑道故事,形色各异的时代人生 江湖——新纪元 》
第20节

作者: _水_墨_先_生_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文转身就走,临走的时候还拽了一下钱老二。钱老二不知道孙文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孙文不是临阵脱逃的人。孙文边走边对顾客们说:“今天不好意思,打扰大家的心情了。有点小麻烦,一会就能处理好。”
  孙文回去把两根铁棒子拿出来,他和钱老二一人一根,双手背在后面。孙文重新出来的时候,铁军还在那儿站着,石头还是用刀指着铁军。这次轮到铁军说话了:“来,捅我。”
  石头没敢直接扎过去,脑袋上青筋都突出来了。铁军一指门口,吼了一声:“不敢捅就别他妈的拿刀出来吓唬人。要么赶紧滚,要么捅了我,你敢吗?”铁军又骂了石头一句。

  “走不了了。”孙文在后面已经走了过来,冷冷的说了一句。一句话没说完,孙文已经一铁棒子轮了出去,直接砸在了石头的头顶,石头还没反应过来,脑袋就重重的挨了一棒子,鲜血流了下来,人也倒了下去。
  孙文是一个温文儒雅的君子,他也是一个满腔恶毒的小人。这个人两极分化性极强。如果不触犯他的底线,他是一个什么事都可以说得过去的人,如果触犯了他的底线,他就变成了一个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人。
  孙文很稳,双手稳的比他打麻将时候摸牌都稳,一棒子接着一棒子,都轮在了石头的肩膀、大腿、屁股这样的地方。孙文这一动手,其余人也就不用想了。“呼啦”一声冲了上去。
  铁军直接揪住徐师傅,还没等铁军打他,钱老二已经一棒子砸在徐师傅的脖子上了,后来他说他这一棒子是冲着徐师傅脑袋去的,铁军冲上去的太快,他怕砸到铁军,手一歪,打脖子上了。徐师傅差点被钱老二这一下打的背过气去。
  接着就是铁军痛殴徐师傅。孙文仍然一棒子接着一棒子的砸石头,棒棒都卯足了劲儿。最倒霉的还是二愣子,这十几个人,一顿乱踩,也让他受伤不轻。
  这时候徐师傅再不跑,可就真是傻子了。他比划两下子,挣脱了铁军的纠缠,冲过去就拽二愣子往外跑。石头干脆被孙文打的没反应了,除了挨一棒子一抽动之外,没有其他反应。剩下的几个人也都跟着徐师傅跑了。
  碰巧的是,吴二奎今天去市里办事,顺便找了段磊和景峰,他们三人一起来,到了楼下了,见到管棠在楼下商店买烟,四个人一起上楼。刚开开门,就看见里面已经打成一锅粥了。
  “我操,帮忙。”他们四个不知道谁喊了一句,这下好,徐师傅他们几个也不用跑了。看看来的这四个人,吴二奎不算,他的腰还没好利索。段磊,景峰,这俩人体格都不比铁军差。
  管棠是一个长得很帅的小伙子,他和孙文是兄弟里长得最帅的两个人,可是最招女人喜欢的,却是穆六子和黄贵清。不过管棠对女人敬而远之,穆六子人太滑,玩过几次的女人,没有再愿意搭理他的了。黄清贵人比较好,不过有些不精神,跟过他的女人,也没有激情可言。孙文却是一个很容易给人留下好印象,而且事后没有一个女人骂过他的“好男人”。
  可是管棠长得帅跟今天打架有什么关系?没关系,管棠是脸上长得帅,身材也很标准,他是兄弟们中,第一个练出八块腹肌的人。可是体力真的不一般,有一次兄弟们没事掰腕子。铁军横扫千军,连魏朋坤和景峰都让他掰倒下了。结果管棠后来的,一二三,铁军就倒下了。铁军就评价他:“二哥是他妈的臭下井出身,体格真他妈的好。”
  所以说,这四个人的战斗力,要超过徐师傅带来的七个人此刻的全部战斗力总和,前有猛虎,后有饿狼,还跑?不死就是幸运了。孙文也没想往死里打。这一场战役,完胜,动手的没有一个受伤的。孙文捡到的两个铁棒子帮了大忙,这件事让孙文很有感触,对于武器的看法也有了改变。
  如果没有像样的武器,今天的石头手里的卡簧,就是全场威力最大的,谁跟他碰上,谁被捅,他虽然不一定有这个胆子,可是打急眼了谁敢保证?有了铁棒子,孙文这才有和他对抗的武器,才能出其不意的一击得手。单挑王东子没出现之前,他们团伙可没有人能够空手一击就打倒一个人的能力。
  结果很明了了,徐师傅带来的人全军覆没,被孙文兄弟们全部撂趴下,而且打得不成人形。孙文算准了,你们来我这闹事,而且拿刀,你们不敢报警,既然是这个情形,那就往狠了打。能打多严重,打多严重。
  孙文看还有两三个清醒的,徐师傅也没什么大事,就对他说了一句话:“老盛家人摸不透我,把你当成个傻逼来我这嘚瑟,你就跟个傻逼一样来挨揍,这不是我找你,是你自找的。滚。”

  孙文没收了石头带来的卡簧。
  日期:2016-08-29 23:35:09
  第九节  拉起大旗
  看着满地的零碎,还有一地的血,孙文让大伙开始收拾,收拾完了之后,看热闹的继续耍钱。中国人永远都是这样,看热闹不嫌事大,打死了,跟我也没有关系。所以该耍钱的耍钱。
  整场斗殴,唯一的损失,就是麻将丢了两张牌,天黑了也没法找。孙文交待锅子和小伟黄毛子四个人,在外面帮自己看着点,然后兄弟十个集合,进里屋开会。战前动员总结大会。
  孙文沏好茶水,大家等了一会,热血沸腾的劲儿过了之后,孙文才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以及当前形势说个明白,然后争取大家的意见。孙文强调,发表意见和建议不分大小,大家有什么说什么。
  有两件事起了分歧,其余不足论,就不浪费时间文字一一描述了。第一件事就是对付盛家兄弟,孙文的意思是:“要么打,要么和,两个处理方式都有办法,如果打,就打得彻底,打到他们不敢再打。如果和,麻将馆不干了,B区也不用再来嘚瑟了。”
  那时候两伙人打架,主动和谈的,就是示弱,因为占上风的没有主动和谈的。这个理论在整个九十年代黑道上,都是铁打的,甚至在千禧年之后,也很有说服力。报警,和谈,找人来压事,都是示弱的表现,因为占据上风的人,不会做这些事情。
  没有发表意见的,魏朋坤、黄贵清。他们两个听大家的。反对和谈的,铁军、景峰、段磊。这三个人是一心的混社会,所以他们巴不得打的越激烈越好。何况铁军的家在这里,不进行下去,铁军以后不回家了?
  铁军这话一说完,大家都沉默了,就算有想和谈不想惹麻烦的,铁军和魏朋坤还有穆六子怎么办?他们三个以后在家里猫着不出来了?还是搬家?都不可能,硬着头皮也得上了。
  既然打,要怎么打?大家都看着孙文。孙文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提出了一些新的问题问大家。

  “我先不说怎么打,我有几个问题问问你们,每个人都得回答。第一个,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第二个,打了盛家兄弟之后,输赢暂且不说,这脚步就停不下来了,你们准备怎么应对?第三个,未来的十年里,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咱们会变成什么样,你们知道吗?有准备吗?我给你们一根烟的时间考虑,完了每个人都告诉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